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神谕龙佩,仙道巨擘!


小说:万界至尊大领主  作者:亚当德里亚
  第三次,被击溃!
  这一次,苏羽是真的濒死!他的生机,在父神的薄怒一击下,是真正的灭绝了!浑身都是血洞,无边无际的星雨化作钢针一样,将苏羽从头到尾都洞穿了一遍,成了一个不断漏血的筛子了!
  一股苍茫悲伧的气息在苍穹上空弥漫,帝君血战,却无奈依然不敌至尊。
  强大的实力境界差距,让人绝望极了!
  难道帝君,今天就真的要葬灭于此,被这所谓至尊,一指灭杀吗?!
  “天道何其不公!为何处处刁难我家帝君!”
  王川枯声音极为凄厉绝望,七窍流血,怒问苍天。
  我家帝君,一路走来何其艰难,百般死劫尽加此身!这是何等的残忍!
  “天道?”
  父神声音冷漠:“本座就是天道!尔等蝼蚁,也敢呵斥质问本座!真是该死!”
  星光巨指缓缓而下,已经无人可挡了。
  “死吧!都死吧!帝君若亡,留此身有何用!”
  郭闵低下头,声音哽咽,泪流满面,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展现出十五岁少年的脆弱一面。
  他身后的大山崩塌了,他没有继续走下去,反抗到底的勇气了。
  然而,就在人族天骄们心如死灰,等待着死亡的审判之时。
  那一声让人熟悉又激动的怒喝长啸,包含不屈和愤怒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朕还没死!狗日的父神,我们再来战过!!!”
  是帝君!
  帝君没死!
  “帝君!”
  郭闵猛得抬起头来,眼神激动,人族天骄们激动不已。加百列满脸都是愕然之色,他仿佛吃了苍蝇一样。
  这样你都还不死?我看你命属乌龟的吧!
  就连苍穹星空之上屹立着的父神分身,都微微沉默,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苏羽所在的方向。
  只见他手握两把长剑,虽然浑身血洞犹在,白袍染血,但双眼怒睁,包含怒意,苏羽现在看起来生机勃勃,气势和血气比先前还要强大,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死人!别说濒死了,如果不是那血洞犹在,众人都差点怀疑他的状态好到连轻伤都没有!
  苏羽的腰间,那块龙纹玉佩散发着淡淡的青芒,缭绕在苏羽的周身。
  青芒在治愈着苏羽!
  苏羽身上的血洞,从头部开始,额头上、眉毛上、鼻子上、脸颊上、嘴巴上的细密血洞开始消失,愈合!不再流血!恢复如初!
  而随着血洞的消失,那龙纹玉佩上的青色光芒也开始微弱起来,龙纹玉佩上开始出现细细密密的龟裂痕迹。
  这个是苏羽生母留下来的玉佩,居然能挡住至尊者的神光威力,它救了苏羽一命!
  “神谕龙佩?”
  父神幽幽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些忌惮,语气里带着一丝惊疑不定和迟疑的味道。
  很显然,苏羽本身不会让父神感到威胁,但是他腰间的这块玉佩散发出来的青芒和能量波动,让父神有些忌惮了!
  堂堂一个至尊者,居然忌惮了!
  加百列差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莫非我听错了?莫非我看错了?伟大的、至高无上的父神怎么会忌惮呢!
  “这神谕龙佩你是从哪里来的?告诉我!蝼蚁!”
  父神声音淡漠,星光巨指猛然停止了下落,带着无穷的威压悬停在众人的头顶,父神没有继续贸然攻击众人,他要搞清楚这块玉佩的来历。
  如果真是那个地方而来的玉佩,恐怕.....这个渺小的土著蝼蚁,他是真的不能杀!
  无人能看见,父神眼中闪烁过一抹淡淡的晦暗之色。
  “怎么?你想要?”
  苏羽眉头一挑,擦掉嘴角的鲜血,他冷笑着道:“朕偏不告诉你!有本事再来打过!”
  苏羽气息暴烈,怒火充斥在内心中,他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么憋屈的战斗,想当初在深渊位面虽然死战力竭,但他也成功的杀了所有的敌人。
  但今天,苏羽在父神分身面前却脆弱的跟蚂蚁一样,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这太欺负人了!苏羽骄傲的自尊让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他坚信自己的无敌武道,哪怕是至尊者成为敌人,他手中的剑也依然猛烈且包含杀意!
