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云扬心头陡然一抽,一股难言情绪涌上心头……
  看着宝儿天真的脸,那黑白分明的带着无限渴望的眸子,云扬咕嘟一口苦酒慢慢的咽下,竟然无言以对。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大哥,四姐,你们真的舍得下我们么?
  就真的舍得下,自己的孩子么?
  当天晚上,云扬放下所有,就在这偏僻的小村落里,大醉一场。
  村里的几个大汉围着云扬劝酒,每一个都是豪爽之辈,端的酒到杯干,这偏远的荒村,自然没有什么好酒好菜。但云扬却喝得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一个个精致的小玩意送出去,不过片刻,就将宝儿哄得开开心心的,径自钻进了他怀里,坐在云扬膝盖上,小猫儿一般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满是亲昵之意。
  不知道小家伙的个性是天生内向,还是因为环境因素造就,话不多,就算是很高兴,也是不怎么表露。
  小人儿抱着喜欢的玩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却是紧紧的珉住嘴,不像是一般小孩儿那样欢天喜地。
  只是小手一直悄悄的拨弄,但每拨弄一次,却自开心地两个眼角都偷偷的弯起来。
  云扬看得满心疼爱怜惜,恨不得将小人长久的揽入怀中。
  ……
  第二日。
  云扬步出小村子,宝儿拉着他的手,恋恋不舍一路送到村口,怀里抱着一头小小的白猫儿。
  正是四白白。
  云扬特意将吞天豹留下一只,给宝儿防身,当然,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是一头最寻常的猫宠,除了盛赞云扬这个叔叔行事仔细,长途跋涉而来,居然还带有这样的活物,当真是有心了!
  此外,云扬还留下了五千两银票。
  倒不是云扬不愿意多留,而是在这等偏僻得令人发指的地方,即便有钱也买不到东西,过于露富,反而会图惹烦恼。
  云扬并不希望看到这帮淳朴忠心的汉子因为几两银子而闹得不可开交,那可就跟云扬的本意不符了。
  等彼时将成立全部安排妥当,让大家搬到天唐城那边,见多了之后,再慢慢的补偿也不迟。
  “风叔叔,你还会来看宝儿吗?”宝儿仰起头天真地问。
  “会的会的,我很快就会再来,等再来的时候,咱们就一起搬进城里去了。”云扬蹲下身子,微笑道:“那边有好多好玩的!保管宝儿喜欢。”
  宝儿小手爱怜地抚摸着怀中乖巧的四白白,道:“它为什么叫四白白呢?前面是不是还有三只白白?”
  云扬哈哈大笑:“宝儿真聪明,前面真的还有三只白白,等你去城里那边,就能看到其他几只白白了。”
  及至云扬走出了好远,宝儿孤零零的小身子兀自在村口张望;小脸上一脸不舍。
  自幼,除了爹妈之外,从未有人对他这么好;全村的人,包括李迎秋,都是将宝儿当做了小主子伺候,如云扬这等属于自家长辈的关爱,却是没有人敢。
  宝儿满心的不舍,但却不敢留云扬。
  “风叔叔有大事要做呢。”宝儿安慰自己:“很快就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看我了。”
  怀中四白白向着云扬离去的方向委屈的喵喵叫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二白白?为什么不是三白白?为什么不是五白白?
  呜呜呜,宝宝好委屈。
  宝儿抱着四白白,小手轻轻抚摸,安慰道:“四白白,放心吧,等叔叔再来的时候,咱们就跟着回去了,到时候你想到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啊!”
  四白白喵呜叫了一声。
  宝儿道:“以后咱们都在一起玩,你可不能不理我啊,我们是好朋友,是不是?”
  四白白傲娇的叫了一声,偏过了头,喵喵叫。
  “我才没有兴趣哄小孩子……”
  “你答应啦,真好,太好了。”宝儿兴奋地一阵揉搓,可劲的讨好着四白白。
  四白白哀怨地伸直了腿:我那是反对好不好……
  你听不懂就说听不懂的,不要瞎联想。
  心塞啊!
  终于找到了土尊的骨肉。
  云扬的心头终于稍稍轻松了些许。
  然而却犹有一种不敢面对宝儿那纯净眼神的微妙感觉,尤其是,宝儿仰着头问:风叔叔,我的爸爸妈妈啥时候才来看我呀?很久是多久啊?
  云扬就感觉灵魂在颤抖,你爸爸妈妈啥时候来看你……
  对不起,孩子!
  我最多也只能够给你一个完全爱护你,宠你到天上的爷爷,但你的爸爸妈妈……
  我是真的无能为力!
  离开了小村落。
  云扬化风将周围千里都侦察了一遍,然后一个人坐在白雪皑皑的山头上,默默地想着心事,一直到了黄昏,才终于回去。
  ……
  天唐城风起!
