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调教


小说:天火炼神  作者:手冰凉脉正常
  辛焱的船队浩浩荡荡地朝天煞峰开去,不过,在沿途所见的情景让众人都有些心惊,许多门派和家族因为惧怕魔军的侵袭,纷纷放弃了山门和家园,躲进了深山荒泽之中,许多城镇、村庄都空无一人,灵苑、兽池、矿山纷纷被废弃,到处都是一WWW..lā
  由于局势失控,山贼流寇蜂起,他们四处洗劫庄园城镇,裹挟修者,这更加重了北境天的混乱局面。
  徐玠看着满目夷的大地,叹了口气:“唉!魔军如果真的打进来的话,躲到山里面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不知道魔是所有种族中最熟悉山地作战和搜索的吗?”
  辛焱道:“这也不能怪他们。连昆仑都放弃了北境天,他们这些普通的修者又有什么办法呢?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在他们看来,能躲得一时是一时,能活得一时又是一时。”
  徐玠思索了一下,说道:“大人,属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辛焱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讲的?你有话只管说,不论对错,我都不怪你。”
  徐玠这才道:“眼下北境天外有魔军压境,内有流寇作乱,局势崩坏不堪,田园荒芜,城市败坏,人民流离失所,万物生灵涂炭。我以为大人不能再等昆仑派的封赏委任,而是应该不避嫌怨,高举义旗,拯救万物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
  辛焱道:“名不正,则言不顺。现在北境天群雄并起,想称王称霸者,不知几凡。现在有许多人都在盯着我,想往我身上泼脏水呢?如果我打出旗号,据北境天为己有,只怕这些势力会群起而攻之啊。”
  徐玠却道:“大人此言差矣。天下之地,有德贤能者之。大人宽仁大度,智谋高虑,手下又多精兵强将,你不出来号令北境天,又让谁来救万物苍生于水火呢?”他略略顿了顿,接着说道:“当然,在昆仑的封号还没有下来之前,我们也不宜以北境天镇抚使自。我们可以打出保境安民旗,派出使节和战部到各地,暂时署理各地,安定人心,恢复生产,剿灭流寇,绥靖地方。”
  辛焱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层我也想到了。可是,现在昊天派等势力正对我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对我们动手,我们也不能不防啊。如果我们再分兵到各地,手中的力量将变得更加单薄,与他们打起来,将没有多少胜算啊。”对于辛焱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来自于昊天派等豪强势力。所以辛焱打算以雷霆之势,平定这些势力,然后,再腾出手来,剿灭流寇,安定地方。
  徐玠却道:“大人所虑者,无非是怕分薄了兵力,无法对付昊天派等势力罢了。属下不用大人一兵一将,只需从所部生产修者中挑选出二十万修者,再从伤兵营中选出一些即将伤愈的兵将,即可为大人安抚地方,恢复生产。如此一来,即可以为大人建立起一个稳固的后方,又可以安置一部分从无双城中撤出来的修者,减轻天煞峰、云岛、灵宵派和黑山安置的压力。”
  “你的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辛焱也不由赞叹徐玠虑事周全细致,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问题是现在流寇纵横,你手上没有战部,怎么与之抗衡?”
