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交接


小说:逍遥梦路  作者:文抄公
  “啊……这便成了?”
  何青瞬间蒙逼,自己刚刚请托,对方就闭了会眼睛,旋即告诉自己事情成了,去三阳门拜见就行。
  ‘莫非此人故意诓我?’
  何青怔怔不语,见着方元摆手,自有一种大威严,不敢多说,一头雾水地出来。
  心里千回百转,又定下计策:“无论如何,总得多去三阳门求见几次,以示诚意……至于这里,让人先看着,等结果出来再说……”
  当即回去,命管家再次准备厚礼,前往拜山。
  ……
  三阳门。
  “展堂,你前去山门,若见到何青,便将他引来见我!”
  入定中的三阳道人睁开眼睛,忽然说着。
  “师尊?”
  杨展堂诧异非常,不知道发生何事。
  “此子背后有人,乃是金阳福地镇抚使请托,再说……之前也收了那么多资源,当见上一见,若资质尚可,便名列门墙吧!”
  三阳道人捋着胡须,目光如电:“怎么……你不愿?”
  “徒儿不敢!”
  杨展堂顿时一个激灵,知道自己的小动作已经全数被师父知道,不由跪下请罪。
  “你的心思,我都知道,莫非你以为我会传位给外人?”
  三阳道人摇摇头,颇为恨铁不成钢:“这三阳门主的位置,迟早是你的,但你之心性,还需要多多磨练,一味不能容人,日后还有什么成就?”
  “师父……叔叔!”
  杨展堂心里一喜,复又一惊,眼泪都下来了:“我这就出去,迎接小师弟!”
  既然得了这句承诺,就必须痛改前非,做出一个师兄应该有的样子来。
  “呵呵……”
  望着他的背影,三阳真人意味不明地一笑。
  这传位之语,自然是真的,只是前提得等自己寿终正寝,现在看来,若这侄子徒儿不突破四窍灵士,恐怕就得当着一辈子的储君,为自己当牛做马。
  “没办法……谁让梦师本来寿元就悠长,我又机缘巧合,得到过一大批续命灵丹呢……一个两个都想当我的衣钵传人,却不知我活得要比徒弟还要长许多许多,这可不是我坑你们……只是那个方元,莫非带着炼火一脉的意志而来?无论如何,卖个面子就是……”
  对于他而言,徒弟多一个少一个,根本无所谓,真当梦师是如此好成就的?
  并且,在未出师之前,便有的是剥削的机会,看在一个同盟之友的面子上,收了也无妨,反正要将他家底好好榨干一次。
  实际上,这也是自己之前的想法。
  现在,不过是一切回到正轨罢了。
  ……
  “帮过这何青一次,我也该去接手自己的地盘了……”
  以何青的缘分而言,为他传句话,已经足够了结。
  并且,修养至今,不仅肉身重回巅峰,就连真实梦境之内的三剑也是彻底凝聚,恢复之前巅峰时期修为,那就要去将自己该拿的好处拿到手了。
  甩下一块金子,方元当即出了客栈。
  在外面,有着几个人在鬼头鬼脑地探视,必然是何青的人手,方元看都不看,直接走过去。
  他们顿时宛若瞎子一般,虽然瞪大眼睛,但就是看不到方元的身影,还在对着客栈望眼欲穿。
  金阳城位于云州中部,八方来聚,人气旺盛。
  在附近,又有几座名山大川,形成拱卫局面,按照阵法上的风水地脉来说,也有着格局,这就十分不错,能凝聚气数。
  三阳门因此选择了一处作为山门,同样选择的,还有其它中等门派。
  金阳山。
  方元走在山木葱茏间,身化清风,不断深入,登时来到了就算积年采药人与猎户也不敢深入的地界。
  深山之中,瘴气汇聚,异兽遍地,各种奇花异草竞相争艳,又带着难以言喻的危险。
  “界盟、白泽山、圣莲教、邪圣门、源初会……哪怕是梦师五大势力,也不是空中楼阁,都有着深厚的根基,这根基从哪里来?大乾皇室的隐龙卫是以天下供养,五大势力差了一筹,但也在各个名山大川中开辟了灵气福地……当然,最主要的,或许还是各个七重虚圣灵地与显圣洞天中的产出,但这些零星分布的福地灵地,也是陆上根基,不无小补!”
  一边赶着路,方元一边消化着之前在界盟中所查得的信息。
  “当然,大能都有派系,各自洞天灵地的出产,还是优先供应自己人,这无可厚非……轮到我们这种新人,能捞到一个公用福地,哪怕只是代管,也十分不容易!”
