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法*兰西的条件(一更)


小说:回到明末当帝王  作者:星星草
  沙皇俄国臣服了大明朝,这还不是一般意义上臣服,就像朝鲜,缅甸,这至多都是大明的附属国,也可以保证他们的国度,保证他们的民族,保证你的地盘完整,统治者只要答应年年向大明朝进贡,岁岁称臣即可。
  而现在沙皇俄国则不同,完全被大明朝吞并了,整个沙皇俄国,包括莫斯科在内,都并入了明朝的版图。也就是说,沙皇俄国从此以后在地球上被抹去了,凭空消失了,以后再也没有沙皇俄国这回事了,有的只是超级的大明朝。
  这在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从南边的澳洲到北极的冰山,只要有人得到这样的消息,无不震惊,觉得不可思议,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大最多的谈资。
  在沙皇俄国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不久,紧跟着沙皇俄国政府之后而来的便是荷兰。
  荷兰国也向大明朝无条件投降了,这又是轰动整个欧洲乃至全球的一件大事。要知道荷兰,也是欧洲当时的强国之一。
  “红毛子真够意思,也识时务,省得朕去征服它了!”
  朱由崧很是兴奋,征服了一个沙俄,又来了一个荷兰。对于荷兰来说,这完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本来他们也没出兵参加20的联盟,朱由崧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两年前在台湾一系列较量和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为他们现在的无条件臣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沙俄这么快就灭亡了,打败了欧洲的20国联盟,这一切都对荷兰是一个有力的震慑。
  大明国内的朝堂百官和亿万民众,自然又是引起了一阵强烈的轰动。
  沙俄和荷兰宣布无条件归顺大明之后,在沙俄和荷兰周围的一些小国家,主要是他们的一些附属国也纷纷跟风过来投将归顺大明,他们国家的元首跟荷兰国王一道,来到克里姆林宫,朝拜朱由崧,带来了无上的贡品和美妞,并表示今后将为大明朝马首是瞻。
  对于这些,朱由崧自然是一一笑纳,并且对这些国家的统治者自觉和识时务表示高度赞赏,并表示包括荷兰在内,对这些主动来臣服的国家与沙俄待遇不同,可以保留他们现在的政府首脑,暂时保留他们国度和民族的完整,甚至可以保留他们原有的军队。
  只要他们年年向大明朝进贡,岁岁向大明朝称臣即可,另外须得绝对听从大明朝廷的话,让他们打狗他们就打狗,让他们撵鸡他们就撵鸡。
  这些国家的元首和首脑全都唯唯诺诺,表示谨遵大明朝陛下旨意。
  这短短的两个月期间朱由崧先后收到了十多个欧洲国家的臣服请求,朱由崧一一照准,也都跟荷兰等臣服国一样的待遇。
  现在的克里姆林宫成了朱由崧,临时的皇宫,朱由崧在那里登基坐殿,处理起朝政大事。
  接下来,朱由崧在克里姆林宫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那就是从法国巴黎来的使者。
  法国是欧洲的又一个后起之秀,自中世纪以后,就成为欧洲的大国之一。英法百年战争,最后由于法国的胜利而告终,15世纪到16世纪,是法国的封建社会鼎盛时期,此时资本主义开始萌芽,新航路的开辟,使得法国的贸易从地中海转移到大西洋。
  另外,法国大肆在美洲,亚洲,非洲开劈海外殖民地。其实说开辟好听,其实就是派出军队,强占地盘,进行侵略,跟英国的权利运动实质是一样的。
  法国这次之所以跟英国和沙俄站到了同一立场来反对大明这个东方国家,根本原因是大明的远征军不但进入了欧洲,还派出重兵开发美洲,他又在亚洲方面的扩张,这些都损害到了法国的利益。因此这次20国联军法国不但参加了,而且法国派出重兵,他的兵力仅次于英国,而且在这次军事联盟中法国担任了重要角色。
  然而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他们认为20个国家的40万精锐军队,一定能够打败朱由崧远道而来的十几万人马。
  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从他们成立到最后的名存实亡,前后只有一个多月。
  朱由崧用御营作诱饵,以少胜多,那一场大战十几万明军把盟军的40多万人马杀了个丢盔卸甲,溃不成军,陆战水战,连连败北,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战法国损失惨重,5万法国的精锐之师全军覆没,这一出人意料的结果,令法国的摄政王奥地利的安娜简直是难以接受。
  一下子损失了5万人马倒不算什么,毕竟战争是要死人的,法国经过与英国的百年战争,这样的伤亡,他们还是能承受的。
  关键是马萨林在这一战中阵亡了,马萨林何许人也?那不仅是法国的宰相,还是安娜的老情人!
  现在又失去了一个宰相式的老情人,这位法国宫廷中的奥地利女人、欧洲最伟大的女性之一、法国的摄政王安娜简直要发疯了。
  她的丈夫路易十三于几年前已经下世了,现在宰相世的老情人也撒手尘寰,驾鹤西去,只留下他一个十四五岁的儿子,孤儿寡母的怪可怜的。
  这位法国的实际当权女人奥地利的安娜,现在知道了,没有人能够阻挡朱由崧这位东方的巨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打不过她现在提出了谈判。
  自古以来,中国人都是礼仪之邦。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规矩,朱由崧当然也知道。因此对于谈判,朱由崧向来是来者不拒,更何况现在又是大明朝的大明远征军打胜了,在这种情况下谈判,当然是雄赳赳气昂昂了。
  朱由崧不失礼貌地派太监安林把这位法国巴黎来的使者接进了克里姆林宫。
  这位使者拜见了朱由崧之后,说明了来意,法国不臣服大明朝,但也也不打算与大明作对,对于大明朝现在既占的法国海外殖民地,法国也可以不再诉求,只需大明保证他们的本土,这是他们的底线。如果连这些底线都不能保证,法兰西将不遗余力,倾尽全国的力量与大英帝国再结盟,跟大明朝决战到底。
  “哈哈哈,”朱由崧听完郎声大笑,“日出之阳江河所至,皆为明土;普天之下人之所称,皆为名臣,贵使可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