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小说:梦想为王  作者:中秋月明
  职场,或者说当代社会,最重要的能力是表达能力。
  节奏太快的时代,没有那么多耐心让伯乐来发现千里马,话少嘴笨只会埋头做事的人往往没什么好下场,不会说场面话、也不会来事儿,没法掌控谈话场面,这些都是不具备表达能力的负面典型。
  江州地区把白浩南曾经浪翻天的这种家伙有个很形象的称呼,哄逼犯。
  就是形容这种狗东西就是靠哄女人一次次成功上床的。
  所以白浩南的表达能力一直都不俗,从情场转变到职场,应该就是陈素芬吃他豆腐,公开在医科大健身中心给专家学者们讲授足球训练计划那次,之后在传销组织得到高强度锤炼,健身俱乐部开始筑基小成,到足球龙毗弘扬佛法的时候就算是深造了,至于缅北的那几年,纯粹是在打磨气质,高居上位的那种居高临下气质的分寸掌握,就得在那样极端的条件下最终成型。
  表达能力这东西其实就是当众讲话,刚开始谁都会有点怯场,但这绝对是个可以练习的事情,只不过能把表达能力有了,肚子里也要有真材实料结合起来,才算是成功。
  空有一张天花乱坠的嘴皮子,不能一夜七次郎,那叫骗人。
  社会我南哥从来没这种问题,当老宁对他示意下以后,点点头面向目光各异的年轻大学生时候,张嘴就来“不用给大家做自我介绍了,应该都认得我,最近关于我的好话坏话都是一箩筐,最大的说法恐怕就是我仗着是个足球书记,足球委员,厚颜无耻的在联赛中获得了十一连胜,其中有一场胜利就是在这里,跟你们对阵取得的,这其中有没有猫腻你们最清楚,我说这就是一群王八蛋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不愿意承认我带队获得了胜利,酸溜溜的跟个长舌妇人一样扯这些八卦,我特么从来都不在乎因为足球比赛终究是要用胜利来说话的老子就是连胜了”
  看吧,白浩南在公开讲话的时候喜欢骂脏话,这个习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陈当年打骂他的时候养成的。
  总之他后来面对新兵营时候就一直这样讲话了。
  老宁没有近距离体验过他的训练课,有点新奇,他也爱骂,周波都被他骂过,可没白浩南这么喜欢说脏话。
  可必须承认,白浩南这种训话的风格能够马上提振情绪,球员们不管是惫懒、不屑、热烈还是好奇,这会儿都会聚精会神的看着。
  一切一切的沟通表达,都要建立在对方专注倾听基础上,面对一个老是心不在焉走神的交流对象,说出朵花来也没什么用。
  所以相比上回在大学生青年干部会议上的讲话,那前半段所谓点名讽刺之类的花招都是为了吸引学生干部们的注意力,现在用骂脏话的方式简单直接明了,还很容易拉近距离
  当然面对国家领导人的那种分组讨论会上就不用这些花招了,那场面下人人都是天然绷紧的。
  白浩南肯定不知道二战史上有个著名的巴顿将军,那位也是很擅长用骂脏话来公开演讲动员的,而且是把这种风格带到了国家国际的层面,脏话连篇的风格能最大限度上调动文化水平不高的普通军人士气。
  就像白浩南在缅北那些小兵,文化层次不算高的职业运动员也一样。
  哪怕是大学生球员,也能感觉亲近。
  更容易感染人的还有肢体语言,挥舞双手的白浩南甚至有种讨打的炫耀“十一连胜是什么意思33个积分,赛程刚刚打过三分之一,33分就是联赛常规意义上的绝对保级分数线,江州俱乐部今年已经绝对保级,剩下十九轮联赛,都可以浪,所有替补球员、预备队员能上的都可以上去锻炼体验,如果全队还有更高的想法,那就是一起朝着超级联赛努力升级这就是我的俱乐部拥有一切可能性的俱乐部”
  哪怕处在联赛对手的状况下,这些大学生球员的眼中难免流露出点羡慕
  他们迄今才12个积分,排名倒数第五,和最后一名的差距也不过是四分。
  且不说进入甲级联赛已经五六年时间,师兄都换了好几拨,从来没有过冲超的实力水准,保级危险已经屡见不鲜,全队甚至都有点习以为常了,说不定心里真有点反正有关方面都会帮我们兜底的依赖心呢。
  这就是白浩南最熟悉的专业队心态。
  没有奖项、没有辉煌这些精神鼓舞,也没有高额赢球奖、丰厚待遇的物资奖励,更没有背水一战的绝路,甚至连不打球了,拿着这所名牌大学的毕业证也能找个不高不低的工作。
  这样的队伍,还靠什么去鼓舞战斗
  而且还是足球队。
  假若是羽毛球、乒乓球这些项目的专业运动员,就像白浩南讲过的,哪怕是个省队运动员,也能展现出绝对高人一等的专业实力,拿不了世界冠军,拿国内、省级、市级各个级别的荣誉刺激下。