  老元帅正在书房默默地看着地图,筹划着东方战事。
  突然风声飒然。
  一个人影,呼的一下子落临在了他的面前。
  窗子连条缝都没有开,但这条人影却恍如无中生有一般,径自出现在这里。
  “风尊??”老元帅一阵惊喜:“你可是稀客,怎么会突然来到了老朽这里。”
  “本尊今日前来,乃是有一件要事,要和老元帅单独商量。”云扬压低了嗓子,说话的声音,正是一向以来的风尊口音。
  “什么事?”老元帅欣然道:“只要风尊大人之命,老夫无不遵从!”
  这是开玩笑的说话,但也是老元帅真正的想法。
  黑色斗篷下,风尊独特的嗓音一如往昔,慢悠悠的说道:“老元帅客气;只是这件事情,即便于本尊也是至为纠结,难有抉择;所以才贸贸然前来请教老元帅。唯事关重大,夤夜前来,还望老元帅见谅,不吝赐教。”
  秋剑寒闻言之下,登时郑重起来,连风尊大人都感棘手,需要人帮忙参详的事情决计非同小可,然倍感郑重的同时,还有几多的与有荣焉之意,涌上心头。
  整个玉唐国,能够得到这样的信任的,可绝对不多!
  “风尊大人请说,此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老夫由始至终都必然守口如瓶,绝不会点滴泄露。”
  显然,秋老元帅已经明白风尊的意思。
  事关重大,夤夜前来。
  这八个字,已经是很说明了一些事情。
  此事除了要紧,而且还迫在眉睫,需要尽速解决,秋剑寒自然不敢怠慢,全力襄助之意更趋浓烈!
  “嗯……”云扬斟酌了一下措辞,道:“此事事关九尊之首土尊。”
  秋老元帅满脸郑重的脸上即时又是一变,郑重之色再添三分慎重,或者别人并不知道,但老元帅却正是此世仅有的三名知情人之一。
  土尊,皇帝陛下的大儿子!
  大皇子殿下!
  “究竟什么事?”老元帅正色问道。
  “近日,我因缘际会之下拿到了水尊的遗书。”
  云扬沉沉的道:“遗书之中提到的事情,让我方寸大乱,心中大喜的同时,却又生出捉摸不定、难以抉择的踌躇。”
  秋老元帅身体坐得笔直,端端正正。
  老于世故的他已经听了出来,这件事情只怕是比他最初想象的还要更大,云扬蓦然提及水尊,却没有在说刚才所言的主角土尊,显然此事竟是同时牵连到土尊、水尊九尊之二,岂同小可。
  “我四哥水尊乃是女儿身,且与大哥土尊已谐连理,做了夫妻!”
  云扬这一句话一出,直有石破天惊之势,尽管已经有些许心理准备的老元帅,仍旧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几乎瞪出了眼眶,向来挺拔稳健的身子竟也瑟瑟颤抖起来。
  这简直是惊天隐秘!
  老元帅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嘴唇颤抖几下,却愣是没有说出声音,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风尊,等待着。
  “关于大哥和四姐结为夫妻之事,我们其余兄弟之前皆不知情;我亦是直到看过遗书之后才知道了的;而除了这件事之外,还知道了另一件事……”
  云扬压低了声音,一字字道:“那就是……他们于此世留有一点血脉,一个两岁半的男孩子。”
  “呃……啊!啊?!!”
  老元帅只感觉头脑中轰的一下子炸开了!
  刷的一声站了起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对面风尊轻轻点头。
  老元帅身子晃了晃,差一点一屁股就又坐回去。
  这一刻,眼冒金星,身子一晃再晃,立足不稳,几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晕过去了。
  他比谁都明白这个消息的重要性!
  这是一个在现在来说,足以动摇国本的超级炸弹!
  这个孩子的身份,当真是重要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皇族嫡亲血脉!
  长子长孙!
  而且,还是九尊血脉传承!
  这个孩子的存在,在玉唐帝国来说,根本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独他出身便拥有无与伦比的崇高荣誉,还有皇帝陛下对儿子孙子的深沉歉疚,只要他出世现身,便会引动整个玉唐国民的崇敬,还有九尊之中硕果仅存的风尊的全力帮助!
  而这位风尊现在就因为这件事站在自己面前。
  可以想象,风尊对这个孩子的看重,那是要拼命的架势!
  风尊振臂一呼,几乎就等于整个军方!
  玉唐这么多兵将,哪一个没有被九尊救过命?
  届时,军方政方民众,都是一呼百应、俯首帖耳!
  但是……现在的玉唐帝国已经有了太子!
  名正言顺的玉唐帝国皇位继承人。
  玉唐帝国现在四面受敌,外在压力已经是危险至极、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的恶劣地步。
  若是在当前这个微妙时候,这个消息爆了出来,那么……就等同一个注定会爆炸的超级炸弹,在玉唐国极限引爆!势必会激起千层浪、万顷波!
  …………
  <第三更送到!第四更正在写,预计,晚上八点左右。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