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一星舰艇


小说:乱穿诸天  作者:悠闲懒人
  原来,就在相位炮发射的前一秒,磁场发生了微小改变,秦守的身体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便利用瞬间移动直接带着紫血闪躲到了一旁。因为,速度比较快,所以众人并没有发现。
  整个飞行器外表看起来比篮球场稍大一些,虽然似乎和一些庞然大物相比,并算不得什么,但因为高度的原因,在里面感觉还是很宽敞。
  秦守手里握着紫血,肆无忌惮地在里面走着。奇怪的装扮,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的行踪。
  “站住!什么……”那位士兵刚要询问什么,迟疑间却反应了过来。
  嗖!
  那位士兵反应还挺快,想起来秦守的身份后,抬手就是一枪。
  虽然这东西不会危及自己的性命,但打在身上还蛮疼的,秦守自然不想为了装逼而多遭那一份罪。
  身影一闪,整个人已然来到了士兵的面前,紫色的妖异光华和血光交杂,让人不禁心颤。
  秦守动手的速度极快并且麻利,所以他连句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但倒下去的声音还是吸引了附近的其他士兵。
  可是,等到他们走下楼梯来到的时候,这里只剩下了一个倒在地上的尸体,至于凶手则早就消失不见了。
  “快……快去拉警报!”
  “你,对,没错就是你。快点去通知舰长。”
  一个看起来比较有经验的老兵,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一秒钟都没敢迟疑,立刻就向身边的其他几个人吩咐道。
  这艘舰艇虽然算不上什么牛逼的飞行器,但它也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闯入的,更何况是悄无声息地潜入进来。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潜在的威胁有多大,他光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那位负责前来通知舰长的士兵来到指挥室的时候,直接愣在了门口。因为,在指挥室中不远处,此时正站着一个青年人的身影。而在他的对面,则是舰长等所有的军官。
  他刚才也是从外面进来的,自然认出了那个人正是传说中的变异人——秦守。
  他沿着周围的墙壁,脚步缓缓地退了回去。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去管这么一个小人物。
  “差点就被你们得逞了,可惜了……我、命、大!”秦守脑袋上没有带着头盔,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
  相反,这里的最高军官,现在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头盔下的额头上,不断有冷汗在缓缓滑落。
  秦守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非常明显了,这么近的距离下,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是他的对手,或者说现在这里已经没人能阻挡他做任何事情了。
  嗖!
  秦守身后的一个士兵抬手一枪,从后背射中了他的心脏,但他却依旧一脸淡定地站在那里。
  伤口一开始还喷出了血柱,但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伤口便消失地一点痕迹都没有。
  而开枪的那个士兵则愕然地愣在了原地,他是飞行器的内部人员,刚才并没有出去。
  所以,当他听到回来的那些士兵对秦守的种种描述以后,总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自己刚才亲眼所见,一时也非常难以理解。
  秦守缓缓转过身,脸上的微笑没有发生一点变化。
  嗤!
  剑芒突然出现,他的手腕一转,抬手向下一挥,刚才还活生生站在那里的士兵,此时已经被一分为二。
  地上顿时多出了一大滩血水,整个指挥室或者说连通附近的空间,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秦守转过身收了功力,剑芒消失,只留下了紫红色的剑身,上面一滴血迹都没有留下。
  …………
  血液很快就流向了秦守。
  口中默默念动了风系魔法咒语,身体缓缓上升了二十多厘米才停下来。
  看着秦守脸上一直未变的笑容,众人像看着恶魔一样看着他,谁也不敢妄动一下。
  血液一点点向着周围蔓延,众人不自觉地缓缓向后退去,直到退到不能再退的时候,才会胆战心惊地停下来。
  …………
  时间一点点过去,秦守只是保持笑容看着他们,未说一字,也未动一下。但他越是这样,给其他人的心理压力就越大,就像是悬在每个人头顶的一把剑一样,随时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除了秦守以外,所有人的心里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终于,作为所有人的领导,那位军官只得自己站出来。
  “我承认是我小瞧了你,我们不是你的对手,要杀要刮你就尽管来吧!”
  他知道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秦守的,所以,他觉得秦守必然会杀了自己。如今他这么做,迟迟不肯动手的主要原因,无非就是想戏弄自己罢了。
  长痛不如短痛,他抱着必死的心态站出来,也省得心里在受那种折磨。
  “呵呵,我什么时候要说杀你、刮你了?”
  “你这么久都不动手,不就是想要戏虐我吗?如今你该做的都做了,杀我不就是时间的问题吗?”
  “你想得太多了,如果我想要戏虐你的话,完全有无数种让你更惨、让我更爽的办法,何必要用这种无聊的方式。”
  听到秦守的话,军官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随后试探地问道:“你真要放了我?”
  “这有什么问题吗?”秦守淡淡地说道。
  见状,军官也不再顾地上粘稠的血液,抬腿便向外面走去。但刚要走到门口,却被秦守的紫血给拦住了,吓得他本能地立刻退了回来。
  “你不……不…不是说放我走的吗?我就知道你怎么会那么好心。”
  秦守把紫血收回腰间,开口道:“你不用激我,我是答应要放了你,但可没答应要放你走。我的意思是……让你和这些士兵为我所用,继续给我好好的驾驶着这个玩意。”
  说着,秦守眉毛挑了挑,眼神将整个指挥室扫了一遍。
  “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我们给你继续管理这艘飞行器,你到底要干什么?”军官有些糊涂了,这个飞行器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他要这种东西干嘛?旅游啊?
  “干什么?嗯……这个问题具体答案我还没有想好,比如没事的时候和政府军打打架,还有帮助叛军分享些物资,总之,到时能想到什么就干什么吧!”秦守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疯了,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们。就凭这一艘一星舰艇,你就要与政府军和叛军两大势力作对,根本就是在找死。到时,被人查到我们是你的手下,我们的家人都会跟着遭殃。”
  军官没有了刚才的恐惧,像是对待一个疯子一样,对着秦守吼道。毕竟,这关乎家人的性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