  自己不是嫡系,就更加困难,不过是交换而来,这就两说了。
  当下来到一处山谷,外面雾气渐浓,但作为梦师,还是一下就分辨出来了,这雾气并非水质所化,而是梦师神通。
  “果然,金阳福地就在这处……”
  方元微微一笑,大步迈入山谷。
  嗡!
  一进入谷口,周围环境就是一变,白气升腾而起,化作迷雾,当中有着五色符箓闪过,明显是某个极为厉害的阵法。
  “何方道友前来?此乃界盟金阳福地,闲人退避!”
  一个浩大的声音,登时从内部传出。
  “嗯,这阵,便是九九金阳大阵吧?能守护福地,滋养地气,还有迷困之效,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给主阵者加持,得了此阵控制权,虽不能算福地之主,但也是个大管家了。”
  方元点点头,取出一片金叶。
  嗡嗡!
  这金叶外放玄光,驱逐雾气,又有一道信息,就随之流入阵内。
  少顷,大片雾气退开,现出一片福地,当中又有一座小山,外放金色玄芒,很是不凡。
  “原来是新任镇抚使到来!”
  一道流光从山上建筑飞来,化为一名长须飘飘的老者,上下打量方元。
  此种镇抚使任务都是肥差,并且还划拨一千亩私田,此人来头甚大,就不知道是那一脉的嫡系传人了。
  “见过金兄!”
  方元手持金叶,眼睛一瞥,大致知道此人根底,三重虚圣,比起自己而言远远不如,若无大阵庇护,那就是一剑可杀的货色。
  “哈哈……方兄弟稍待,老夫这就命管事前来,为你接风洗尘!”
  前任镇抚使名为金星,看着很有些年纪,笑呵呵的,仿佛老好人一个,但同为虚圣三重,方元还是看出了他心底的不舍。
  好歹也是一块肥肉啊,就这么丢了,回到盟中还不知会被安排到什么职司呢。
  此时不必管这些,直接来到大殿,吩咐开宴。
  “老夫职事即将交接,此乃新任镇抚使,也是你们日后的主人,还不拜见?”
  金星拍拍手,一拨人就涌入大殿,行大礼:“见过老爷!”
  “这生活……可真是奢侈,有着数百人了吧?全部围绕一人服务,与凡间帝王也相差不远了……”
  当下就有仆役送上美酒美食,舞女披了轻纱,现出动人美好的身段,在大殿中蹁跹弄影。
  “来!方兄弟少年有为,老夫敬你一杯!”
  金星举着酒盏,上前劝酒。
  “多谢!”
  方元一杯饮尽,似笑非笑:“酒也喝了,宴也吃了,是不是该讨论下如何交割的事情了,特别是清点库房?”
  金星面上一白。
  这梦师看着年轻,但一点都不好糊弄。
  历来交接,这库房都是重中之重,否则有着短缺,到日后就成了一笔糊涂账。
  方元见此,却是心里暗笑,知道这老东西果然中饱私囊了不少,但无所谓,只要不牵连到他,那也懒得追究,但态度还是要的。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沉默下后,还是金星陪着笑脸,命人取上账册:“这金阳福地,乃是本盟在五百年前发现,建立大阵守护,此时开垦庚金山周围,有着灵田一万五千八百亩,当然,其中一千亩乃是你的,又有仆役一百二十七户,五百六十二人,均都读书识字,习练武功,有内力武者三百,武宗两名……”
  至于灵士什么的,培养出来自也被这金星带走,没有二话。
  “至于产出,这福地山峰主要出产庚金,每年有着五百斤的份额,其余灵田出产灵米两万石、还有灵果、灵蔬若干……今年盟内的额度已经缴过,此时库房之中还存有灵粮三千石,庚金二十斤,若干杂物……方兄弟等会便可验收!”
  “嗯!”
  方元接过账册,不置可否,实际心里还是点头。
  这前任总算有些节操,没有留个烂摊子给自己,当然,这或许跟自己后台也有关系,否则说不定就挖个坑准备埋人。
  “账目上虽然还有些混杂,但不过小事,便如此算吧!”
  片刻后,方元虽然看出了几个问题,却没有穷追猛打,直接敲定。
  反正这零星利益,他也不怎么看得上眼,见到对方还算识相,也就不追究了。
  “大善!”
  金星大喜,实际上盟中任务不轻,他上下其手,所得也不是很多,方元或许看不上,但他还真得受着,恩泽后人。
  此时见到方元如此大气,不由就是暗暗羡慕:“我虽然有点关系,但到底不比这嫡系啊,端是财大气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