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画中老人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深渊入口,班公措与一众大巫、巫王赶到这里,数百位蛮狄国神通者而今只剩下不到百人,其他人都死在诡异莫测的冥谷森林之中。m.。
  即便从前已经有不知多少波楼兰黄金宫的大巫探索这里,但这次大规模探索,还是令他们死伤惨重。
  对于班公措来说,死多少人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只要不是自己的性命。这些将士和大巫,乃至于巫王的性命,本来便是随时可以牺牲的,他带着这些人的目的,便是让这些人来保护自己,用这些人的尸体堆出一条通往冥谷中心的道路。
  作为一个活了万载岁月的老怪物来说,他已经可以忽略忽视其他任何人的性命,唯一让他珍视的,唯有自己。
  “终于来到这里了。”
  班公措站在深渊旁向下看去,目光有些痴迷,十六年前冥谷才进入他的视线,那次天外飞船事件,天外来客驾着宝船坠入冥谷,引起了三方势力的注意。
  楼兰黄金宫,天魔教,大雷音寺都将视线集中于此,当时的天魔教没有教主,大雷音寺的如来知道一些隐秘,都没有深入探索此地。
  而那时他也已经垂垂老矣,因为爱惜自己的性命没有亲自前来,而是躲在黄金宫中等待自己的转世圣童。不过楼兰黄金宫的巫王从冥谷带来的那口断剑,却让他意识到这个天外飞船非同小可。
  而现在他已经成功转世,终于可以来到这里。再加上挛镝可汗准备对延康国用兵,所以他可以借挛镝可汗的兵力进入这里。
  “贡木,你们感受到了么?”
  班公措低声道:“这里充斥着灵魂的力量,破碎的灵魂蕴藏的力量孕育了这些古怪的生命,这里是我们大巫修炼的最佳圣地。”
  他的身旁,这些大巫巫王只觉灵魂传来一阵阵悸动,这里的气息让他们的魂魄元神也跟着欢腾。
  这里充满了灵和魂的力量,灵力和魂力充沛到甚至远远超过楼兰黄金宫的地步!
  一路上他们已经见到了冥谷生命的奇特,冥谷生命对于蛮狄国的将士来说是梦魇般的存在,而对于他们这些大巫来说,却是一个个行走的大补丹,当然,这种大补丹有些危险。
  大巫,本身便是以其他生灵的灵魂为修炼手段!
  贡木巫王贪婪的呼吸着从深渊中传来的气息,那里的灵力魂力更强,赞叹道:“我黄金宫倘若能够在此立足,可以壮大我们大巫的实力,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这里的灵力魂力,对于元神的提升极大!”
  楼兰黄金宫本来便强于魂魄,强于元神,他们在魂魄和元神上的造诣很深,其他圣地即便是大雷音寺在元神的造诣上也要稍逊一筹。
  只是他们的修炼方法诡异,用生灵的魂魄修炼,所以很是被人诟病。倘若能够占据此地,借助此地的灵力魂力修炼,楼兰黄金宫必然发展壮大到从前不敢想象的境地!
  这个草原圣地崛起,必然可以问鼎中原,一举压过中土的圣地!
  “冥谷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艘天外飞船。”
  班公措目光有些痴迷,轻声道:“吸引我的,不是如何借助此地的灵力魂力修炼,而是如何突破,突破人与神的界限。这艘船应该有我想要的东西。它是从天外来的……”
  他没有多说,纵身跃下,其他大巫巫王和仅存的蛮狄国将士也纷纷跃下,守护在他的四周。
  班公措毕竟是活了万年的存在,知道的秘密极多,其他圣地如大雷音寺道门,都是靠圣地中的典籍记载历史,典籍记载可能会有偏颇。
  而他是靠记忆记载历史,他经历的事情极多。
  而且,尽管他的寿命没有大雷音寺和道门的历史那么漫长,而班公措却曾经成为道门和大雷音寺的高层,甚至还曾经去过小玉京,见过那里记载的秘密。
  “这艘船,有可能是来自那个神秘的地方,那里只怕是世间唯一一个能够成神的地方,无论如何,我也要得到这艘船前往那里!”他心中暗道。
  半空中,他们又遭到了深渊中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灵的袭击,诸多将士、大巫和巫王各自出手,竭尽所能保护班公措,又丢下了十几具尸体,这才来到深渊底部。
  宝船上,秦牧看向那不断退却的魔气,心中有些迟疑。
  这魔气中肯定有一个十分可怕的存在,不知是否是幽都的生灵,实力极为强大,他的实力甚至超过了两只白蝠,仅凭秦牧一句幽都语言,这个存在便就此退去,这里面似乎有些蹊跷。
  魔气退去之后,萦绕在这里的凄厉惨叫声也突然间消失,四周变得无比安静,那些从幽都世界涌来的古怪生灵此刻也统统不见踪影。
  因为安静,所以才显得更加诡异。
  “累死那两位高僧的可怕存在,只怕已经来到这艘船上!”
