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摆设


小说:天火炼神  作者:手冰凉脉正常
  辛炎自从练上天火炼神之后,每时每刻都处在死亡的边缘,深知习练这门功的凶险和艰辛,所以他绝不希望别人再走上这条老路。
  “遇到你这样蠢笨如牛的家伙,算我倒了大霉。”赤妖再心有不甘,却也只能作罢,他对辛炎道:“你过来找我,总该不会是来宣扬仁义道德的吧?说吧,又出了什么问题,要我来解决。”
  辛炎来找赤妖,还真是有事情。
  他知道赤妖一直躲在这里修炼,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便打开蜃影地图,将当前妖魔修之间的战局形势对赤妖说了。
  赤妖闻言,也是大吃了一惊:“你是说,妖魔修之间的战争爆发了?”
  辛炎点了点头,说道:“在妖魔大军的联手攻击之下,修者正在节节败退,丧师失地,现在妖魔大军的前锋已经突破了中天、活道、乐城诸界,现在正向回龙、小湘、大湾等界进发,若是这几界也守不住的话,只怕连凌宵派本部也将受到威胁……”
  “哼哼,这些家伙,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都不长进。”赤妖闻言,却满脸的愤怒之色,他指着地图道:“当年,在突破中天界之后,我极力反对再向前突进,长老会的那群蠢货却极力反对,结果前线的数个精锐军团在回龙界遭到了修者大军的埋伏,全军覆灭……从此之后,修者便开始反击,并一点一点地把局势扳了回来。”
  辛炎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回妖魔大军之所以进展这般顺利,也是修者故意下的圈套?”
  赤妖道:“也不全是圈套。修者还是老问题,他们一开始对战争准备不足,被妖魔大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修者人数众多,所占据的资源又多,这一点远非妖魔可比。而反观妖魔,一连串的胜利总会让他们头脑发热,以为修者的实力不过如此,所以轻兵冒进,自己撞到了修者的埋伏圈中。”
  辛炎道:“强弩之末,未及鲁缟。再强大的军队,在长途奔袭之后,也难免兵锋疲惫。再加上他们深入修者境内,人生地不熟,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修者的圈套之中。”
  赤妖指着地图对辛炎道:“北境天看似孤悬敌后,危险万分,其实无论是妖魔,还是修者,现在都无遐顾及你们。若是你能把握时机,一统北境天,也不是难事。如果能再进一步,趁势拿下这周围十三个妖魔修的境界,成为一方割据势力亦不是不可能的事。”
  “割据一方?”辛炎心中若有所思。
  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可是北境天周围的境界中除了修者之外,还有大量的妖魔,要怎么样才能把他们融合在一起。”
  “。若夕那个丫头所创造的是我到修境以来,最有意思的小东西。”
  赤妖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要打下一地方容易,只需要用武力就可以了,不服你的可以杀掉。不过,你要真正征服一个地方,必须让他们接受你的律法。而云律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它简明易懂,便于施行。最重要的是,它尊重生命和自由。”
  辛炎闻言一愣,他没有想到赤妖居然也如此推崇。
  不过,他仔细一想,觉得赤妖说得确实很有道理。
  这些年来,他极少在云岛,可是云岛的一切却井然有序,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前来投靠的修者络绎不绝。
  这一切并不是因为权谋管治之术,而是因为。
  赤妖道:“在上古时期,灵族管理各族生灵时,除了神力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神律。而神律最好的一点,就是尊重诸族生灵的习性,分而治之,让各族都能有自己生存的空间。如果你能根据诸族的特点,对他们分而治之,我想只要日子久了,诸部也一定会服从你的管治。”
  辛炎道:“现在说这些还早。当务之急还是把北境天的各大门派收扰起来,形成合力。我现在的力量还不够。”
  赤妖道:“若论实力,以你现在的力量当然不够。不过,如果加上傲羽的金莲城、青木商行、移玉宫、方寸山、凌宵顾家、方家等势力相助,你的力量就不算小了。你现在缺的只是一个名义——统领北境天的名义。”
  “这老妖到底是混过的。”辛炎不由暗自赞叹,赤妖这老妖分析事情来,总是能够抓住事情的关键,言简意赅,条理清楚,不愧是千年不死的老妖。
  赤妖沉呤了一下,说道:“若在平时,执掌一界的好差事,是轮不到你的。不过,现在凌宵派和各大派都焦头烂额,根本就顾不上北境天这么个破地方,所以,所以对你来说倒是个机会。这北境天不是一直都是你们北院的领地吗?你可以传讯给袁天罡,怎么着他也是你的师叔,对你的事他一定会上心的。”
  “我试一试吧。”辛炎也觉得很有道理。
  袁天罡是从凌宵派总坛下来的,资格极老,在门中交游广阔。
  他在北院虽然是副院主,可是他若是提出要求,许峰也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的。
  不过,他想了想,又记起答应过阿蛮帮他找无相天魔大*法的事情来,便道:“你知道魔族的奚魔族吗?我想找一部无相天魔大*法。”
  赤妖说道:“你可算找对人了。我曾经有一个兄弟,就是奚魔族的,他战死后,曾把族传的无相天魔大*法交给了我,说如果我有机会路过魔界,让我把这门功法传给他的后人。怎么你遇到奚魔族的人了?”
