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禁区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巍峨的月亮船上,一根根巨柱中央,秦牧六条手臂张开,握住那些柱子,如同受罚的巨人,看着在他面前出现的另一个世界。
  他的身后,残月飘荡在高空,时不时有火流星坠落下来,砸在月亮船的四周,将漆黑无比的黑暗照亮。
  亮光后方是混乱的魔怪,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而他的面前,是一个不曾被黑暗入侵的净土,与世隔绝,静谧,神秘,充满了未知。
  很难想象,大墟中竟然有着这样宁静的地方。
  前方是广袤的森林,绵绵不绝的山脉,而在更远的地方大地突然断去,仿佛被人掏空,隔着云山云海,有一座矗立在半空中的城市,像是仙人所居之地。
  周围是金色的云光,一轮太阳再天空照耀,宫阙高耸入云天,云端还有一座座漂浮山峦,露出金灿灿的山头。
  云彩深处,还有一尊尊巍峨的神像,像是帝皇在守护着自己的领地。
  巨大的机器漂浮在空中,距离地面有千百丈高,寂静无息的运转,无数种阵法烙印在玄铁玄金之中,组合成复杂无比的巨型机械机关,力量化成实质,变成了一道道光流,与城市相连,与天空相连。
  但是……
  这一切已经被毁掉了。
  秦牧怔然,在他面前的是破碎的无忧乡,那座金碧辉煌的天空城市已经倒塌崩裂,高耸入云的宫阙千疮百孔,漂浮在空中的山峦支离破碎,大大小小的碎石漂浮在空中,在云海中碰来撞去,巍峨的神像也是被莫大的力量打得缺胳膊少腿,歪歪斜斜。
  天空中的那轮太阳中央是一个大黑点,已经将太阳吞掉了大半,只剩下太阳四周一层金色的光晕,像是一道金环。
  云层上空的城市已经变成了废墟,矗立在云层中的那些巨型机器也已经破损,碎掉的巨大零件静静地漂浮在机器的周围。
  还有几个巨大的机器依旧在运转,维持着无忧乡的屏障。
  就在月亮船前方的不远处,一个巨大无比的匾额斜斜插在森林中,如同倒塌的丰碑,上面写着“霄宝”两个字。
  匾额断了。
  秦牧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悲恸,这一丝悲恸疯狂生长,霎时间塞满了他的内心。
  这个世界,没有无忧乡了。
  再也没有无忧无虑的地方了。
  这尊站在月亮船上抓着一根根柱子的巨人,像是在无力的承受着苍天的刑罚,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他跪了下来,眼泪一滴一滴砸在坚硬的地面上。
  让他魂牵梦绕的家乡,已经破碎了,不复存在了。
  这么长时间的寻找,梦中幻想那个家乡的样子,家里的亲人,乡邻,亲友,突然间随着面前的世界的出现,统统破碎破灭,像是在沙上作的画,风一吹便化作尘烟而去。
  他现在没有家了,没有幻想中那个等待儿子归来的母亲,没有幻想中的那个严厉的父亲……
  梦醒了,他还是一个被许多老弱病残收养的孤儿。
  他的家乡,被摧毁了。
  都天魔王抬头,透过窗棂遥望柱子间跪下的巨人,巨人如同笼罩在朦胧的月光中,深深伏首,只能看到肩头耸动。
  这一刻,都天魔王感同身受。
  他的都天世界破灭时,他也是这样伤心,这样难过,悲痛欲绝,难以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嚎啕大哭,他怨天怨地,他怒火滔天,他向幽都的阴差大打出手,想要救回族人的性命!
  他被击倒了不知多少次,肢体残破,灵魂残破。
  最终,他屈服了,屈服于命运。
  他从秦牧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年轻时的自己,一个即将被击倒,即将屈服于命运的自己。
  人生弱丧自迷方,来往恰如狂。
  泥里弄泥团,竟不识神珠夜光。几多风雨,几回磨灭,争肯暂回惶。
  何处是家乡?1
  何处是我家乡?
  秦牧缓缓的抬起头来,目光漠然,他的眼睛像是明月般散发出皎洁的光彩,他闭上眼睛时,那光亮便消失,张开眼睛,又像是两轮明月。
  他站在月亮船上,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平静。
  “我此来不是为了寻找无忧乡的,是来寻找村长和婆婆他们的。婆婆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残老村就是我的家乡,就是我心中的那个无忧乡!”
  秦牧定了定神,四下看去,突然,他看到几尊石像被放在屏障的边缘。
  即便是通神境界的存在也很难在大墟的黑暗中行走,除非背着神像,而神像极为沉重,等闲教主级的存在也难以背的起来,即便背起来也很难走远。
  这几尊石像应该是有人以大法力搬运到此地,用来逼退黑暗。
  进入无忧乡之后,石像被留在此地。
  秦牧心中微动,村长可以带着药师行走在黑暗中,他可以对抗黑暗中的各种诡异不祥,至于哑巴,应该也有手段对抗黑暗。
  而马爷、瘸子、屠夫和瞎子,应该需要石像才能在黑暗中行走,马爷、瘸子和屠夫的身体都已经恢复完整,扛着神像可以走出更远的距离。
  聋子的实力到底到了哪一步无人知晓,但他的画有鬼神莫测之能,延康国师是他的疯狂的仰慕者,以收藏他的画为荣。
  而司婆婆体内藏着前代教主厉天行,应该也都可以搬运神像。
  这些石像多半是他们所留。
  “这么说来他们也寻到了这里,莫非他们进入了此地,只是被困住了,所以无法回村过年?”
