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驾临美洲(一更)


小说:回到明末当帝王  作者:星星草
  公元1652年,也就是弘光八年,大英帝国无条件归顺了大明,朱由崧移驾伦敦,标志着他完成了全球的统一,建立了一个超级大明帝国。
  伦敦这座古城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他跟法国的巴黎,基本上是一个档次,都是欧洲著名的大都市,在世界上排名前五。
  入主这样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按照惯例旅游观光赏美食当然少不了的。
  朱由崧将威斯敏斯特宫作为自己的临时皇宫行苑,以前这是英国的议会大厦。
  西方的建筑风格与东方迥乎不同,这一点他在莫斯科,罗马,巴黎都是切身体会,在伦敦体会更深。
  朱由崧足不出户就能欣赏到泰晤士河的风光,接下来的几天内朱由崧除了到泰晤士河和圣保罗大教堂参观外,还不时出现在伦敦的大街小巷。
  朱由崧发现伦敦的冬天一点儿也不冷,根本不雪穿棉衣,冰封大地,雪花飘飘的情景根本看不到。
  到了来年二三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朱由崧掐指一算,从他这次御驾亲征离开北京到现在又三年有余了。
  有小柳是和小乔为证,两个十三四岁的美少女现在都已经出落成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亭亭玉立,如天仙一般。
  她们俩现在不只是朱由崧的贴身侍卫,还是贴身侍女,暖床她们的本职工作之一。
  在伦敦住了三个来月,泰晤士河畔,圣罗母大教堂,都多次留下朱由崧君臣的身影。
  大明朝派来的第一任督抚和三司也与年前到任,朱由崧现在打算起驾回京了,路线当然是走水路。
  从伦敦城到多佛尔港口,沿途上全是大明的兵将。
  文武百官送行,朱由崧登上了最豪华的军舰,几百名锦衣卫和4000名御营军将也登上了军舰,除此之外,还有2万名水师护驾,一共500多艘战舰,浩浩荡荡离开了军港,沿着多佛尔海峡,英吉利海峡,驶进了大西洋。
  朱由崧立在军舰上,头顶蓝天,烟波浩渺的海洋一望无际,虽然天上没有飞机,水下没有潜艇,这些船上甚至没有一台机器,但是朱由崧仍然是豪情万丈,觉得自己就在世界最先进的航母上,四周围的大小军舰将全都是驱逐舰,巡洋舰,护卫舰。
  这只庞大的舰队,无疑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海军,大明水师才是当之无愧的海上霸王。
  朱由崧心潮澎湃,他立在船头,心中的两扇门打开了,仿佛能容纳整个世界。
  数日之后,朱由崧的舰队横穿了大西洋,到达了北美洲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港口。
  港口四周早就插满了大明的国旗,满眼皆是大明的军将,李自成带着副将,当朝国丈贺兆雄,还有国舅独目大将马万年,以及刘文秀,田见秀,袁宗第列队相迎。
  这些大将满身的甲衣,全副武装,威风凛凛。
  朱由松见到他们,就像见到了亲人。
  当这些人全都跪倒在地,山呼万岁之时,朱由崧心潮起伏地把李自成等人扶起来,能在大西洋彼岸的北美洲接受这些军将的朝拜,以前朱由崧连想都不敢想,现在全都变成了现实,从他穿越过来到现在,也就是八年的光景。
  八个春秋的轮回,说长也不长,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就像一朵稍纵即逝的浪花,但是说短也不算短,那可是2900多个日日夜夜,怎么熬过来的?真应了那句话了,事非经过不知难!
  “众位爱卿免礼平身,尔等辛苦啦,尔等全都是大明的肱骨之臣,回头朕一定要好好的升赏你们,青史留名,封妻荫子是少不了的。”
  “多谢陛下抬爱,全仗陛下洪福齐天,运筹帷幄,臣等只是略尽了绵薄之力,为臣之道,不敢邀功。”以李自成为首,再次施礼高声回答。
  朱由崧如众星捧月一般下了军舰进了波士顿。
  到了李自成的军帐,朱由崧坐了上座,大太监安林在旁边躬身伺候。
  马金花,贺宣娇,慧梅,小柳是,小乔,宋献策,李自成,高桂英,李全夫妇,贺兆雄,马万年,田见秀,袁宗第等等众将两旁伺候。
  李自成和贺兆雄把这两年来征服北美洲和南美洲的经过大致奏了一遍,现在的北美洲和南美洲,全都是大明的顺民,十几万大明远征军,这些天没有闲着,严肃大明的军纪,宣传大明的政策,就等着陛下派来的治理美洲的官员赴任。
  朱由崧听完很是惬意,对李自成和贺兆雄等人又大加盛赞了一番。
  然后偷偷的把李自成和高桂英叫到了一旁边,悄声道:“两位爱卿,从今天开始,朕给你们个小假,3日之内,不必来见朕。”
  小别胜新婚,李自成和高桂英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夫妻二人长期因为征战分居两地,现在战争结束了,他们都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功臣,朱由崧这次有意让他们夫妻小聚一下。
  李自成当然知道陛下的意思,都已经统一全球了,朱由崧早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级存在,超级大帝国的帝王,现在还能体恤他们,因此李自成夫妇很是感激地谢了恩,高桂英脸也红了。
  接着朱由崧又当众把征服欧洲,非洲,征服南洋和东洋等等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这些壮举远在大洋彼岸的李自成等人也有耳闻,现在听陛下亲口说出,他们感到无比的自豪。
  波士顿是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比纽约和华盛顿历史还悠久,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这是朱由崧横渡大西洋之后第一站临幸此城的原因之一。
  几天之后,朱由崧君臣出现在查尔斯河畔的一所学校大门前,这所学校的大门上用英文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哈佛学院。
  教徒领导着众师生,按照大明的礼仪,在校门内外跪迎朱由崧君臣。
  小柳是有些不解了,“陛下,不就是一所学校吗?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们大明的著名学府有的是,陛下万金之躯何以至此?”
  朱由崧一笑,“别看这所学校现在才创建不到20年,但是世界上没有哪所学校能与这所学校相比,这说来就话长了,你当然不懂,以后你就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