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草原风云,启民之死


小说:一品道门  作者:第九天命
  在萧皇后的寝宫内吃过晚饭,张百仁正在回府的路上,忽然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大街上踏过,卷起了阵阵灰尘,惹得路边群众纷纷退避。
  “边关急报!”
  “边关急报!”
  瞧着远去的一队人马,张百仁眉头皱起:“边关急报?莫非那个混账蠢蠢欲动,以为大隋衰弱开始对大隋动手了?”
  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张百仁缓缓坐起身。一双眼睛看向夜幕,却见草原方向一阵星光黯淡,一道璀璨之星骤然陨落,化作流星消失在空中。
  “嗯?草原方向?”张百仁眉头皱起:“发生了什么?草原有大人物陨落了。”
  半夜
  忽听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骁虎面色严肃的走入院子:“大人,启民可汗死了!”
  “嗯?”张百仁动作一顿,愣了愣神:“怎么死的?”
  骁虎摇摇头,张百仁呆呆的坐在那里,启民可汗死了!那个叱咤草原的启民可汗死了。
  启民可汗的死与张百仁脱不开关系,早些年启民可汗被鱼俱罗重创,骨头化作齑粉,要不是靠灵药吊着,早就丧命了。当年启民可汗中了张百仁的一记诛仙剑气,却被启民可汗依靠金身强行压下。随着张百仁体内诛仙四剑剑胎化入大成,启民可汗终于压制不住,被诛仙剑气化作了齑粉。
  一道剑气扭曲虚空,钻入张百仁的体内,回归了神胎。
  一串信息划过脑海,张百仁心中恍然。
  启民可汗卧病在床,经过十五年风雨,逐渐将其当年的威势磨灭,此时有人终于送了他最后一程,然后去见阎王。
  一代霸主,魂飞魄散!
  死在诛仙剑下,唯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可惜了!”张百仁轻轻一叹。
  就算张百仁也不得不感慨,启民可汗确实是一代雄主,能纵横草原压得西突厥节节败退,韦室、契丹抬不起头,当得一声草原霸主的称号。
  手指慢慢敲击着案几,骁虎道:“大人与启民可汗的恩怨人尽皆知,这十五年来启民可汗每日提及大人恨之入骨,听人说启民可汗死的蹊跷,只怕突厥为了转移注意力,会将矛头对准都督。”
  “无妨,到底是中原,这里是咱们的地盘,来多少死多少!”张百仁嗤笑一声,慢慢站起身:“今夜且安睡,明日在听消息。”
  第二日没有早朝,启民可汗死亡,杨广甚是悲痛,罢朝三日,册封其子咄吉为新可汗,也即是始毕可汗。
  “咄吉”张百仁看着手中密报,沉默不语。如果说启民可汗对于大隋是畏惧、臣服、瑟瑟发抖,那么始毕可汗咄吉便是跃跃欲试,对中原野心勃勃虎视眈眈。
  “如何消除了草原的隐患”张百仁眉头皱起,起身向皇宫走去。
  “宇文述!云定兴!”
  皇宫门前,张百仁看着狼狈二人组,顿时眉头皱起。
  对于云定兴这种谄媚奸臣,张百仁恨不能一剑杀之,但此一时彼一时,杨广偏偏对宇文述与云定兴宠爱的很。不得不说宇文述与云定兴确实是很讨喜欢,不断为杨广搜罗各种新奇玩意,颇得圣眷。
  “见过大都督!”宇文述抱拳一礼,一边的云定兴却是哼了哼鼻子,仿佛没看到张百仁般,一双眼睛看向远方。
  认真打量着云定兴与宇文述,直到看的二人发毛,张百仁轻轻一叹,转身走入皇宫。
  见到张百仁走远,云定兴哼哼唧唧道:“不就是仗着有点本事么,得意什么劲啊!”