  任何人,都不能让苏羽低下头,打不过他也要打!
  苏羽就是这样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即便是他真的撞到了南墙,那就把南墙给撞破了!继续大步行走!
  “告诉本座,这玉佩是从何而来!本座可以不杀你!蝼蚁,这是你最后的的活命机会!”
  父神微眯着眼睛,有些薄怒的呵斥,悠远而来的声音让人心神震荡。
  这是一个生存下来的好机会!这父神很显然是忌惮这块玉佩的来历!
  只要苏羽如实告诉他,必然能活下来!
  但苏羽偏偏不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啊,这只是他生母给的,苏羽也不知道这玉佩的功效和来头!而且,最关键的是,苏羽无法接受父神这般高高在上,仿佛恩赐一样的话语。
  说出玉佩来历,本座就不杀死!
  我!苏羽!炎黄大帝!
  纵然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但我的生命也不能被你如此肆意的玩弄和掌控!
  至尊者又如何!
  “呸!”
  苏羽一口唾沫吐出,狰狞一笑:“老子就是不告诉你!这玉佩是朕捡来的,你又能如何!有本事再打!朕纵死又何妨”
  苏羽宁愿直面死亡,也不肯接受他人的恩赐下来的活命机会。
  身为一个帝皇,身为一个坚信无敌道的武者,若是连这点傲骨都没有,他还谈什么未来?!
  “捡来的?”
  父神冷笑,悠远淡漠的声音变得有些阴森:“那也罢,本座即便是杀了你!也不会得罪那些人了!”
  父神的神通无边,在苏羽说出玉佩是捡来的时候,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对玉佩的来历迷惑感觉,这感觉被父神清晰的察觉到了!
  虽然他只是个本尊分身,但依然可以察觉到比他生命等级低的生灵思想。
  这一瞬间,父神放心了。
  “蝼蚁,此物不是你所能拥有的!交出玉佩!”
  父神声音包含杀意:“或者,我杀你了!再自行拿走玉佩!”
  “无耻之尤!亏你还是个至尊者,连被人的东西都要抢!”
  苏羽呸了一声,满脸鄙夷之色。
  父神眉头微皱,若是寻常物,他自然不屑一顾,可这玉佩事关重大,若真的是被这土著偶尔获得,那他帮那些人寻找到遗失的宝贵之物,自然有天大的好处!
  那些人可是仙道巨擘!拿了他们的人情,足以让父神的威势在万界宇宙内再上一个台阶!面对神谕龙佩,哪怕是至尊者,都会动心!
  思念至此,父神不再犹豫,他要杀人夺宝!
  “蝼蚁!怪就怪在你不该持有此物!也不该杀本座的人!”
  父神眼神闪烁,语气森然,冷漠的话语第一次有了情绪波动:“无论如何,本座杀你,他们都不会责怪本座!你安心的去死吧!蝼蚁!”
  这玉佩是生母所赐,难不成大有来头?!
  苏羽心中惊疑不定,能让父神这个至尊者都忌惮的势力,莫非朕的生母来头这么大?
  苏羽不傻,他很明显的差距到了自己等人今天的活路,就在这玉佩上!
  苏羽心中一喜,正当他借助玉佩之事威胁至尊者,顺带打听生母下落的时候。
  “唰~!”
  原本悬停在苏羽等人头顶上的星光巨指再一次爆发出神光,强大的威压带着无穷的呼啸声,星光巨指狠狠碾下!父神迫不及待的要动手了!
  “艹!”
  苏羽怒骂一声,这父神可真够无耻的!
  正当苏羽准备大声呐喊,说出“玉佩之主,乃朕之生母”这句话的时候。
  异变再升!
  满是星光璀璨的星光苍穹的极深处,猛然出现一股脉动,仿佛荒古气息,邪恶到了极点!让整片星辰,万界宇宙位面的强者们都纷纷颤栗,心生恐惧!这邪恶的气息飞速弥漫,仿佛古老邪神的心脏复苏跳动,引得所有人,包括父神的心脏都微微一颤!
  一股极为强大,浩瀚如星海,仿佛是盘古在宇宙深处苏醒的气息缓缓腾起,有更恐怖的存在正飞速的靠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