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 宁完我的机会


小说:崇祯聊天群  作者:叫天
  崇祯皇帝的这番话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只要新军表现出色,那么就将扩军。显而易见,如果新军扩军,那么他们这些老兵都将受益。
  第二,如果新军表现不好,那么对不起了,朝廷钱粮不足,只能优先提供给打胜仗的军队,比如登莱巡抚的军队。
  崇祯皇帝就给了新军两个选择,你们是要让朕失望,还是让朕为你们自豪?从始至终,他都在强调这支新军的荣誉:皇帝亲手组建,皇帝亲自过问,皇帝经常过来看望,他们代表着皇帝。
  新军中的每个将士,只要把这些事情说出去,都会让别人为之羡慕,这就是新军一开始就有了的荣誉。如果不是新军将士,自然没有这些荣誉。
  崇祯皇帝用实际行动,在培养新军的这支荣誉,更是要告诉他们,最大的荣誉,最能让皇帝有脸面的事情,是他们要打胜仗。不要说建虏兵力抽空时候打胜仗,更是要和建虏主力硬对硬也能赢!这等于是给新军确立了一个目标,要他们比别的军队做得更好,要做就做大明最强军!
  是人,特别还是男人,更不要说是男人中的男人,在崇祯皇帝一说完之后,曹变蛟便忍不住了,大声回应道:“能!”
  建虏而已,老子怕个球!
  其他军卒也纷纷大喊出声,用一个字高声回应皇帝:“能!”
  新军总教习茅元仪适时站了出来,大声地说道:“本官在训练中,要是发现谁有拖新军后退,辜负圣恩的,就第一时间会把他踢出新军,从哪来的滚回那里去!新军,是陛下的新军,是要当大明最强军的,不要孬种,不要累赘!”
  这一刻,新军将士,每个人都昂首挺胸,把他们的精气神尽量表现出来。好不容易进了新军,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待遇,好不容易能入皇帝的眼,出去就是代表皇帝的脸面,谁又甘心失去这一切!
  崇祯皇帝在点将台上看着底下的新军将士,用心观察后,感觉还是满意的。军队的荣誉感,并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强调,直到他们把大明陆军第一师的这个番号刻在他们的骨子里,那时候就算是成了!
  想到这里,他还特意看了看点将台前旗杆上迎风飘扬的国旗。如今每天早上都有升旗仪式,在慢慢地刻到新军士卒的骨子里。也差不多,该让新军的大明陆军第一师的旗帜升起来了。毕竟时间不等人,一个月的新军熟悉期应该差不多,接下来该选拔军官,正式开始组建新军了。
  有了这个想法,崇祯皇帝摆驾回宫时,就准备召集茅元仪、祖大寿、满桂等人着手这事。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才回宫,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就匆匆前来求见,说有急事奏报。
  崇祯皇帝一听急事,自然就优先处理了,第一时间把刘兴祚召到武英殿觐见。
  “陛下,那汉奸宁玩我说有重要情报要说,只是前提是要陛下赦免他的通虏罪行!”刘兴祚在见礼之后,就稍微有点羞愧地禀告道。
  他见皇帝听了眉头一皱,便连忙补充道:“他从吴二狗等人那听到了通虏罪行的下场,因此咬紧牙关,任凭拷打都没有开口,说只要陛下赦免他,他愿意将功赎罪,为大明做任何事情,也会提供非常重要的情报出来。”
  顿了顿,他追加了自己的意见道:“这个宁玩我在建虏那边受奴酋赏识,确实应该知道不少东西。末将觉得事关重大,因此不敢擅自做主,请陛下示下,是不是该加大刑罚,撬开他的嘴巴?”
  如果普通用下刑罚就能撬开宁完我的嘴巴,相信刘兴祚也不会特意为此来禀报了。很大可能是再用刑,就很可能会搞死他,没有把握拿到情报,所以才不得不来请示。
  崇祯皇帝自然也明白这个意思,皱着眉头想了想,便吩咐刘兴祚,他要亲自见上一见。
  没多久,刘兴祚便把宁完我带到了偏殿。崇祯皇帝过去一看,顿时稍微吓了一跳。这宁完我已经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鼻子被割掉了,耳朵也少了一只,右半边脸肿得像充了气一般。右手的手指包着布,不过血迹明显,很显然也是受伤严重。
  锦衣卫这手段,似乎太凶残了点!至少东厂当初审讯韩掌柜时,从表面可是看不出痕迹。
  崇祯皇帝想着,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这人是个大汉奸,直接间接死他手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受了这么一份罪,倒也能解解气,不至于要赦免他而堵得慌。
  但一边的刘兴祚猜出皇帝心中的想法,连忙奏道:“陛下,吴二狗下手狠了点,末将前去接手时已破相了。”
  他原本估摸着皇帝有可能放宁完我回去当内应,不过如今搞成这个样子,肯定是回不去了,坏了事,这个得解释下。
  崇祯皇帝一听,想起吴二狗对建虏的仇恨,以他混黑道的手段,这事做出来很正常。于是,他也不纠结这点了,看着宁完我问道:“朕可以赦免你,不过别让朕失望!”
  “陛下开恩,陛下饶命啊,奴才也是迫不得已,陛下……”宁完我开口求饶,似乎牛头不对马嘴,而且嘴巴漏风,好像牙齿被打掉几颗,说话也不是很清楚。
  刘兴祚有点尴尬,向皇帝奏道:“他的耳朵也被吴二狗搞聋了一只,现在听力有影响,听不大清了。”
  解释了之后,他凑到宁完我的耳边,大声转达了皇帝的话。
  宁完我脸上肿成那样,基本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了,不过崇祯皇帝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强烈的求生意志。
  “陛下,罪人和原永平兵备道白养粹一起进关,在天津分开。罪人来京师,他去了江南。”宁完我在皇帝面前不敢再谈条件,知道要惹怒了皇帝,就真的没有一丝生还机会的,因此,自觉就招供了。
  崇祯皇帝一听是原永平官员,顿时怒气就上涌。要不是他们无能,还投靠了建虏,永平的惨案也不会发生。这人,定杀不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