  “张都督乃是皇后的人,有皇后罩着,而且对大隋忠心耿耿,切不可怠慢。不然砍了你,都没处说理去”宇文述看着张百仁背影,眼中闪过奇异之色。
  云定兴哼哼唧唧:“这小子皮肤细腻,自幼便可随意出入永安宫,谁知有没有做下祸乱宫闱之事。”
  “嘘!”宇文述急忙捂住云定兴的嘴,惊得满头冷汗:“你不想活了?”
  “我?”云定兴悚然一惊,自己之前不过在内心想想罢了,怎么会说出来?好在周围没人,不然今日自己死定了,谁都救不了自己。
  “你今个莫不是邪门了?稍后在陛下面前为你请功,你可莫要出岔子”宇文述冷汗淋漓。
  皇宫
  杨广正在与人下棋。
  对面的男子张百仁认识,不是袁天罡还能那个?
  “袁道长怎么入了陛下法眼?”张百仁登楼便是一愣。
  袁天罡哈哈一笑,手中拿着黑色棋子:“都督肯为陛下效力,贫道又何惜己身!”
  对于袁天罡这老狐狸,张百仁心中嗤之以鼻,这厮定是无利不起早。
  “先生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杨广开口,二人将目光落在杨广身上。
  “听人说启民可汗死了?”张百仁面色凝重。
  杨广点点头:“死的太突然了。”
  “陛下打算如何动作?”张百仁看着杨广。
  “爱卿的意思呢?”杨广没有回答,反而看向了张百仁。
  “柿子当然挑软的捏!吐蕃十五年前作乱,如今刚刚恢复一些生机。而我大隋内部却波流涌动”张百仁略作措词,双手抱拳道:“陛下何不攻打吐蕃,向外族煊赫我大隋武力。”
  对外用兵,一则可以彻底将吐蕃打残,未来即便是大隋内乱,吐蕃也无力南下,缓解大隋一方边境的安危,抽调出一部分力量对内。其二可以消耗各大门阀世家的力量,对外用兵,必然要抽调天下兵马,只要杨广一纸令下,寻个借口说各大边关士卒动用不得,需抽调各大门阀世家护院、私兵,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而且还可以顺带着搜刮各大门阀世家的财物。
  此乃一举数得的计谋,而且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如今大隋兵锋正盛,各大门阀世家不敢翻脸,翻脸便是全家死绝的下场,只能捏鼻子认了,没有人权就要挨打,这句话在古代也适用。
  “爱卿所言正合我意,朕不单单要对吐蕃用兵,还要御驾亲征,叫各大门阀世家的强者护驾跟随,到时候各大门阀世家力量必然大大削弱,给朕争取时间”杨广眼中满是冷意。
  说到底科举时间太短,仅仅只有十五年,而如今儒家态度暧昧,大儒王通隐居深山苦修学问,天下形势更加不可预测。
  好在有雕版印刷与造纸术,不然麻烦可就大了,朝廷官员彻底被门阀世家把持,即便掌握武力,也只能慢慢被人玩死。
  “陛下圣明”张百仁与袁天罡齐齐恭维了一声。
  正在此时,有内侍通秉:“陛下,宇文述与云定兴在外面候着。”
  “叫他们进来吧!”杨广不以为意。
  “云定兴与宇文述乃奸佞小人,只会欺上瞒下,卖弄乖巧,这等小人陛下理应一刀将其杀了,以正朝廷之气,解天下百姓之恨!留在身边只会败坏陛下声誉,日后终究为其所害”张百仁插了一句。
  杨广闻言哈哈一笑:“爱卿严重了!”
  “陛下,下官告退”张百仁懒得和云定兴这等小人搀和,背后说坏话不成,张百仁干脆告辞离去。
  杨广当然不可能真的杀了云定兴与宇文述!张百仁只是暗中上一些眼药罢了,管它有没有用。
  知道张百仁与宇文述、云定兴之间的梁子,杨广只是笑笑任由张百仁离去。袁天罡目光闪烁站起身:“陛下,下官告退。”
  袁天罡追上张百仁,二人并肩走出大门,瞧见了在一边侍立的宇文述与云定兴,张百仁眉头皱了皱,杨广不听他的话,他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