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陷阱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
  秦牧心头一跳,虽然没有看到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两只眼睛,但是他却可以感受到那目光。
  他转过身来,没有走入舰桥,而是闭上眼睛,在舰桥外缓缓走动,他的脚步不缓不急,虽然是闭上眼睛,但是却走出了一个圆,完美的圆。
  这个圆走完,秦牧停下脚步。他走出这个圆,是在根据目光感应来计算目光的准确方位,这里面牵扯到术算中的空间计算技巧。
  在别人看来,他只是在踱步思索什么难题,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判断窥探者的方位。细节中见真功,这一点秦牧已经做得很是完美。
  突然,他心神大震,这几步之间,他已经计算出目光的来源,甚至两个目光的间距!
  注视着他的是一对目光,两只眼睛的间距达到二百六十四丈!
  也即是说,黑暗中看着他的那个可怕存在,两只眼睛相距二百六十多丈!
  一个何等庞大的存在!
  “难道是登船时,被我一句幽都语惊退的那个幽都生灵?还是说,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潜伏在附近?”
  秦牧定了定神,面色如常,没有露出丝毫惊慌,转过身来向舰桥走去。
  他已经打定主意,先探索舰桥,倘若有什么变故,那便立刻离开,绝不停留!
  舰桥是一艘船的控制室,在舰桥中可以控制宝船的航向、线路,指挥战斗,规避攻击,这里是宝船的中枢。
  只要进入舰桥,寻到地理路线图,便可以按照路线图操控这艘船。
  秦牧心中一片火热,这艘船承载着他回到无忧乡的梦想。
  他刚刚走入舰桥,突然一扇门户开启,一位大巫稀里糊涂之下闯入舰桥。
  两人见面,各自都是一怔,那位大巫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由分说掀开身后的葫芦嘴,葫芦中顿时无数游魂飞出,向秦牧扑去!
  与此同时,那位大巫周身金光大放,催动楼兰黄金宫的巫尊楼罗经,肉身膨胀,化作一尊独眼四臂巨人。
  他的眼睛长在脸的中央,嘴巴被眼睛挤得很小,长在左腮的最下方,鼻子则长在右腮下,手持金刚锏,迎风一晃,四根金刚锏的一节节金刚柱呼啸转动,如同四座细长宝塔,呼啸向秦牧砸下!
  “巫尊弟子?”
  秦牧一眼便看出他施展的是巫尊楼罗经,此人的修为极其深厚,身后的葫芦中喷出的游魂是攻击魂魄的手段。
  大巫将他人的魂魄炼成游魂,每一条游魂的实力都很是强大,游魂钻入对方体内啃噬对方的魂魄,等闲六合境界的神通者也难以抵挡。
  倘若数十条游魂一起杀来,侵入体内,六合境界的神通者根本没有反抗余地!
  游魂葫芦最大的用处还是在战场中,无数游魂四下钻来钻去,侵入人体,将战场中的敌军魂魄吃掉,留下一片片尸体,可以说是无往不利,威力惊人!
  庆门关前面的战场最可怕的不是蛮狄国将士的刀丸,而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巫,这些大巫的攻击手段着实诡异,令人难以防备。
  那游魂葫芦中无数游魂飞来,发出鬼哭神嚎般的凄厉惨叫,向秦牧扑去。秦牧身后,承天之门突然洞开,阴风呼啸,唰的一声将所有游魂统统卷走!
  只要是已死之人的魂魄,便难以逃脱幽都的掌控,楼兰黄金宫尽管有秘法可以留住魂魄,用他人魂魄修炼,在魂魄之道有着其他门派圣地难以企及的高度,但是面对承天之门,可以说是遇到了克星!
  承天之门吞掉所有的游魂,轰然闭合,顿时舰桥中的凄厉惨叫声消失。
  那位大巫心中一惊,身后的葫芦啪的一声坠地,跌成数瓣。他四臂上下翻飞,手中金刚锏化作四座金刚宝塔,力道万钧,向秦牧砸落。
  秦牧却不硬接,而是闪身后退,身后无忧剑出鞘飞出,那位大巫冷笑一声,金刚宝塔中一道光芒照来,将无忧剑照住,把这口宝剑吸入宝塔之中。
  他的这四口金刚锏看似锏,其实他的灵兵实则是将四座宝塔炼制成大小如意的状态,将宝塔缩小到极致,便像是锏一般,平日里可以抓在手中。
  但是战斗之时,便可以用宝塔的恐怖力量碾压敌人,以无敌的力量将对方一击砸成烂泥!
  同时,宝塔也是一件异宝,可以收走对方的灵兵,倘若稍有不慎,对方灵兵被收入宝塔中,此消彼长,对方没了灵兵,便只有死路一条!
  他刚刚以宝塔收走秦牧的无忧剑,突然只见秦牧背后一口口宝剑飞出,铮铮铮插在那座宝塔上。
  他呆了呆,还未反应过来,剑光如同汪洋般扑面而来,将他淹没,霎时间将那宝塔四周插满!