  秦牧皱了皱眉,现在这艘船安静得有些可怕。
  “龙胖,玉春,雨秋,咱们进去看一看,如果遇到危险,便立刻退走!”秦牧沉声道,当先一步向前走去。
  福玉春和福雨秋连忙上前,振翅飞起,两只白蝠无声无息飞行,头下脚上飞在秦牧的前方,龙麒麟在跟在秦牧后方,严阵以待。
  他们从这艘宝船的左侧前进,走到宝船中央时遇到了蜂巢封印,这里的蜂巢封印还十分紧密,只有一道道裂纹中隐隐有魔气溢出。
  突然旁边的楼宇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一扇门户咯咯吱吱开启,里面有幽幽的灯光传来。
  两只白蝠急忙闪身,倒挂在门户两旁,探头向房内张望。
  这间房是这艘宝船的甲板上的楼宇中的一间,房子长宽各有七丈,屏风玉几,玉几上的烛台竟然还亮着灯光,铜鹤嘴里衔着香炉,香炉里也飘着袅袅的烟气。
  房间里没人,但是从烛台还香炉来看,似乎刚才还有人在这里。
  “这里安全!”福玉春道。
  秦牧张开青霄天眼看去,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又以丹霄天眼扫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出什么不妥的地方。
  他们走入房间中,四处看了一遍,福雨秋道:“奇怪,从前这扇门从来没有开过,今天怎么打开了……”
  “从前没有开过?”秦牧微微一怔。
  两只白蝠点头:“这艘船上的门打不开,用尽所有力量也无法打开,古怪得很。”
  这间房里的东西不多,屏风上绣着青山绿水,江心一叶扁舟,有老人坐在舟头垂钓。一只白蝠来到玉几前,想要拿起一个烛台照明,却怎么也拿不动,只得作罢。
  秦牧将这里看了一遍,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们,却感应不到目光来源,心中暗暗警觉。
  他目光审视,扫向四周,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还在,秦牧猛地转头,还是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他的元气涌出,化作一面镜子映照四周,突然看到屏风的画中那个正在垂钓的老人悄悄的转过头来,偷偷打量他们。
  秦牧急忙转头向那面屏风扑去,那正在垂钓的老人惊慌失措,连忙丢下鱼竿,两蹦三跳,灵敏至极,从这幅屏风中跑到墙壁上,撒开腿顺着墙壁钻到另一扇门户中。
  秦牧立刻追上前去,打开门冲了进去,突然他身后传来嘭的一声关门声,秦牧心中一惊,急忙后退,背后的无忧剑腾空而起,化作云剑式护住周身,同时探手推开身后的门户,沉声道:“福家兄弟,龙胖,快点进来!福家兄弟……”
  秦牧转头看去,微微一怔,只见房门打开处,却并非是他来的那间房,而是另一个房间,这间房像是女子的绣房!
  而刚才他进来的那个房间已经消失无踪!
  两只白蝠和龙麒麟也急忙推开房门,但是却不见秦牧踪影,不由脸色剧变,急忙打开其他房门,但也没能寻到秦牧踪影。
  “不对!”
  龙麒麟用爪子拍开身后房门,探头看了一眼,失声道:“不是我们进来时的那个房间!这艘船的房间有古怪!”
  两只白蝠掩上房门,再推开看时,房间已经发生了变化,又换了另一个房间。如此再三,每一次闭合打开房门,房间都不一样!
  “完蛋了!”
  福玉春面色如土,颤声道:“不寻到他,等着毒性爆发,我们白蝠神族就要绝种了!”
  “不要慌。”
  龙麒麟道:“这里的房间肯定有着总数,不可能有无穷无尽的房间,只要寻到同一个房间,便可以寻出其中规律。对了,你们哥儿俩的术数造诣如何?”
  秦牧心头一跳,立刻走入这件绣房,掩上身后房门,四下打量,心道:“我是从这个门进来的,从这个门进来再出来,怎么就变了一个房间?这里面肯定用了空间折叠的手段。这艘船尽管很大,但是楼宇中的房间却不可能无穷无尽,必然有限。只要房间数量有限,便可以寻到其中规律。”
  他安下心来,四下打量,这间绣房点着壁灯,墙上挂着几幅女子的刺绣,下方是一个桌台,桌台上一旁放着龙戏风的帕子。
  书台在较矮的地方,台上放着笔墨纸砚,下方有一个蒲团是坐着的地方,纸上墨迹未干:“露浥娇黄风摆翠。人间晚秀非无意,仙格淡妆天与丽。谁可比?”
  写到这里时突然断去,应该是遇到了急事,没能继续写完。
  秦牧查看字迹,心中暗赞:“笔法比我也毫不逊色,只是秀气了些。”
  正在此时,那钓鱼老者突然钻入他面前的字画中,向他眨眨眼睛。秦牧冷笑,提笔向下抹去,那老者连忙纵身跳到桌子上,又跑到墙上,从另一扇门户中逃脱。
  秦牧立刻提笔追过去,那画中老者进入另一个房间便消失不见,不知躲在哪里。
  秦牧进入这个房间,四下看去,这间房是书房,书房里的书籍很是古老,秦牧抽下一本书想要打开,却怎么也掀不开。
  突然那画中老者从他的书里跳出来,钻到另一本书里。
  秦牧急忙将那本书抽出,这次却能掀开书籍,他翻开书看去,却是一本族谱。
  “一世,开皇秦讳业,天下共主……”
  秦牧怔了怔:“一剑开皇血汪洋的开皇?这位开皇也姓秦,与我是一个姓呢。”
  这族谱很厚,用寥寥几个字记载着一个个秦姓人物的生平,婚嫁,秦牧快速翻看,寻找那个画中老人,待翻到最后一页,只见上面写着:“一百零七世曰汉珍之子,凤青。”
  写到这里,族谱断去。
  ————宅猪人还在上海,昨晚下了飞机,租了个旅店,然后就感冒了,今天没能回家。现在喉咙发炎,留在旅店里,计划明天回家。离家有十多日了,想家想孩子了。感觉人有点飘,晚上尽量第二更,办不到的话只好病好之后再加更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