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下一代人皇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他们按照原路返回,到了那个空空荡荡的村子时,秦牧走入贴着喜字的房间,捡起那件婴孩衣裳,打量上面绣着的秦字。
  关心则乱,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他被影响到自己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因此难以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药师带来的这些东西与那件婴孩衣裳上面的秦字几乎一模一样,像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一般,倘若仔细查看,还是能够看出些许区别。
  秦牧跟随聋子学习书画,倘若能够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以平常心去看,也可以看出这件婴孩衣裳上的秦字与他玉佩上的秦字有着些许不同。
  只是当时他的内心大起大伏大喜大悲,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现在他细细打量,这件婴孩衣裳上的秦字,应该是描摹下来,然后一针一线绣在衣裳上的,与他玉佩上的秦字的确有所不同。
  村里其他人则在围着村长、祖师询问他们的遭遇,他们在那艘船上遇到了什么。村长摇头道:“里面太凶险了,我们没有深入,只在外围转了转,差点死掉。好在有哑巴在,才安全退出来。”
  众人立刻询问哑巴,他是如何知道那条生路,并且带着村长祖师他们闯进去闯出来的?
  秦牧走出院子,他也有着相同的疑惑。
  连都天魔王也说即便是自己真身降临,也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寻出一条生路进入那艘破碎的巨舰,为何哑巴能够这么轻易的闯进去?
  众人逼问良久,哑巴什么也没说,只是露出憨厚笑容,被问急了便啊啊两声。
  众人立刻向聋子看去,聋子与哑巴是至交好友,聋子最是知道哑巴的心意,许多大家看不懂的话都是由聋子来翻译。
  不过此时聋子也是一派茫然,显然也不知道哑巴啊啊两声是什么意思。
  “这个哑巴,什么话都不说!”
  司婆婆气道:“早晚憋死你!”
  众人在这个小村庄里歇息,而那头龙麒麟则腻在少年祖师身旁,现在这头龙麒麟活跃起来,围着祖师蹭来蹭去。
  祖师作势要打,这才将他赶远一些,但下一刻又凑了上来,翘起满是逆鳞的龙尾,把少年祖师的衣裳蹭得千疮百孔。
  “你吃得太胖了!”
  少年祖师痛心疾首:“我已经说过了,我快要老死了,不要你了,别蹭过来……不要想着跳到我怀里,我现在抱不动你!呿呿,走开!”
  瞎子则在缠着都天魔王,询问一些术数上的事情,都天魔王对村子里的人有些恐惧,倒也尽心尽力的解答,但只是解答瞎子的问题,却不主动传授给瞎子更高深的术数。
  药师在众人身边忙来忙去,检查众人的伤势,为他们治疗。
  秦牧走入那栋房子,虽说这里可能不是他父母的家宅,但是在这里又让他宁静的感觉。
  哑巴也走了进来,四下打量,粗糙的手掌摸了摸那个小木马,又捡起那件衣裳,这个粗壮的糙汉子目光很是温柔。
  秦牧向他看来,哑巴扭头,向他咧嘴一笑。
  “该走了!”
  司婆婆催促道:“回村过年!祖师,你养的那头猪肥了,过年时候宰掉分吃了!屠夫是一把好手,炒菜也还过得去,能够整两桌好的!”
  “你敢!”
  少年祖师紧张兮兮,喝道:“少来打他的主意,你小时候见我这头龙麒麟便贼眉鼠眼,总想弄去吃掉……走开,别蹭我,我不摸你的头……执法,快将他撵走!”
  执法长老将龙麒麟赶到秦牧那边,少年祖师看去,龙麒麟拽动屁股走向秦牧,肥得两个屁股瓣都滚圆滚圆的,像水里的犀牛一样肥硕,走路的时候每一瓣圆坨坨的屁股不住颤动。
  “这家伙肯定在教主那里蹭吃蹭喝了,而且伙食还不错。当年我遇到他时还是个猫一样大的小不点儿,跑来蹭我的腿骗吃骗喝,结果越喂越肥,然后黏上我不走了……”
  少年祖师叹了口气,那时的龙麒麟多小,还可以抱在怀里摸摸头。
  “好大的船!”
  众人来到月亮船前,不由惊叹,瘸子打算将这艘船弄走,司婆婆喝道:“死瘸子,就算你能弄走,你把它放在哪里?你把它放在村子里我打瘸你的腿!”
  瘸子只得作罢,向秦牧打听他是如何将这艘船开到这里来的,听到秦牧说了一番开船的经历,瘸子的心思又活络开来:“成为月亮守便拥有天神般的伟力?”