  秦牧眼眸张开,凝望四周,雄浑的力量涌入双眼中,瞎子传授给他九重天开眼法被他催发到极致:“我来了,村长,婆婆,我带你们回家过年!”
  他没有直接踏入无忧乡,而是先打量无忧乡中的动静。
  村长他们是何其强大,倘若他们真的进入了无忧乡,那么无忧乡绝不会像看起来这么宁静,里面一定有不少凶险,所以才能将他们困住。
  即便有月亮船,也不能保证秦牧的安全,说不定还会有
  秦牧目光落在无忧乡前的那片森林中,他看到了村长他们留下的痕迹,村长哑巴这样的大神通者手段通天,他们的神通会造成惊人的破坏。
  不过奇怪的是,秦牧看到了他们留下的战斗痕迹,但是破坏却并不大。
  秦牧目光顺着痕迹寻找,看到了那片森林中有几处遗迹,村长他们走的路线恰恰是沿着这些遗迹前行。
  之所以沿着这些遗迹,是因为这是唯一的一条生路,能够进入无忧乡的生路。
  这条路线之外,都是禁区!
  秦牧以九重天神眼看去,只能看到森林中隐约浮现出一丝丝光芒,极为凶险,但这里的禁制到底是什么他却看不出来。
  这些禁制有着大凶险,相比来说,沿着那条遗迹前行反而比较安全。
  秦牧继续凝望,这时,他看到了几缕细微的光芒从一处遗迹中迸发出来,距离这里有三百余里,但是距离森林尽头已经不远。
  秦牧元气迸发,将屏障上的玉佩摘下,催动月亮船迈开脚步,走入屏障之中。
  嗡。
  一震轻微的震动传来,他仿佛从一个世界跨越到另一个世界中,身后被笼罩黑暗中的大墟顿时消失无踪,秦牧转头向后看去,看不到任何东西。
  就在此时,突然只听一阵阵怪笑传来,月亮船上无数趴附在船体上的魔物纷纷纵身跃起,从月亮船上跳下,如同潮水般向那片森林涌去。
  一尊魔神腾空飞起,双头五尾,长着八条长长的腿脚,腿脚都是手掌模样,在半空中疾走如飞,厉声叫道:“哈了尅啦!”
  都天魔王吓了一跳,浑然没有料到竟然有这么多魔物趁着黑暗偷偷潜伏在船上。
  那尊魔神回头,向船上的秦牧嘿嘿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想进入无忧乡很久了,还要多谢你带路!”
  这尊魔神,正是秦牧与村长进入死者生界时遇到的那尊魔神,曾经在镶龙城遇到太阳船之后,也是这尊魔神在黑暗中诱惑秦牧,引诱他进入黑暗试图将他掳走。
  显然,这尊魔神早早便潜伏在月亮船上,等待时机。
  她似乎早已料到秦牧必然会重新进入死者生界,来借月亮船返回无忧乡。
  而现在,她终于得逞。
  “孩儿们,占领这片最后的净土!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便是我们的了!”
  那尊魔神唳啸,带着铺天盖地的魔物涌向森林的对岸。
  秦牧面无表情,目光注视着这些天魔。
  突然,森林中一股晦涩的波动传来,涌入森林中的那数以万计的天魔突然骨肉消融,只剩下一张张皮囊,被风一吹,化作灰烬飘散。
  那尊魔神也冲入了森林的上空,在第一时间向森林外冲去,厉声叫道:“萨菠萝蜜!”
  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将那尊魔神吞噬进去。
  秦牧见过这种手段,与村长交战时,那尊魔神创造彼岸空间,将村长拉入她创造的彼岸空间,试图将村长困住,不料却与村长一起跌落进去。
  现在她施展出这种手段,不是为了困住什么人,而是为了自己进入彼岸躲避森林中的凶险!
  就在此时,森林中一团火光升起,火光中一道光芒照出,射入空间深处。
  天空中,一缕鲜血流出,接着那魔神的尸体从天空中出现,跌落下来,砸入森林中,随即化作灰烬。
  月亮船上,都天魔王噤若寒蝉,身心一片冰凉:“这鬼日的世界,有没有必要这么凶险?”
  秦牧眼中洁白的月光如烟云般飘逸,声音隆隆震动,自言自语道:“你们的死亡,验证了我的想法。这片禁区,不是为了防备外敌,而是为了防备无忧乡的人走出去!这是摧毁大墟的存在,留下的禁区。”
  注1:元朝姬翼词,太常引。
  十分钟后,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