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达斡尔父女(三更)


小说:回到明末当帝王  作者:星星草
  朱由崧没有采纳张环,他觉得李自成的话有道理。这绵延起伏的群山,一眼望不到边的原始森林,纵然有10万人马又能有何作为?自己的人马在明处,这些贼人在暗处,贸然攻进去,再要中了埋伏,损失会更大。
  不能小看了这伙山贼,骄兵必败,陆校就是犯了轻敌的错误,最终搭上了性命。朱有崧决定在山下安营扎寨,一定要弄清这伙儿贼人的来龙去脉,然后在说进兵的事,不能打无把握之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怠,绝不能被灭亡大清的胜利冲昏头脑,古往今来,大风大浪能够过来的,在小河沟里翻船的多了。
  因此朱由崧传下旨意,找合适的地势,扎下营寨。
  然后朱由崧派出李全等锦衣卫,赶紧寻找当地人。
  天快黑的时候,李全回来了,还带了两个人,经过搜身之后来见朱由崧。
  朱由崧一看,这两个人就是当地的老乡,穿着朴素,有很强的民族特色,一老一少,一男一女,男的是个黝黑的老头,黑布缠头,女是个十几岁的少女,跟小柳是身材个头差不多。
  只是远没有小柳是漂亮,小柳是天生丽质,汲取了她娘柳如是的优点,又有侠女气质,堪称完美的女人。
  不过眼前的少女长的也不差,那是一种山野美,肤微黑,圆脸膛,尤其那双圆圆的眼睛很灵动,就像夜空中闪亮的星星。
  父女二人面带惊恐之色。
  听说眼前的这位就是大明的帝王朱由崧,一老一少有点不敢相信,皇上不该在深宫大内吗,怎么跑到这山野荒林中来了?带兵打仗不该是军将们的是吗?
  他们这一犹豫,朱由崧身边的太监安利林把眼一瞪,用公鸭嗓吼道:“大胆,陛下在此,还不下跪,想欺君不成?”
  父女如梦初醒,诚惶诚恐的,又是打躬,又是作揖,又是磕头。
  “山野草民见过皇上。”
  朱由崧制止了他们,亲和的一笑道:“老乡不要紧张,不必多礼快起来,坐下来说,你们是本地人吗,叫什么名字?……”
  朱由崧让他们俩坐下,跟他们拉起了家常。
  这两个人一看朱由崧,没有一点皇上的架子,和蔼可亲,谈笑风生,心里的紧张和恐怖感也就放松下来,像他们这山野之人,别说想见皇上了,连大臣小吏都见不到。
  他们做梦没想到大明的皇上是这样的,然后一老一少把话匣子打开,跟朱由崧就唠了起来。
  他是亲父女俩,父亲叫萨都,女儿叫乔布。朱由崧用亲切地称他为老萨和小乔。其实老萨也不老,今年才47岁,不过古人的平均寿命寿命都短,再加上他们的生存环境所限,还不到五十岁的人,好像已经成了个老头,小乔今年才十五岁,这父子俩,身体强健,居住在离这里30多里处的山半腰。
  他们所住的村庄也叫不上名字,只有十几户人家,都是以渔猎为生。闻听这里过队伍有的都藏起来了,特别是大清刚刚被大明征服,他们对这个死而复生的新王朝都有些恐怖。
  李全带着锦衣卫的精英,凭着出众的功夫,才把他们父子找到,解释了好半天,他们才听明白。本来他们的语言是不同的,但是大清立国这几年也推行汉化政策,每个地方都设有汉官教习汉语,他们多少也学了一些,因此沟通才没有成为障碍。
  得知他们家的具体情况之后,朱由崧二话没说,先赏了他们俩每人50两银子。
  平时他们俩根本都没见过银子,最多用的是铜钱,然后就是用动物的毛皮互换,这么多银子,估计够他们俩花上个十年八年的。
  因此负责人感激涕零,跪倒又要磕头。朱由崧拦住了他们,不让他们客气,说这银子不白给他们,有求于他们帮忙,等事情结束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报酬。
  父子二人感激地点头,皇上要他们帮忙还用请吗,不是直接下旨意命令吗?还给钱,他们真是觉得眼前这个皇宫上跟想像中的皇上大不相同,表示愿意肝脑涂地的为朱由崧效犬马之劳。
  朱由崧没急着问山贼的事,怕他们害怕,就问他们家里还有什么人,日子过得如何。
  朱由崧这一深问,父女二人脸上就变了,老萨沉默不语,一脸凄然,小乔眼含泪花,鼓足勇气道:“草民听说好皇上都是心系百姓的,为何不杀罗刹?”
  小乔情绪激动,才十几岁的她口无遮拦,这里明显含有职责皇上的意思,这可了得,就这一句话就有杀头之罪。
  “丫头哇,你疯了,别胡说八道。”老萨吓得赶紧制止,“皇上,请恕小女年幼无知,冒犯了陛下,小老儿,这里给你赔罪了。”
  朱由崧一点也没生气,反而觉得这这个小乔有些勇气,面对皇上,不是任何人都是敢讲真话的,何况又是一个山野少女?
  在这乱世,能保住性命已属不易,朱由崧不由得眼前的少女生出几分敬佩之情,也想迫切知道他的不幸遭遇和身世。
  因此朱由崧笑道:“朕不怪就是,老萨让她说嘛,小乔,你说的很对,究竟怎么回事?”
  小乔仗着胆子,眼含痛泪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朱由崧听完这才知道,这父女也不是当地人,他们都是达斡尔人,来自西北方遥远的雅克萨,他们有一部血泪史。
  早在一年零几个月前,一支沙俄商人武装强占了他们的家园,烧杀抢掠,无恶不做。
  当时老萨父女外出打猎不在家中,有几个沙俄强盗闯进他们的家中,见东西就抢,老沙的父母出来阻拦,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
  他们还要奸淫老萨有几分姿色的妻子,也就是小乔的母亲,小乔的母亲誓死不从,怎奈一个弱女子抵不住几个禽兽,小乔的母亲被轮奸之后,生命垂危,几个沙俄儿强盗发泄完兽欲之后,又把小乔母亲的双乳割下来吃了,小乔的母亲就这样活活被他们折磨致死。
  这时小乔父女回到家中,父女与这几名沙俄侵略者展开殊死搏斗,老萨用梭镖刺死了一名沙俄侵略者,小乔用弓弩射倒了一名,剩余的两名沙俄侵略者,狼狈逃窜。
  后来沙俄侵略者来了大批的援兵,大肆报复他们村庄,这父女二人与当地的达斡尔人奋起抵抗,称这些罪恶滔天的沙俄侵略者为食人的罗刹,但终因寡不敌众,数百名达斡尔人死于沙俄侵略者的屠刀之下,父女二人幸免逃脱,来到了长白山一带苟且偷生。
  今天朱由崧触及到了他们的痛处,英雄少女小乔终于说出了事情经过。
  朱由崧闻言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