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小说:大唐梦红楼  作者:绯月泣血
  第一百六十六章
  突厥支楞山大营营门敞开着,执失思力和博古儿站在门口,看着独孤策率领着唐军大队到了跟前。
  “恭迎将军!”
  独孤策翻身下马,走到了跟前,对着两人道:“辛苦两位首领了,两位的功劳,本将军自会上报天子,到时天子必然不吝封赏!”
  执失思力和博古儿忙道:“谢将军!”
  独孤策点头,迈步进了大营,一些突厥兵士远远的看着,他们当中有些人当年曾跟随颉利一道南下,兵围绥州,也曾亲眼见过独孤策的勇武,今日在见着,还止不住的两股战战。
  “将大营内清理一番,所有的尸首就依着突厥的习俗焚化掩埋!”
  执失思力闻言,连忙以手抚胸,躬身施礼:“多谢将军仁德!”
  虽说如今他们已经归附大唐,可是不久之前还分属敌国,战场之上,敌人的战死者的尸体,不要说帮着收敛,就算是任由暴尸荒野,也没人能说什么,可独孤策却想到了这一点,而且还照顾到了突厥人的习俗。
  这下不单单是执失思力,就是刚刚被逼降的突厥兵士都不禁大为感动。
  “将军!”
  执失思力刚要说话,就看见一个突厥兵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到了近前,一脸慌张道:“执失思力首领,薛延陀人,薛延陀人杀过来了!”
  独孤策闻言也是一惊,他早就带人到了支楞山附近,也曾听到了这边的喊杀声,还曾派柳湘莲过来查探,得知薛延陀撤军,这才吩咐了执失思力和博古儿前来设计劝降,一旦事有不成,博古儿便偷袭杀了科克阿图。
  以独孤策看来,薛延陀人要进攻,怎么也该等到明日,到了那个时候,李靖的大军都到了,即便薛延陀人再怎么不甘心,怕是也不敢贸然与大唐开站,可让独孤策没想到的是,薛延陀人竟然去而复返。
  执失思力这会子也慌了手脚,他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不但抛弃了骄傲,投降了生死大敌,更是为了取信新主,不惜杀了曾经的同伴,早已经心乱如麻,面对薛延陀大军,他哪里能想得出应对之法,只能求助的看向了独孤策。
  独孤策只是惊讶了片刻,便迅速恢复了冷静,道:“韩先。”
  韩先连忙上前:“末将在!”
  独孤策吩咐道:“你带领全部人马在营门前列阵,执失思力首领!”
  执失思力听到独孤策点到他的名字,也忙学着韩先的样子,拱手施礼:“将军有何吩咐!?”
  独孤策道:“劳烦首领收拢全部的突厥兵马,于营中列阵,多树旌旗,准备好战鼓,号角,只等我一声令下,便擂鼓鸣号!”
  执失思力也不知道独孤策到底要干什么,听独孤策如此吩咐,也只能连声应下。
  独孤策翻身上了战马,道:“秦怀玉!”
  秦怀玉早就按耐不住,经过连番大战,他早已经疯狂崇拜独孤策,别说是薛延陀人来攻,就算是再危险,只要能跟在独孤策身后,他也会觉得安心。
  “末将在!”
  独孤策对着秦怀玉一笑,道:“那好本将军的大旗,随我出营,去会一会那夷男!”
  夷男为何会去而复返,这里面也折射出夷男这位薛延陀的大汗深深的无奈,今日出兵语言科克阿图决战,便是被一众贵族首领,架着来的,退兵的时候,又是吵吵嚷嚷,有人想要养精蓄锐,明日再战,有人想要一鼓作气,彻底解决科克阿图。
  等回了大营,又是一番吵嚷,原本明明赞同暂且退兵的人多,可偏偏退兵了,赞同一鼓作气消灭科克阿图的贵族首领又占了大多数,夷男也是没办法,原本都准备歇息明日再战了,又被一帮人给“请”了出来。
  历史上薛延陀的军事实力明明强于突厥,为何却不敢南下与大唐为敌,还要处处讨好大唐,这便是原因所在了。
  薛延陀是由从.东.突厥汗国中叛出的数个部落结盟而建国,为了抵挡故国的讨伐,诸部临时共推薛延陀部落的族长夷男为可汗。
  像这样的多部族国家,势必缺乏单一种族内部的那种向心力,一个临时仓促组建的国家,也定然缺乏历史的积淀,且因缺乏传承惯性而导致部属的忠诚度不足,尤其是薛延陀奉行与突厥一样的部落联盟制度,比起高度集权的郡县制封建国家,这样的统治模式严重缺乏凝聚力,容易引发内乱,更致命的是,薛延陀在建国时急速吞并了大量部族,部民成分异常复杂,国家内部矛盾重重,而急速扩张的幅员更增加了管理的难度,并且加剧了内部冲突。
  因而新兴的薛延陀汗国虽然武力强大,但却根基不牢,内部存有重大的隐患,对于首任可汗夷男而言,带着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又无法借重法统的力量稳固统治,其最高领导者的地位并不稳固,因此非但不敢对唐用兵,反倒还迫切需要大唐这个“外援”来帮助自己立稳脚跟,这也正是夷男率领新兴的薛延陀汗国向唐称藩的主要原因,否则纯军事实力更强的薛延陀是不会向战斗力不如自己的大唐俯首称臣的。
  当薛延陀与突厥激战之时,大敌当前,内部的纷争尚未抬头,但在突厥灭亡在即的时候,国中各部族间的矛盾便愈演愈烈。
  而在薛延陀的诸多隐患中,回纥部族的强大是最为致命的一环,自建国伊始,回纥部就是薛延陀汗国的军事主力,而这样一支强大却不受控制的力量存在于国内,自然令薛延陀族的统治族地位摇撼不安。
  换言之,薛延陀虽然军事实力强大,但夷男自己却并不强大。建国之后,回纥部族日益壮大,逐渐反客为主,夷男的汗位越来越不稳固,结唐自固的需求也日趋强烈,这也正是夷男始终对大唐甘词厚礼,带着薛延陀汗国向大唐称藩,且始终不愿与大唐解除宗藩关系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