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人生处处讲分寸,适可而止是真理


小说:梦想为王  作者:中秋月明
  事实证明,如果不是白浩南提前预备这么一丁点,少了一丁点保护,事态结果说不定就是另一面。。。
  职业运动员的身体条件还是好,老董和泥鳅、凯子他们几个简直是拼死把那些被打砸的球‘迷’拉拽进来,然后使劲拉上看台通道口的铁闸‘门’。
  格栅伸缩的闸‘门’外,哪怕有四路钢管排列出的分流通道,还是阻挡不了成群结队的主场球‘迷’冲击。
  凯子扯下自己的皮带从内侧拴住闸‘门’,然后几人抓了不锈钢垃圾桶之类东西,谁想把手从闸‘门’缝隙伸进来解皮带就砸手。
  才勉强把冲击者全都挡在外面。
  仅仅能供七八个人挤进来的通道口,就像天然峡谷口一样阻挡住了外面千军万马,再多人也没法进来会不开啊。
  幸亏这些主场球‘迷’手里没什么家伙,也幸亏这体育场周围起码都没有什么可利用的砖头石块棍‘棒’钢筋之类。
  可就是这样,外面疯狂冲击的人群还是硬生生的把那铁闸‘门’都撞变了形!
  反复像撞‘门’锤一样狂喊着一群人冲进来用身体撞击!
  然后再换一拨人又撞!
  这时候发泄情绪已经变成暴力游戏了。
  还好钢管分流通道也起到一定的阻拦作用,碗口粗深埋地下的钢管也没法被利用。
  直到后面警笛长鸣的特勤车辆、成队的警察抵达时候,球‘迷’终于一哄而散,留下的只是满地‘鸡’‘毛’。
  停在附近的车辆玻璃基本都被砸碎了,哪怕这些车辆应该都是本地球‘迷’的!
  可在那种群情‘激’昂的时候,就是想砸点什么,就是要发泄生事!
  嗯,可以想象这些情绪得到彻底发泄的球‘迷’这一周估计回家会特别安生,特别是他们从各种媒体上得知已经酿成什么后果以后,巴不得隐姓埋名不想让人知道他们去现场看过球。
  二十多名客队球‘迷’不同程度的皮外伤,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用媒体记者拍摄,都已经传遍朋友圈和各种>江州球‘迷’协会那边已经怒了,发誓要等到这支队伍抵达江州的时候,狠狠的给点color瞧瞧!
  可忙前忙后擦屁股的还得是刘‘浪’,三部大巴车被砸了玻璃,贴着客队足球俱乐部字样的球员大巴更是被砸得千疮百孔,差点给掀翻!
  连夜安排所有客队球‘迷’护送到火车站、机场,整整一个通宵到第二天中午,才算是基本完成,跟着刘‘浪’的前导组员工都累得要昏死过去,以往更多像个文人的刘‘浪’却一直顶在最前头,让所有客队球‘迷’随时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可能这一遭之后,俱乐部总经理终于深切体会到热血是什么样的一把双刃剑了,曾几何时他也是使劲鼓动大家‘激’情奋战的笔杆子呀,现在知道这种鼓动需要掌握好什么分寸了。
  有人抱怨这档子事情的时候,有人总会从中汲取到什么新的感悟,并且成长。
  白浩南不感悟,丢下刘‘浪’这组人,全体球员教练组连夜返回平京,因为接下来的客场在更东北地区,陈素芬在那边等着会合,现在全队直接入住平京大学生队主场附近的酒店,球员就地放假休息两天,在平京购物游览都可,但晚上必须返回酒店集中。
  刚刚经历了惊魂一夜的职业球员们可能还是觉得大家在一起比较安全,连去爬长城都特么七八个人一组。
  这时候冀北赛场发生的事情,才‘波’涛汹涌的开始在整个网络上传播。
  不管江州俱乐部有没有提出投诉,足管部‘门’已经直接停了冀北赛区接下来的主场资格,要求双方俱乐部立刻前往平京足管部‘门’总部解释事情经过,并且配合一切事件调查,听候处理。
  有些网络媒体掂量了下,可能出于蹭热点的心态,提着胆子把白浩南在客队更衣室那部分关于不欢迎客场球‘迷’的言论给发布出来了,网上顿时一片哄然。
  有通讯稿,有视频也有图文并茂的,难得看见白浩南没穿西装靠在桌边侃侃而谈。
  很多人下意识的反感他居然有种抛弃客场球‘迷’的意思,人家千里迢迢这么远过来支持球队,居然轻描淡写躲在更衣间说风凉话?
  可更多人却认为这教练没说错啊,每场比赛肯定是以当地主场球‘迷’为主,本来就是主场球‘迷’的派对狂欢,为什么非要去给人添堵,非要在别人嗓子眼上放根刺?
  这是个真正有脑子的教练。
  特别是很多不看足球的人,还热烈拥护白浩南这种在球‘迷’看来有点匪夷所思的言论,反而占了上风。
  发现这种言论放出来也没什么危险,其他媒体也陆续跟上蹭热点,开始陆续披‘露’整个比赛过程中白浩南的提前反应,从本队连进两球就把进球主力换下来,接着建议安排客场球‘迷’提前退场,又要求全队打法改趋保守。
  越来越多的细节,有些自媒体、公众号已经开始吹捧白浩南有先见之明,有临场判断了。
  这场比赛白浩南还真没什么可以黑的地方,哪怕还有些言论在锲而不舍的谈论他那些生活作风上的八卦,还在嘲讽乔莹娜不知廉耻的荒诞,却很容易让人觉得厌恶,毫无新意的翻来覆去都谈论这个,哪比得上正面层出不穷的消息?