  辛炎就把他遇到阿蛮的事与赤妖说了。
  赤妖闻言,叹了一口气,说道:“想当年奚魔族是何等的强盛,族中光是魔王就出过七八个,帅级别的高手更是一大把,不想现在他们竟沦落至此,居然要仰人鼻息,才能委曲求全。”
  辛炎道:“既是如此,不如你把这门魔功交给我,让我来转交给他们吧。”
  赤妖却摇摇头,说道:“无相天魔大*法激进暴烈,极难练成,非有人亲身示范传授不可。”
  辛炎想了想,说道:“这样的话,我让他们找几个资质好的,交给你来教授?”
  赤妖道:“一来我没有那个闲工夫,二来我是妖,魔功什么的我向来不感冒。所以,你如果要教,就自己教吧。”
  辛炎深知赤妖的脾气,知道他所谓的没工夫,不感冒之类的话都不是真的,最大的可能是这门魔功太玄奥,他自己也练不了。辛炎想了想,说道:“既如此,你把功法交给我吧。让我来看一看,这门功法有多难练。”
  赤妖扔过一个光团,说道:“奚魔族有一颗魔树,树上的赤霄果吃了有益凝聚玄体,滋养魂魄,你到时让他们送几个过来吧。另外,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抓紧时间说。啊!我又想睡觉了。”
  辛炎见赤妖面带倦容,知道他在祭炼血魔傀儡时耗损精力过甚,需要休整,就抓紧时间问道:“你知道妖族中的神木林吗?”
  “神木林?”赤妖一听,就来了精神,说道:“神木林乃是神秘古老的妖族神木族创下的门派,神木族人以镇守神木神林为使命,神木族人长年于林中修习,对自然界的草木虫兽有一份天生的亲和力,还可与自然之灵交谈,使用自然之力对敌人进行攻击,威力无穷。”
  辛炎道:“阿布杜拉被我所伤,他的儿子希哈努比和二弟阿其那都想争夺他的帅位。据说阿其那已率主力离开了神木林,所以我想联络神木族人,在阿其那的背后给他们来一下狠的。”
  赤妖点了点头,说道:“我和神木林的妖也曾有过交往,不过,千年之后,这些妖只怕也早已陨落。否则的话,区区数万魔兵岂能镇压神木林的妖?”
  说着赤妖扔过一枚非金非木的牌子给辛炎说道:“这是当年神木林一位名叫蚀天的妖王送给我的,你若是要去神木林的话,拿着它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说着他伸了个懒腰,对辛炎道:“人家好不容易才睡着,就被你吵醒了。唉,遇到你也算我倒霉,想睡个觉也睡不成。”说着他就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血潭深处。
  辛炎从赤妖那里得了无相天魔大*法,又拿了一枚信物令牌,心中大快,他又在涅槃中打坐了一会,恢复了一下精神,这才重新坐回祥云之上。
  辛炎正在打坐,一名传令兵上前通禀道:“大人,前方就是天阴山主防线了!”
  辛炎顺着传令兵所指,从云间望前前方盘踞在崇山峻岭之上的防线,也是为之一震。
  在霍光的苦心经营下,天阴山主防线绵延千里,符阵禁制林立,要塞关隘遍布其间,绝对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防线。
  颇为讽刺的是,这道耗费了无数人力和资材建造的天阴山防线,眼下却空无一人,成了一个摆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