  徐玠道:“我们所经之境界,之所以会流寇纵横,匪盗猖獗,全是局势崩坏,地方无人管治所致,只要把秩序恢复起来,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况且我所率的生产修者,也不是全无束鸡之力之辈,再辅以部分战部伤兵为统领骨干,就是一支不弱的武装,用来打仗或许不够,但是若是用来对付流寇,却问题不大。”
  “嗯,这倒是个办法!”辛焱道:“这样吧。为了增强你们的力量,我把卫猛和一百零八骑给你。另外,再给你们三个新编练的千人战部。伤兵营也全部给你们,你想从里面挑什么人都可以。只有一条,就是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徐玠道:“大人放心。有这么多的精兵强将,我最多只需一个月,就可以平定这些境界,给大人打造一个稳定的后方。”
  辛焱沉呤了一下,对徐玠道:“嗯,为了震慑宵小,壮大声势,我把战部中的精锐战部的战甲旗号都给你们,造成三军精锐,尽在你们麾下的假象。这样的话,你们行事起来,会更方便。”
  徐玠笑道:“大人既有所命,属下焉敢不从。借大人三军精锐的威严,我就狐假虎威一回吧。”
  辛焱也是哈哈一笑道:“如此一来,只怕有些人会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拦路抢劫我啊。”在这之前,为了迷惑魔军眼线,辛焱已经将大半的精锐战部的旗号留给了南宫云珊和若夕,现在再将剩下的战部的旗号交给徐玠,从明面上看,他到成了光杆司令,手下再没有了几个兵将。其实,除了肖远、常九部的五千战部,再加上三支新编练的千人战部,从无双城撤出的主力全在他的掌控之中。若是有人敢欺侮他手下无兵,来打他的主意,非吃大苦头不可。
  徐玠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他们若是愣要往大人飞剑上撞,也没办法的事。”
  ……
  王跋手上抓着一道符讯密简,三步并作两步,兴冲冲地走进了昊天派的议事大殿:“好消息!好消息!辛焱贼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然将二万多精锐战部留在了云浮、清桂、横山、上林等界,说是要剿灭流寇,恢复这些境界的秩序。”
  “哦。此事当真?”听到这个消息,殿内诸人都是喜上眉梢,就是王霸也忍不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一把取过符讯密简,低头看了起来。半晌之后,他也兴奋地捏紧了拳头,对诸人道:“真是天助我也。这一回我们定能将辛焱贼子一举歼灭。”
  曦凤心思最细,她取过情报,仔细地看了又看,说道:“如果情报属实的话,现在辛焱手下最多也只剩下八千人的战部,就算这些战部再骁勇善战,也不是我们的对手。现在唯一可虑的是,辛焱贼子修为已至灵乘期,实力惊人,若是被他跑了,我们就将前功尽弃。”
  王霸却道:“这一层你们放心,我早就为他准备了一个对手。此人修为实力之强,并不逊色于渡虚级别的高手,就算打不过辛焱,也能与他拼个旗鼓相当,到时我们再一拥而上,足以一举杀灭他。”说着他对殿中诸人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退下吧。我有些要单独和曦凤说。”
  “弟子遵命!”王跋和秋水等人知道王霸有机密的事要和曦凤交待,都退了出去。
  王霸对曦凤道:“这次如果我们能一举歼灭辛焱贼子,则无双城必陷于群龙无首之境地,我们联手魔军,不难于将他们各个击破。届时我们昊天派将一统北境天,实现老祖宗未了之心愿。只是这个辛焱突破之后,实力大增,连魔帅阿布杜拉也不是他的对手。为了消灭他,我想请色难老祖出山。”
  “色难老祖?”闻言不由咯噔一下,心中突然多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色难出自禅宗名庭白莲寺,他天赋出色,却贪财好色,屡犯寺规,结果被逐出师门。他索性自立门户,在焱山开了道场,建成了大欢喜禅寺,他修为通天,手段惊人,寻常大乘高手绝非其敌,便是渡虚高手也不敢轻易招惹于他,他手下更有三千禅兵禅将,个个悍勇无双,一时间倒成了北境天的一大势力。
  色难老祖自立门户之后,变得更荒淫残暴,为了增进修为,他竟修练采阴补阳的邪法,四处掳掠少女,把她们当成修炼的炉鼎,吸取她们的阴元。等到将这些少女阴元耗尽之后,他再把她们赏给手下的僧兵亲兵,任他们作践淫辱,直至把她们折磨至死方休。
  如此伤天害理的残暴之举,放在任何境界都是断难以容忍的。可是北境天各大门派慑于色难的实力,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敢干涉于他。
  王霸看了曦凤一眼,说道:“前几日,我去找过色难老祖,几经苦求之后,他老人家终于同意出山相助。不过,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娶你为妻。”
  “不……我才不嫁这荒淫无耻的淫僧……”曦凤像是被蝎子咬了一般,连连摆手道:“我就算嫁不出去,也不嫁他……”色难对女人从不怜惜,非将她们作践淫辱,直至把她们折磨至死方休。
  “你是我的女儿,我能把你往火坑里推吗?”王霸道:“当初我也不愿意。可是这色难却对我讲,如果你肯嫁与他,他一定好生待你,绝不与寻常女子一般。他还保证,如果你嫁过去,他将不惜损耗真元,助你增进修为。他说了,按照你的资质,如果与他合籍双修,快则一两年,慢则三五年,就可以突破大乘境界,踏入渡虚高手行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