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我觉得你也挺有趣的


小说:美艳总裁的贴身司机  作者:赤道几内亚
  而此时此刻的摩尔庄园内,同样十分亮堂繁华的模样,到处都洋溢着一种喜庆热闹的气氛,展示着这里的主人有着怎样的身份地位。
  王超已经到了庄园门口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门口上正挂着一大块牌匾,牌匾上十分潇洒地写着四个大字:摩尔庄园。
  而林欣蕊和吴磊就站在他的身后跟着他一起过来了。
  王超一开始想的是要一个人独自来这里额的,只不过林欣蕊坚决不允许。
  毕竟王超要来这里可以说是完全因为林欣蕊要跟吴磊他们合作,不然的话,王超根本不需要来这个摩尔庄园跟那个传闻中无比狠厉的财叔打交道了。
  林欣蕊怎么会允许让王超一个人去孤身犯险呢。
  而吴磊也是自己坚持要一起过来的,他的理由就是,今天上午他已经做得很不好了。
  居然将林欣蕊抛下,搞得林欣蕊独自一人面对会议室里的那群家伙,他不允许自己在这个危险时刻抛下王超和林欣蕊这两个好伙伴自己却置身事外。
  吴磊还认为,如果他也跟过来了,说不好财叔可能会给他这个身份一点点的面子,也许也不会太过于为难王超。
  大门口处,有一个估计已经六十几岁的老人,应该是管家把,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那个老人见到王超三个人走了进来,十分恭敬客气地聊了几句,然后就立马交了一辆车子拉着王超他们三人直接开进了摩尔庄园的里面去了。
  坐在车子上这一路,王超他们看着庄内矗立着无数的假山,大大小小的小湖水,美丽的景色实在让人看得赞叹不已。
  只不过王超坐在车上只是默默地想着,你说这个什么犬夫搞到这一片土地的时候到底搞没搞手续的,如果没搞的话,估计以后政府要强行拆迁肯定要费大力气了。
  到了地方了,是一个泳池的旁边。
  约莫估计那个泳池的大小足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游泳池里的水清澈无比,水光粼粼,加上夜晚的真真微风,真是让人无比的舒适快活。
  而财叔就随意地一身休闲服的打扮,懒洋洋地半倚在在泳池旁的一个躺椅上,然后嘴里还抽着雪茄,一副十分慵懒的姿态。
  王超几个人下了车子,慢慢地向财叔走了过去,然而财叔就这么一直慵懒地坐着,只是稍稍地瞟了王超他们一眼,没有站起来也没有说一句话话,只是抽着嘴里的雪茄一脸享受。
  “你就是财叔?那还真是挺黑的啊这肤色!”
  王超慢慢地走近了财叔才看清财叔到底张什么样子,仔细地观察了一番之后,很认真地发表了这一番评价,一边说,一边点了点头道。
  “大胆!谁给你的胆子,居然用这种语气这样跟财叔讲话,你小子不想活了对不对?”
  王超刚一说完,站在财叔身后的两个保镖就向前走了一步指着王超,瞪着他吼道。
  “哎呀可我讲的不是事实吗,谁都看得出来的啊,财叔的确肤色很黑嘛,你自己没发现吗?”
  “要我说啊,他长得这么财,要是夜里走到大街上的话,根本没人可以看见他吧,要是笑一下,一咧嘴,我靠那肯定都把别人给吓死了,只看得见一排牙齿在外面游荡飘着,不知道还觉得自己见鬼了呢!”
  “牙齿有灵性了,成精了,到大街上跑了!”
  王超嬉皮笑脸地调侃道。
  “妈的你小子想死!”
  王超居然敢这么调侃财叔的肤色,那个保镖更加是怒火中烧了,一个箭步就向王超冲了过去,然后看他的动作趋势估计是想一举将王超给控制住,捉拿下。
  “啧啧啧,我说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脾气大了一点啊,火气也太旺盛了吧,等着,看我想想法子帮你灭火啊!”
  王超神色丝毫不改,稍稍一侧身就闪过了这个保镖向他扑过来的动作,然后闪电般的一出手,一下子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手上微微用力,居然就这么擒着这个人的脖子,让他的整个身体都渐渐悬在半空中,双脚稍稍离地。
  紧接着王超就这么掐着他的脖子没有丝毫停顿地直接走到了游泳池的旁边,将这个人的整个头都浸没到了水里中!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被按进水里的保镖拼命地用力反抗,想要挣扎着从水里抬起头来,然而他一点都抵抗不了王超手上的力气,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一般,王超完完全全地将他控制住了,他拼命地咕噜咕噜,估计喝了不少的水。
  “你他妈立马放手!”
  一个站在财叔身后的另一个十分健硕的保镖看到自己的同伴被王超这么对待,不由得十分愤怒,直接就将自己别在掏出的手枪拿了出来,伸手对着王超怒吼着让他赶紧将他同伴放开。
  “啧啧啧,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南方来的王超这辈子最不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被其他人用手枪对着脑袋威胁!等一下老子好好排查排查,如果你这不是合法持有手枪的话,老子就一枪崩了你!”
  王超转过身静静地看着那个保镖,一脸和煦的笑容,慢慢地说道。
  一直站在王超身边的林欣蕊和吴磊忍不住都暗地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完全不敢现在开口说些什么,因为此时此刻,就是王超默默地跟财叔的一场心理博弈。
  “谁让你拿枪的,拿回去!”
  王超刚说完话,一直慵懒地半躺着什么都没讲的财叔稍稍挥了挥手,发话让手下将枪收回去。
  “好的财叔!”
  那个保镖乖乖地将手里的手枪别回到了腰间。
  王超同样地在那个保镖将枪收回去的时候松开了握着的脖子。
  那个保镖只感觉自己脖子上的力道一松,然后整个身体都滚到了泳池水里,呛了好几口水之后蹬着腿终于在泳池里站了起来,不断地向外干呕着咳嗽着,脖子还觉得一阵发麻。
  “王超?对吧?的确还挺有趣的啊!”
  犬夫财叔不断地看了王超好几圈,紧接着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哈哈哈,我觉得你也挺有趣的,城府挺深的,还很有耐心,不错不错,不过也是啊,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个称号叫北方犬夫呢!”
  被觉得十分有趣的王超一脸轻松地模样,十分自然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