  无形中这些反面言论反而烘托出了关于白浩南的消息。
  有时候出格一点的言论还真是比四平八稳传得快,刘‘浪’在‘精’疲力竭的情况下还要赶到平京去接受调查,路上依旧写了篇详细解释白浩南这种思路的文章,让白华加紧传播。
  这次就更清晰的提出,球‘迷’还是应该固守主场,善待客场球‘迷’,但尽量不要去孤身挑衅主场球‘迷’,这是一种对主场球‘迷’的起码尊重,别嚷嚷着我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却穿着客场球衣走进上千人的主队看台里,这种通常都会被主场安保要求离场或者脱掉衣服的行为,其实是在保护客队球‘迷’,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赛场看台那就是绿茵战场的延伸,起码在体育场这个比赛时间内,这里是允许拥有巨大情绪攻击的。
  这就像允许拳台上的拳手拼命厮杀甚至危及生命一样。
  体育运动中天然的对抗‘性’在这个限定的时间和场地内,是允许和平时的社会规则有所区别的。
  所以白浩南这种言论正是为了保护球‘迷’。
  没有批评,但隐隐的指出客场球‘迷’确实是给俱乐部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困扰,这是个需要相互理解和协调的事情。
  刘‘浪’甚至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当满头是血的俱乐部球‘迷’质问我为什么没有给他们提供足够安保力量的时候,我也很苦恼,我们整个俱乐部的控制力,仅限于宗明足球场和训练中心,仅限于江州市各部‘门’机关能够给予我们全力协助的区域,我们不可能要求外地俱乐部或者场地方甚至警察机关按照我们的标准跟计划去行动实施,这是个成年人应该清楚的基本生活常识。”
  “同样,换位思考下,我们的球‘迷’作为主场,我听见有些人还在鼓动等冀北球队来到我们的主场时候要报复,这除了让能够给我们带来欢乐的主场‘蒙’羞被取消,还有什么哪怕一星半点的好处?一个热爱我们俱乐部的球‘迷’,应该是在球场上竭尽所能的去呐喊助威,难道我们球员也要通过去对对手拳打脚踢获取胜利?文明看球,展现出我们江州球‘迷’的高素质风采,才是我们狗协的宗旨!”
  球‘迷’协会里面闹腾得比较厉害,大部分人还是理智的赞成,但总有些心态暴烈的人巴不得搞事,刘‘浪’只能提醒白华和宋总监提前开始商议,如何加强主场安保调控。
  有了这些日趋成熟的伙伴,白浩南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球场上,他带着教练组和大学生球员们去到老宁的队伍做拜访‘交’流。
  其实连夜赶过来的他时间排得非常满,这一周李琳和彤彤都在平京,已经把相关各种广告代言的拍摄制作计划做到了极致,也就是给出两天的时间来集中拍摄。
  毕竟都不是什么大牌广告代言,很多都是只需要拿着产品做个样子拍张照,喊两句广告语就行。
  五万十万的广告客户也没那么多要求,白浩南匆忙的看看李琳准备好的紧凑日程表,点点头跳下车去。
  这次就没什么多说了,以吉敏、老董和曼巴为中轴线,其他吉敏大学生球员一起,搭配平京大学生队这边的十多名球员打对抗赛,平京的球员每次上三五个,参与到这条中轴线上配合,外籍教练有简短的战术要求和阵型指令,每次也就打个十来分钟换下一组,除了中轴线的三人,其他弹头他们也经常轮换。
  白浩南不参与这种对抗‘性’测试,一直站在场边和老宁‘交’流。
  他没有公开提到哪些人给他打过电话,现在只要愿意轮换上去试试看的,都能到这个组合里面去尝试自己能不能适应打法,最大程度的照顾了所有球员落选以后的心态,毕竟实际上要选择的五人,早就在他和老宁的心头了。
  老宁显然现在觉得白浩南做什么都是好的,乐呵呵的都懒得表扬他这种心理抚慰,绝口不提前两天发生的球场事件,只关注教练组的一举一动,恨不得凑过去听那种,不过他不会英语:“我觉得你整个架构里面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外籍教练,你才是全面采用外籍青训教练的国内头一份,一共用了多少人?”
  白浩南不讳言:“现在一百二十多人了,每年各种费用加起来差不多一个亿,如果不是上百家加盟培训营分摊,我根本承受不住。”
  老宁冷哼了声:“可有人宁愿拿这几个亿去养一个外籍球星,还是过气的那种。”
  白浩南笑:“有人说中国足球如果想要强大,一是制定长远规划并坚定执行,二就是要尽可能把球员送出国去留学,我说前一条还行,但国内很难做到,后一条就是扯淡,看看健力宝留学回来几天不就被搞成一样了,后来欧洲留学的还少了?一切的一切还是要建立在我们自己有大量的基数上,我一直反对搞尖子培训,因为天晓得耗费巨资搞出来的那点尖子能不能成才,与其说每人几十万美元的送出国去培训,不如把教练请过来大面积培养,老子就不信,十年下来还出不了几十万的足球人口!”
  老宁好像又有了意气风发的少年狂:“好好好!我一定要看着你折腾出来的样子!”
  李琳像个忍者似的,戴个大大的太阳帽、墨镜还有胳膊上都有防晒的冰丝袖套,悄无声息的晃到白浩南身后小声:“摄制组等着了……”
  老宁那边的手机响起来,嗤笑下:“看来是知道你来我这里了,喂?老包啊……”
  白浩南听说过这位,足管部‘门’的主要领导之一。
  之前老宁介绍见过面,但没有正式‘交’流过。
  终究还是要碰头了?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