  足球能有什么,这种职业队在整个职业体系都被打得没了多少心气儿。
  也就在大运会打打非职业队可以出口气。
  上次在联赛遇见,白浩南就觉得这支队伍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斗志,没有鼓舞他们前进的东西存在。
  老宁有点抽眼角,换个人肯定真不敢在他面前这么对他的球队说这种话,有点打脸,更有点嚣张,可就像天龙老和尚被白浩南带着去见识了夜场一样,老教头更多是聚精会神的近距离观察白浩南表达。
  这孙子的表达能力太强,太特么有煽动力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到韩国去打一圈,十五天时间,之前集训一个半月,也就是前后合计离开两个月时间,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体验跟成队的非洲黑人、欧洲青年军、南美未来之星过过招,也许这个时间段你们会丢掉自己的主力位置,但也许你们会对足球有完全不一样的认识,还记得我手里那批大学生球员么当初在大运会第一次遇见你们的时候,如果不是宁指病重影响了你们的战斗力,他们是不太可能战胜你们的,但现在呢,半年的时间,你们自己拍着胸口问问自己,哪怕我下掉那几个外援,你们还有信心绝对能打爆他们么”
  这么一比,十一连胜的球队,和当初那个战战兢兢的纯大学生队伍区别还是很大的。
  经过职业联赛洗礼了半年,老董他们这些家伙从精气神上,已经有种不把甲级联赛其他队伍奉若神明的自信了。
  这种用胜利和不间断战斗积累起来的自信,对于状态发挥影响太大了。
  眼前的球员们却恰好是负面影响,艰难蹒跚的成绩,平淡无奇无欲无求的半职业生涯,单靠对足球的热爱,对职业比赛的新鲜,根本没法在这样的圈养模式下亢奋一整个赛季。
  白浩南不会长篇大论,撩拨起来情绪以后快速收尾“非常感谢宁指给我这个机会,允许我到一支同级别联赛的队伍里面邀请球员去参与毫不相关的国际赛事,他这么做,对他自己有好处吗对俱乐部有好处吗只可能对那些想丰富自己人生经历的家伙有好处,他这才是像个父亲一样,只希望你们能够有更多成长的机会,更多可能的未来而不是浑浑噩噩的踢几年球,然后回头只能跟人吹牛逼,呃,知道平京大学职业队不,我在那踢过球万一别人给你回一句,我只看超级联赛,或者我不看国内比赛,你是不是有点尴尬”
  大学生球员们表情真的有点尴尬,好像终于有人敢直言不讳的当面提出来甲级队其实在职业圈真的不算什么,更不用说中国足球整体都算个屁。
  偏偏老宁和白浩南都有长长的顶级联赛经历,这么说话,大学生球员们一点辩驳的力度都没。
  更主要还是在于白浩南这几句话,仿佛点燃了点东西,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往往会产生“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冲动
  谁特么年轻时候没有建功立业的豪情
  都已经打到职业联赛了,还这样半红不黑的混着
  这时候的脏话简直就是撩拨。
  白浩南给李琳示意“我的电话号码,明天晚上12点以前,你们任何人都可以给我打电话说想来,然后告诉我你准备怎么打,我最后给宁老提出我要的名单,五个人,我可能在这里只能带走五个人,但不排除为特别好的位置破例,以宁指对你们的感情,不用担心这个电话会让你们穿小鞋,谢谢大家”
  彤彤都赶紧在李琳那分了些名片,机灵的从另一头开始挨个分发名片,还对每位接了名片的球员都说谢谢。
  这么好看的姑娘,大学生们也就不用当面摔掉名片表忠心了。
  当然宁老笑着过去给白浩南肩头轻拍一巴掌,然后并肩顺着球场边开始低声说话交流走圈的样子,也让所有球员没有顾虑。
  两位姑娘肯定意识不到这是个多么奇特的场景,如果牵牛来看见就会感叹了。
  当年白浩南和他,不也是这样把桂西那支冲乙级队的年轻人们带走寻找出路么,结果老仲是怎么对待的
  再看看老宁是什么格局和心胸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老宁是国内最顶尖的那一拨老教练,老仲却屁都不是吧。
  做事也就是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