  那大巫首先手臂承受不住,饶是他化作独眼巨人力大无比,但也扛不起如此沉重的东西,手臂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臂骨被压断。
  唰唰唰,数以千计的宝剑整整齐齐的围绕宝塔插出一个大的不可思议的剑丸,方圆数丈,而那个大巫已经不见踪影。
  秦牧向前舰桥的船舵走去,而那个巨大的剑丸下,那位大巫已经被插死在剑丸中,剑丸外面还露出一只脚。
  秦牧来到船舵前,这艘宝船的船舵与延康国楼船的船舵不同,主要是构造上的差异。延康国的楼船只有一个船舵,用来改变前进方向和上升、落下,而这艘宝船除了船舵之外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部件,旁边还放着一个银色红缨头盔。
  秦牧皱眉,四下打量一番,看不懂这些部件的作用,他迟疑了一下,将那银色红缨头盔抱起,戴在自己头上。
  嗡——
  突然他眼前猛地一亮,顿时眼前有浩瀚空间飞速膨胀,展开,霎时间天地陡变,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大墟以及延康、草原、北方冰雪天地的浩瀚地理地形!
  秦牧呆了呆:“锻造这艘船的人真是巧夺天工,竟然将地理地形藏在头颅之中,借助头盔来控制宝船的航向!”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面前地理图,就在此时,宝船突然震动一下,似乎要从蜂巢封印中飞出,飞向他点的方向。
  不过这艘船被死死卡在两个世界之间的封印之中,没能飞起。
  “原来是这么驾驭宝船的行进!”
  秦牧心中一喜,眼睛眨了一下,突然间面前的景致陡变,出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地理图,黑暗的虚空,幽深的大陆,神秘无比。
  “这是什么地方?不是延康,也不是草原……”
  他打量一番,确认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奇怪的地方,眨眨眼睛,突然景色再变,出现了另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与大墟、延康截然不同。
  他又眨一眨眼睛,景色又变,出现了一片水世界,水底山峦起伏。
  他连试了十多次,出现了十多种不同世界的地理图,只是与他想象的不同,这些地理图没有标明是什么世界,也没有标明路径,他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无忧乡,更不知道如何才能进入无忧乡。
  “这艘船必然会有记载无忧乡路径的罗盘,只要寻到这块罗盘,便可以驾驭此船回到无忧乡!”
  秦牧四下看去,突然他的目光落在放置罗盘的地方,那里原本应该有一块镜子,便如村长交给他的那面镜子一般,然而此刻那里却是空的!
  “罗盘镜碎了?好在我这里还有村长给我的那块罗盘镜,只是不知道能否破开村长的封印?”
  他的手向后探去,伸入饕餮袋中去那那块罗盘镜,正在此时,他看到了地上破碎的明镜。
  这面罗盘镜是被人拍碎的,肯定是有人故意毁掉了罗盘镜,不想让人知道无忧乡的位置!
  “毁掉罗盘镜的难道是那个白衣男子?”
  秦牧微微一怔,放下手掌。追杀白衣男子的神祇很多,而他落败,无忧剑也破碎了,无力抵挡,他镇守在这里掩护同船的人离开,恐怕是在战死之前摧毁记载着无忧乡路径的罗盘镜,不想让人寻到无忧乡。
  “那么,这艘船就是一个陷阱!”
  秦牧后脑勺突然发凉,寒毛倒竖,做出搜寻的姿态,脚步却在向舰桥门户挪去。
  “船上有些人逃入了幽都,可能还活着。这个陷阱的目的,是捕捉来自无忧乡的人,找出前往无忧乡的道路!我身上有村长给我的镜子,得到了我身上的罗盘镜,他们便可以寻到无忧乡了!他们不能肯定我身上是否有这种东西,只要不能肯定,便不会动手揭破这个陷阱。”
  他经过自己的剑丸旁边,剑丸松动,一口口剑柄向外飞出,开始分解,但那种注视感再次袭来,两个相距两百六十四丈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给他以可怕的压力!
  显然,目光的主人已经起了疑心!
  秦牧露出茫然之色,回头看去,似乎是感应到了那对目光,这时那种充满侵略感的目光突然隐去。
  “哪位前辈隐藏在暗处?”
  秦牧高声道:“多谢前辈指点,让晚辈进入这艘宝船!前辈可否现身一见?”
  他等了片刻,无人应答。
  秦牧露出失望之色,继续收走一口口宝剑,叹息道:“前辈不肯现身,晚辈只得铭记在心。”
  他向舰桥的门户走去,心跳有些加速,但随即又被他以自己的元气强行将心跳压下,让心跳恢复平稳。
  就在他要离开舰桥时,那扇门户突然打开,班公措走了进来,横身挡在门前,微笑道:“秦教主,你有两个选择,把脑袋上的头盔留下,或者把头留下。”
  秦牧险些破口大骂,恨不得立刻在他胸口上狠狠捅上千百剑!
  ————宅猪下午六点回到家,今天写不来第二章了,抱歉。宅猪需要调整一下状态,然后爆发补上这几日欠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