  他飞速跑到船上触摸巨柱,却发现没有任何变化,只得又退了回来。
  大墟中有太多的神秘未解,月亮船只是其中之一。
  他们走出那无形的屏障,外面已经是太阳高悬,正是中午的时候,天气很凉,不知何时又下了一场雪,地面白雪皑皑,踩在雪上咯吱作响,群山也被染成白色。
  有几只熊躲在一片遗迹的树洞里,母熊抱着小熊酣睡。那只母熊见到秦牧等人突然出现,惊讶的张开眼睛,却慵懒得很没有动弹,只是挪了下身子便继续冬眠。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屏障消失无踪,屏障里被封印的那艘难以想象的大船连同月亮船一起,以及那无比复杂的立方体封印,统统不见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大墟浩瀚无垠的森林。
  想来只有夜幕降临,这片神秘的封印才会再现。
  “走吧,回村过年。”村长面色平静道。
  众人返程,这里距离残老村很远,还有一两日的路程,年关已经过去,不过好在众人平安。
  第二日傍晚,他们终于回到残老村,秦牧、司婆婆和马爷等人忙碌开来,张灯结彩,准备年夜饭。
  秦牧带来了红纸,瘸子则在书写春联和福字,叫来秦牧,让他贴在众人门上。
  “鸡圈也贴上。还有村口的那株古树,贴一个开门见喜。”司婆婆吩咐道。
  众人操劳许久,终于一村人坐了下来,吃着饭菜,饮着温好的酒,欢声笑语,少年祖师和执法长老也坐下来,这顿迟来的年夜饭吃得很是温馨。
  第二日一大早,少年祖师和执法长老告辞,道:“大墟中还有无数秘密,临死前能够看一看寻一寻,是一件快事。诸位道友不必送了。”说罢,一老一少踩着厚厚的白雪远去。
  都天魔王看向秦牧,道:“魔教主,你该兑现承诺了。”
  秦牧正色道:“魔王放心,我信守承诺,一定会释放你。”
  瞎子、瘸子等人围了上来,都天魔王紧张万分,喝道:“魔教主,你莫非想释放我之后,再让他们将我抓起来?你好胆!”
  秦牧有些尴尬,向瘸子和瞎子等人摇了摇头。
  瘸子嘀咕道:“这家伙是个好帮手,若是能留下来我能偷更多的东西……”
  秦牧温言笑道:“魔王放心。我将你身上的这些封印符文除掉,你便可以恢复自由了。”
  他逐一解开都天魔王身上的封印符文,都天魔王这才放下心来,道:“秦小友,都天与这里是两个世界,今日一别,可能你与我永不会再会。毕竟你们凡夫俗子一生短暂,你们的寿命对我来说只是区区一弹指,瞬息便过,或许等到我想起你时,你已经死了千百年了。说起来还有些伤感……”
  秦牧笑道:“魔王,我也可以经常联系你呢,洪山派的调鬼遣神符字令我还是懂的。”
  都天魔王哈哈大笑:“你们这个世界太危险,你唤我来我也不来了。我回去之后,便要去寻找另一个新世界,让我的子民能够活下来的新世界。”
  秦牧将他身上的封印悉数解开,道:“魔王现在可以回去了。”
  都天魔王试了一下,发现的确没有了封印,这才放心,道:“永不联系!”说罢,一缕意识钻入虚空,消失无踪。
  秦牧抬头仰望,笑道:“将来的事,谁又能说得清。”
  都天魔王这一缕意识回到都天世界,回归本体,那尊伟岸的都天魔王立刻将自己的这一缕意识的经历掌握,心神大震,吐出一口浊气:“一个危险的世界,被诸神监控的地方,的确不是我都天子民的栖息之地。看来是该寻找一个新的世界了……”
  “牧儿,到这边来。”村长唤道。
  秦牧连忙走过去,村长迟疑一下,道:“我思来想去,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你。我在那艘船上,除了寻到了许多秦字,还寻到了其他东西。药师,你把东西取来。”
  药师迟疑道:“现在给他合适吗?”
  村长摇头:“我的寿元也不久了,现在不给他,何时给他?”
  药师取出一面镜子,递给秦牧。
  秦牧接来镜子,照了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村长道:“这镜子是前往无忧乡的路线地理图,我们在那艘船上找到的。你别查看了,镜子已经被我封印,等到你能破解我的时候才会看到镜子中的路线。那里太凶险,我不想让你现在便去。”
  秦牧沉默,突然跪拜下来,向村长拜了拜。
  村长连忙道:“起来。还有一件事情。我突然觉得,你身上背负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天魔教的年轻教主,无忧乡的孤儿,或许再加上我的担子也算不得什么。今日,我收你为弟子,将我的担子托付给你。从今往后,你便是下一代……”
  “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