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谈判、各怀鬼胎


小说:主神的黑店  作者:流年往事
  黄金勋章吗?
  的确,如果可以用它解决掉几位大宇宙主宰,确实不浪费。
  但就这样用掉,楚大老板始终舍不得。
  “楚河殿主……你觉得如何?”
  少年神帝看到了楚大老板的犹豫,轻声道:“你可以放心,我可以立下誓言,不会算计你们。”
  “毕竟,那一位……对我来说,也是相当于‘父母’般的存在。”
  所有的伪主神空间,都是主神空间的复制品,面对主神时,可就相当于面对父母吗?
  “虽然它身上可能蕴含惊人造化,可并不属于我,也不一定适合我。我已经走出了全新的道路,而且,我知道的远远比那些老家伙多,你大可不用担心。”
  “楚河殿主……你意下如何?”
  同意,还是不同意?
  同意合作的话有风险,但这风险,却在掌控中,只是舍不得浪费‘黄金勋章’罢了。
  不同意的话,就要失去太多了。
  甚至,说不得这个家伙就会立即翻脸,虽然他可以逃走,但万一这家伙将主神还活着的信息放出去,那就糟糕了。
  楚河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既然阁下如此承诺,那么合作也无妨,不过,我这边的力量始终有限,合作可以,但恐怕能够提供的帮助不多。”
  少年神帝闻言,也笑了起来。
  “没关系,我只希望你们可以在关键时刻出手就行了。”
  “我想,作为……曾经叱咤寰宇的那一位,即使如今没有恢复,但也留有惊人的手段吧?”
  楚河不言,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主神并没有恢复,力量有限,至于阁下说的那些手段,虽然有,但也要付出惊人的代价,贸然使用我们的损失也会很惨重!”
  “而且,既然是交易,那么不知道阁下又会付出什么??”
  他并没有否认自己这边有后手,让这家伙心中忌惮着也好。
  “损失惨重吗?”
  少年神帝低吟一声,眼神微微波动,旋即他看着楚河,继续说道:
  “至于交易的报酬……”
  “阁下觉得那座宫殿怎么样?”
  他轻声道,说完,指着那远处漂浮的宫殿,看着楚河,面带笑意。
  “宫殿!”
  楚大老板心中一挑,看向那少年神帝的眼神莫名起来,这家伙,怕是早就算定了他们会上钩。
  的确,那宫殿对于楚大老板、对于主神来说,非常重要。
  其中蕴含的主神碎片,足以节约他大量的时间。
  只是光凭这些就想要打动他们?
  还不够。
  “不够!”
  楚河摇摇头,对于交易谈判什么的,他已然是个老油条,这少年神帝既然一开始就拿出那宫殿作为条件,那么……这宫殿肯定不是他心中的底线。
  “这宫殿虽然不错,但对于我们来说,只相当于一些珍稀的材料罢了,你也用过我们的‘个人交易戒指’,应该也知道,材料什么的,我主神殿并不缺!”
  这话纯属胡扯了,但谈判嘛,不扯一点怎么行。
  “是吗?”
  少年神帝失笑一声,他也清楚楚河心中的小算盘,但并未在意:
  “也罢,这座宫殿既然不够,那就再加点好了,权当偿还这枚戒指的‘因果’。”
  说完。
  他声音一沉,郑重的开口道:
  “如果,再加上……我曾经遇到的那场造化……够不够?”
  神帝曾经的造化?
  楚大老板心中一动……这不正是他遗言中说的那些吗?而之前的谈话之中,这位少年神帝也透露过。
  他曾经在这片混沌区域内,遇到过一次惊人的机缘。
  那一次的机缘,让他看到了自我的真相,甚至,还窥视到了自己的未来,而且,他不止一次遇到那机缘,曾经一度再度去过那里。
  现在想来,这所谓的‘机缘’或许是某种地方,或许是某种神秘之物,一直存在于这片混沌区域内。
  只是……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简单就答应?
  换做是任何人,怕是都不会这么做吧!
  楚大老板想不通,他感觉自己似乎被这个少年神帝坑了,或者说,已经跳入了一张大网。
  但拒绝是不可能拒绝的。
  “看来,要多防备一二了。”
  楚河心中低语,面色却没有半点变化,他看着那少年神帝,沉声继续道:
  “不知道阁下口中的‘造化’是什么?能否告知一二呢?毕竟,对于这些我并不了解,不知道它值不值得我们付出底牌!”
  “可以!”
  少年神帝微微沉吟了番,然后点点头:“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我当初也只是机缘巧合闯入了其中。”
  “然后,我在那里看到了属于我的过去、我的未来,看到了我的死期,至于其中到底有什么,我曾经探索过,却一无所知。”
  “那个地方,太诡异了,到处都是……破碎的尸骨、坍塌的墓碑,越是深入,就越是压抑,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并不敢深入太远。”
  “而第二次,我准备充分。但刚进入不久,就直接被排斥出来。”
  “至此之后,但我在想进入那里,却发也再也无法进入了!”
  “不怕你笑话,我觉醒之后也第三次去了那里,想试试看能不能在进入其中,但可惜,不能。”
  “所以那里到底有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其中神秘异常,而且,你心中想要的答案,似乎都有所回应,至少,当初第一次进入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过去、我的未来,而第二次,我看到了解决之法,打破枷锁之路!”
  “现在那地方我再也去不了了,藏在心底也没有意义。”
  “而现在我的身上,除了那宫殿、还有这个秘密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给你。”
  少年神帝自嘲一笑,少顷,才看着楚河,诚声道:“我没有时间了,这次的复仇,对我来说就是最后的一搏!”
  “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太久太久,我付出那么多,凭什么他们就任取任夺?”
  “楚河殿主,那宫殿加上这个秘密,就是我最后的条件,也是我唯一可以拿出的东西。”
  “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也只能遗憾了。”
  威胁吗?
  楚河心中默然,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但至少目前为止,形势对他主神殿来说是有利的。
  至于之后,那就各凭手段了。
  如此想着,他没有迟疑,当即就脸上也堆起了几缕笑容来,“这笔交易很公平,阁下放心,到时候,我主神殿一定会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