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帝王闯山寨(3)(二更)


小说:回到明末当帝王  作者:星星草
  这时有人来报说,细柳河据点受到了明军的攻击,总兵官萨布素正指挥着3000多人马跟明军大战。
  野竹林和细柳河是野人谷狮子岭山寨前面的两处据点,也是大寨的屏障,这两处据点一个在寨子的南面,另一个在寨子的西面,寨子的另两面就是野人谷。
  如果有大批的军队来进攻山寨,这两处据点可以发挥作用。
  “让萨布素将军撤回来吧。”
  郎坦听了这话,大感意外。撤回来,难道不应该是派兵增援吗?
  “父亲大人,为什么?”
  “大明远征军太难对付了,你守不住野猪林,萨布素将军也守不住细流河,撤回山寨,把他们都吸引过来,用最后这一招吧,干柴、鱼油等引火之物可都备足?”
  郎坦兴致勃勃,“孩儿明白,早已经按照父亲大人的吩咐备好了。”
  “把明军都引来,最好那个昏君也来,我们一定要守住山寨,一直等到东北风起就大功告成啦,介时我们都退往苦兀地区。然后这些南蛮就完蛋了,我大清复国成功,迎接顺治陛下还京。”
  “父亲大人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实乃我大清之福,孩儿这就去准备。”
  郎坦行了个礼,走了。
  根据李全他们留下的记号,身披重甲,腰悬宝剑的朱由崧在林中穿行,很快就来到了野人谷狮子岭山寨下面。
  大白天的朱由崧,没有急着进山寨,而是围着山寨转了一圈,踩好了点以后,上了一棵大树,靠在树叉上吃点干粮,喝了几口水,然后闭目养神等待天黑。
  哪知这棵大树,是一只蟒蛇的领地,这条有胳膊粗细的蟒蛇,悄悄地向朱由崧所在的树叉过来了,它要来教训这个不速之客。
  头顶上的一只飞鸟噗噗棱棱被惊走了,引起了朱由崧的警觉。朱由崧睁开眼睛,才发现了这个丑陋的家伙要来攻击自己。
  “滚开!”
  朱由崧没有出剑,双眸一凝一掌拍出,一股劲风骤然而出,咔嚓一声,一枝碗口粗细的树枝断裂,连同那条蟒蛇掉落下去,摔落山谷中。
  山谷上方,一头盘旋的巨鹰眼尖,正在觅食的它一个俯冲掉落谷中,抓起那条半死不活的蟒蛇展翅腾空,盘旋而去。
  夜幕降临了,蹲在树上的朱由崧能够清楚的看到山寨上的点点火把。
  已经养足精神的他,知道该行动了。双腿一飘,向山谷中落去。山谷之中,有一棵树长在壁崖上,树的干枝伸向空中。
  朱由松正好落在这棵树上,双脚一踩树干,这一个借力让他的身子射了出去,在落下来的时候,已经稳稳到了山谷的对岸。
  朱由崧的这一个动作就解决问题了,几十万远征军将士到了这里,要想过这道山谷,只能采木搭桥。否则不长翅膀是难以飞过去的。
  这是朱由崧,白天踩好的点儿。到了山谷对面再往上面走到半山腰就是山寨了。
  夜幕和山林的掩护,朱由崧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山寨巡逻人员的视线,潜入了这座山寨。
  人押在哪儿呢?朱由崧决定抓一个舌头问问。
  有两个喽啰兵手里拿着火把和刀枪,守在一处路口。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朱由崧瞅瞅四外无人,朱由崧从树上飞落下来,像一只大鸟,手起掌落,一名站岗的喽兵一声闷哼便栽倒在地上。
  “谁?”
  这动静引起了同伴的警觉,看到黑影来袭,他惊叫一声举枪就刺。
  黑影一闪身便到了他的后面,五指早已卡住他的脖子。
  一种窒息感袭来,这个喽兵不得不扔了手中的火把和器械,手刨脚蹬却喊不出来。
  朱由崧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了一个角落……
  山寨中的一处小院,三棵桩上,困着三名美女。等到需要吃喝的时候,有人来伺候。然后他们再把这些饭菜拿走。
  开始的时候,三个女人决定绝食。他们觉得自己成了陛下的累赘,吴拜他们真要拿他们作人质要挟陛下,那可怎么办?干脆不吃不喝,自己把自己折磨死算了。
  后来小柳是劝住了他们,说陛下肯定会派人来救,说不定陛下会亲自来。
  “你说陛下会亲自来?”小乔根本不敢相信,身为帝王怎么会来这种虎狼窝?除非他带兵抄山灭寨。
  “怎么不会,陛下神功盖世,天下无敌,小乔姐,你没见识过,难道也没听说过?”
  “可是……”小乔语塞。
  柳春红道:“你希望陛下亲自来救我们吗?这里山势险恶,还有凶残极难对付的野人,因为我们置陛下险恶之地,绝非为臣之道。”
  小柳是一脸愧色道:“我当然也不希望陛下来,但是我最了解陛下,他绝对不会不管我们的,但是能来这种地方把我们救出来的,非陛下莫属。陛下一出手,诸神退位。还记得台湾的红毛子城堡吗,陛下不是力排众议亲自去了吗?结果千军万马外加数十门红衣大炮久攻不下的棱堡,陛下几个人一道,他们便土崩瓦解烟消云散了。”
  三个女人小声嘀咕了一阵之后,一会儿认为可能,一会儿又认为不可能,最后他们仨该该吃吃,该喝喝,为的是保存体力寻找机会逃跑。
  这时郎坦带着几个野人过来了,郎坦围着他们三个转了一圈。
  “你们三个商量的如何啦?你们想死是不可能的,只有乖乖的听我们的话,否则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的。”
  “野人,你想知道什么?”小柳是道。
  “你们这次总共来了多少兵马?你们的粮草寄养在哪里?你们陛下的御营扎在哪里?”
  “这些姑奶奶都知道,就是不告诉你!”
  “你?……”郎坦被气的浑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真想把他们三个大卸八块,不过想到父亲吴拜的话,他又冷静下来,“好,你们不说是吧,那就让它烂在肚子里,这没关系。不过有一件事本将军要告诉你们,你们的人马已经开始来救你们了,来了好几拨人呢,细流河那边,萨布素将军已经撤到山寨上了,很快你们的人马就都过来,要围攻山寨了,包括你们的陛下也带着人来了。你们觉得多少人马能攻下这座寨子?其实不用攻,东北风只要一起,我们就会主动放弃这座寨子,现在这座寨子四周已经堆满了,干柴和鱼油,到时候一把大火,连同这座山寨,甚至整片森林全都化为灰烬,你们三个臭丫头,你们的远征军,你们的陛下,到时候……哈哈……”
  郎坦越说越得意,哈哈大笑起来。
  三个女人听到这里,吓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