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小女孩的怪病


小说:校花之无敌仙少  作者:公子迁
  事实上,楚枫还真不能算是富二代。
  因为,要算的话,楚枫也得算作是富一代。
  宇文虎他们几个也从纪老三选购了一些玉石,不过他们买的也就是十几万块钱的东西而已,比起楚枫买的三千万,倒是不值一提了。
  纪老三说道:“各位,你们对玉石这么感兴趣,到时候倒是可以去一下滇南的赌石节。我在那边也有一个赌石摊位,各位过去的话,我可以给各位打九折!”
  说着,纪老三掏出几张名片递给了楚枫他们。
  楚枫点点头,说道:“好,到时候我们会光顾你的赌石摊的。”
  纪老三说道:“那明天赌石节见啊!”
  说着,纪老三甚至还将楚枫他们直接送到了门外。
  楚枫则是心念一动,将那块帝王绿翡翠和灵石直接收入到了储物戒里面。
  其他几个人倒是被另外一幕吸引住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楚枫手中的翡翠已经消失不见。
  润玉街的中间位置。
  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子,正站在路中间。
  而她的身边,则是一个看起来脸色蜡黄的小女孩,小女孩仿佛营养不良似的,整个身体也十分的瘦小。
  身前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大概的内容便是,自己的女儿得了怪病,希望有人能帮助她治疗或者提供有效的线索进行治疗,只要起到效果,自己将付出一半家产作为答谢,而且注明这份答谢不低于五千万。
  这个女子看起来脸上带着焦灼而担忧的气息。
  “这个女人是不是病急乱投医啊!看病怎么来到这润玉街上求医了?”
  “呵呵,依我看啊,这正说明这个女人非常聪明!”
  “这是为何?”
  “因为,神医华震义对玉石非常喜爱,有时候会到这润玉街来转转啊!”
  “神医华震义?”
  “我靠!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神医华震义那可是号称国医级别的存在啊!单单是他收的两名弟子,如今都已经是国医级别的了!”
  “难道说他的两名弟子都是给国家高层治病了?!”
  “那还用说!”
  “别扯远了。我看这个女子说不定还真的能遇到华神医!据说华神医可是非常喜欢玉石,而且最近滇南有赌石节,说不定华神医就肯定来啊!”
  很多围观的人,听到这番话,也都是心中一阵暗叹。
  他们甚至都希望华神医能够来到这润玉街,能够一睹这堂堂国医的风采。
  宇文虎他们几个也看到了这一幕,倒是心中生腾出一阵同情心。
  “这位女士,你女儿的病,这是心脉寒热之症,而且已经蔓延至全身,根本就无法根治了啊!”
  一个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的国字脸中年男子停驻在那个小女孩的面前,直接说道。
  听到这个国字脸中年男子的话,那个中年女子顿时脸上一阵惊讶。
  “这位先生,您懂得医道?”
  中年女子满是急切的说道。
  国字脸中年男子点点头,说道:“嗯,我便是一名医生。”
  “这个医生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哦,我想起来了,这个就是神医华震义的徒弟,王文堂!号称圣手的王文堂啊!”
  突然人群中一个一身名贵衣装的男子喊了出来。
  “嗯,那不是玉五爷吗?他竟然也来到这里了啊!”人群中一些认识这个名贵衣装的男子,忍不住惊叹道。
  玉五爷,号称这滇南五王爷。
  据说这滇南有五大枭雄,其中雄踞一方的便是玉五爷。
  王文堂听到有人认出自己,自然心中也是非常的满足。
  毕竟,做医生的,能够被人认出,并且被人称赞,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王文堂看向玉五爷,说道:“你是……”
  玉五爷笑着说道:“哈哈,王圣手,我姓玉,排行老五,人称玉五。去年的时候,我腿部有些不适,便找王圣手帮忙诊治的,王圣手果然是妙手回春啊!”
  王文堂笑着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这滇南的玉五爷啊!”
  这玉五爷的名号也是非常响亮的,在场的许多人都是眼神里面露出敬畏的神色。
  同时,更多人也看向了王文堂。
  毕竟,玉五爷可是亲口说了,眼前的这个便是神医华震义的弟子,叫做王文堂!
  这可也是国医级别的存在啊!
  那个中年女子听到之后,更是一阵激动不已,赶紧说道:“王神医,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的女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帮帮我一定要只好我女儿的病症啊!”
  “哪怕是我拿出我所有的家产,只要能换回我女儿的健康都无所谓的!”
  甚至,说着说着,这个女子便直接给王文堂跪了下去。
  王文堂连忙说道:“这位女士,你不要如此……”
  就在此时中年女子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却是身体一阵摇晃,一个歪斜就要倒在地上。
  倒是这个中年女子正好看到女儿体力似乎不支的样子,所以,她赶紧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灵儿,灵儿,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中年女子顿时着急的呼喊起来。
  转而,她慌乱之中看向了王文堂。
  “王神医,请你救救我的女儿吧!”
  王文堂脸上也是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说道:“这位女士,刚才我说过你女儿是心脉寒热之症,根本就无法根治。”
  “此时她便是寒热之症发作,绞痛昏过去的。我倒是也能让她苏醒过来,而且以后会减缓她昏迷的次数,不过却是会令她本身的神经受损……”
  王文堂侃侃而谈的说道。
  此时周围的所有人都非常安静,仿佛都在听着他的描述。
  玉五爷说道:“王神医,果然厉害!任何病症到你的手里,都是有针对办法!”
  中年女子听到王文堂的话,心中却是有些犹豫。
  毕竟,以损伤女儿神经的代价,换来让女儿减少昏迷,值得吗?
  可是,随着自己女儿病情越来越重,如今昏迷的周期也是越来越短了啊!而且昏迷过去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了!
  中年女子脸上的无助的神色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