第三十七章 嗯,这是我的弟子


小说:信仰诸天  作者:朝不保夕
  芒崖国皇宫中,林夕等人在畅快的喝酒聊天。
  当然,十二宫的宫主,也没有忘记将这个消息传给自己所属的势力。
  伴随着时间流逝,一些得到古塔承认的,原本在芒涯国一些险地中闯荡历险的世界境们在召唤下也一一赶回来。
  “炎狂师兄,听木华宫主传音所说,有一份大机遇?”
  “嗯,得到古塔承认的,都有可能获得,不过整个十二宫最后也只能是最强的四个能得到。”
  “仅仅才四个?”
  剑宫中。
  二人并肩而行,一个是红发男子,另一个则是一脸冰冷的孩童,孩童还持着一柄短枪。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还有九百多年。”红发男子提醒道。
  冰冷孩童点了点头,随后目光一扫,看到了远处有一草屋,草屋内正坐着白衣纪宁。
  “他是?”冰冷孩童疑惑道。
  “他叫北冥,新来的师弟。”红发男子说道。
  “他怎么使用时光法宝,难道他也是得到古塔承认,想要抓紧时间修炼,争取那四个名额?”冰冷孩童询问。
  “没有。”红发男子摇头,“他新来的,刚来的时候他就使用时光宝物了,估计因为什么事赶时间吧。”
  冰冷孩童点点头。
  平常修炼他们不会太过刻意使用时光法宝,因为意义并不是太大,修炼越是到关键时刻,顿悟反而越重要。也就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赶时间一般才会使用时光宝物。
  “我们的对手,是其他所有得到古塔承认的妖孽,像这种没有得到剑塔承认的,倒是不用在乎。”
  时间一点点流逝,到了林夕等人这等境界,最不值钱的就是时间了,简简单单的一次喝酒聊天,哪怕是持续个几千年,也很是正常。
  这一日,乃是林夕等人聚会的第九百个年头,这一日,正与众人交谈着修炼感悟的林夕,突然间感觉这皇宫大殿微微颤动了一下。
  “咦?似乎剑宫中又有新的剑塔诞生了!”
  剑宫副宫主木华宫主面带喜色,每一个新的剑塔诞生,就说明他剑宫又多出了一位在剑道方面有着很高造诣的妖孽天才出现了。
  披着雪白衣袍的芒崖主宰忽然神情一动,露出一丝笑容,看向了一旁的木华宫主:“木华,恭喜你们剑宫,多了一名剑君。”
  “哈哈,运气不错,看来我剑宫,又多出了一个强力的竞争者。”木华宫主笑的很开心。
  “怎么了?”
  “多一个剑君?难道剑宫又有世界境得到古塔承认了,是谁?”
  其他十一位金甲大能都惊讶好奇。
  木华宫主则是颇为自得道:“是北冥!”
  “北冥?是那个和贝塔莱厄交手的小家伙?”
  “没错,是他,当初他和贝塔莱厄一战,那时候他颇为擅长防御,不过那时候他的剑术,离得到古塔承认应该还差不少,没想到如今连千年时间不到,剑道方面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被剑塔承认的地步,这进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木华宫主点头笑道。
  “真想知道他究竟领悟了什么样的剑道招式,竟然能在剑道方面这么快就获得了剑塔的承认。”有宫主感慨道。
  “呵呵,既然没如此,那咱们就看看吧!”林夕笑了笑,他也想看看,自己这位弟子纪宁,究竟剑道方面达到了什么地步。
  只见林夕遥遥一指虚空,虚空中顿时多出了一处场景,只见那场景中,一身白衣的纪宁正站在一座剑塔前,好奇看着剑塔。
  “时间,倒转。”
  林夕微笑看着,其他的大能们也都盯着看着,他们也好奇,一名世界境到底施展什么剑术得到了古塔的承认。
  只见那一幕场景不断的时光倒流,很快就倒流到纪宁施展那剑招的场景。
  盘膝坐在草屋内的纪宁,轻轻伸出了手指,看似很简单随意的一指,却有着难言的玄妙,噗,手指指尖点在了虚空一点。
  “原来是心剑术,看来他在心力方面,又有了不小的进步!”林夕点了点头,纪宁还是按照原著中一般,领悟到了心剑术,心力与剑术叠加,再加上剑元之力的加成,他在剑道方面的实力,已经比一般的二步道君还要强上不少。
  “哦?林夕,这北冥,你似乎认识?”
  “他是我的弟子,我自然认识!”林夕笑了笑,倒是没有丝毫的隐瞒。
  “这就难怪了,既然是林夕你的弟子,有次实力也不难理解,看得出来,这北冥的心剑术中,有着心剑帝君的影子,不过他已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将心力与剑术的奥妙,与自身的剑力融入了进去,这种现在还比较稚嫩的剑道,有着很强的可塑造性,日后的成就,未必就会比那心剑帝君低。”
  以芒崖主宰的实力,自然是看出了纪宁剑道的门道,当下不住的点头称赞,在他看来,若是日后纪宁能成就永恒帝君,实力或许不会比主宰弱上多少。
  “或许吧,这小子,在剑道上很有潜力,希望他能走出自己独有的剑道吧!”林夕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主宰,我先失陪一下,北冥得到了剑塔承认成为新的剑君,有些事情我需要过去给他交代一番。”木华宫主起身笑道。
  “恩,去吧,告诉纪宁前往异宇宙历练的事情,让他在这百年时间内好好准备一番!”芒崖主宰交代道。
  其他十二宫的宫主明白,芒崖主宰这是将四个名额中的其中一个内定给了纪宁,他们除了羡慕剑宫出了这么一个天才之外,没有流露出一点不满的神色。
  既然是林夕主宰的弟子,自然享有这种特权,这在他们看来很正常,若是芒崖主宰不这么做,那才不对劲呢。
  “去吧,若是我那弟子询问你关于我的情况,不要明确告诉他,模棱两可就可以,免得他觉得有靠山在这里,修炼起来不用心。”林夕也点了点头,对木华宫主交代道。
  “请主宰放心,那北冥不仅是您的弟子,也是我剑宫的成员,我自然会将此事处理好,不会让他心生懈怠之心的。”木华宫主抱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