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欧耶


小说:女帝家的小白脸  作者:袖里箭
  警察来的很快,M87部门的人来的更快。
  “任先生。”来人面色不好看。
  “呐,这事怪不得我,我这人是狗脾气,谁惹我我和谁急。这位,还活着已经算是不错了。”任八千摊手。
  说着话,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呦!呦!呦!”任八千跟在唱嘻哈似的,一边走一边在那呦呦呦,嘴里直抽冷气。
  疼啊。这枪好像打到骨头了。
  他可从来都不是那种硬汉型,中了枪伤也能装作没事的。
  他有点大病小灾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更不用说现在是受枪伤了。
  来人这才注意到任八千身上竟然带的枪伤。
  “你打自己干嘛?”女帝看任八千疼的这样,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自己。
  任八千一脸的无语,也懒得解释。
  随后才是警察到来,不过有M87部门的人交涉,倒是没把任八千怎么样。
  等M87部门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后,也是哭笑不得。
  就是这么一点小事,惹出这么一场骚动。
  好在没出什么大事。
  那个医生没死,就是受了些惊吓,算是给她涨个教训了。对于这种医生,他们也不喜欢。谁都不希望自己生病的时候遇到的医生是这样的。
  任八千倒是觉得自己挺亏的,给女帝看个牙,别人没事,自己挨了一枪。
  等任八千到附近医院将子弹取出来包扎好,M87部门已经给女帝找好了牙医。
  不但给找了牙医,就连杨森都亲自赶过来,还有好几个实验室的人。
  他们对于女帝的一些数据也很感兴趣。
  平时没机会,可这样的机会他们绝不会错过。
  哪怕女帝掉根头发,对于他们都很有价值,更不用说牙齿了,还有唾液,血液,运气好这一次都能得到。
  不过当着任八千的面他们可不会这么说,而是说协助牙医的。
  毕竟女帝身份特殊,情况也特殊,怕出现什么问题,也比较方便解决。
  这次看牙就没什么意外了,一个老医生给女帝看了之后,很轻松的笑道:“是长智齿了,一般在16到25岁之间长出来,不过超过这个岁数的也有,没什么事情。不过有一颗是阻生智齿,被其他牙阻挡了生长位置,引发了一些炎症,建议拔掉。”
  “不行!”女帝连想都不想,就断然拒绝。
  凤眼圆睁,谁敢拔她的牙,她就砍谁的脑袋。
  “怕是你短时间内都吃不了糖了。”任八千在一边慢悠悠说道。
  女帝:……
  她最讨厌任八千的这句话。
  “最好听医生的,智齿没什么用,而且长歪了会对其他的牙有影响。别的不说,想想那些大白兔……它们还在等你。”任八千拉住她的手轻声说道。
  “她的其他牙没什么问题吧?”任八千问了一嘴,毕竟女帝那么爱吃甜食,他还真怕哪一天女帝会得龋齿。
  别看女帝的实力这么强,身体就连刀尖都难伤,可细菌病毒这些东西可不好说。
  “她其他的牙齿一点问题都没有。”那医生说道。
  任八千这才放下心来。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拔掉,然后该吃什么吃什么,或者不拔,就得忍者疼了,而且甜食也不能吃了,太冷太热的东西恐怕也不能吃,疼一时和一直疼的选择。”任八千在女帝身边说道。
  女帝表情纠结万分,好半天才忍痛微微点头,点头幅度极小,若是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准备帮她拔了吧。”任见她表情,决定打铁趁热。
  对于拔智齿这事,他是没什么心理负担,再怎么样也总比女帝这两天情绪低落吃什么都不开心要好一些。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女帝已经点头了,可这牙到底能不能拔下来……
  “紫霄,她是给你看病的,如果哪里冲撞到你,千万别拍死了。”任八千贴近女帝耳朵小声说道,他可怕女帝一不小心把这老太太给拍死了。
  任八千说话时,气息喷在女帝的耳朵里,让她耳朵有些痒。
  不过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拔牙这件事,也顾不得其他了。
  对于她来说,拔牙可能比起大夏和云国一起进攻大耀都让她觉得严重。
  “你们出去。”女帝半响才说道。
  “你们出去。”任八千对杨森等人说道。
  “他们是助手,防止有什么事情的。”杨森指指另外两人道。
  “也得出去。”任八千毫不留情面。
  “还有你。”女帝手指头在任八千腰上戳了一下,他半边身子都麻了。
  女帝可不想让自己拔牙时候的样子被人看到。
  任八千也出去后,门就在里面关上。
  女帝躺在房间内的床上,灯光打在脸上让她有些不适应。
  “放松,只是拔一颗牙而已。”老太太笑道。她只知道面前这人身份特殊,不然也不会找到自己。
  不过再特殊,该拔牙还是要拔的。
  以她从业四十多年的经验,这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件事,几分钟就能解决。
  然而第一步她就遇到了麻烦。
  “这是什么?”女帝看着她拿来的针管问道。
  “是麻药,打上后一会儿就不疼了。”
  老牙医抱着轻松的心情将针头扎在女帝的牙床上,用力……继续用力……头上汗都快冒出来了,让她瞠目结舌的是针头根本扎不进去。
  “咔”一声轻微的折断,老太太手一抖,断掉的针管直接朝着下面扎了下去。
  “完了。”老牙医心中一惊,这种力气扎下去,怕是牙床都要扎穿了。
  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这一下扎下去,仍然连女帝口中表皮都没刺破。
  女帝眼睛眯起来,双眉上挑,浑身杀气四溢,强忍着出手把这人拍死的冲动。
  单单她这么用力在自己嘴中扎一下,就应该拍死了,哪怕是根本伤不到自己。
  “抱歉,针头断了。”老牙医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没等她用镊子将女帝口中半截针头拿出来,女帝直接吐了出来,然后扎入上方的屋顶。
  接下来老牙医想尽了办法,都没法给女帝打上麻药。
  女帝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这样张着嘴任人摆弄牙齿,对于她来说是一件非常让她羞恼的事情,有损她帝王的威严。而且对方还弄了这么半天。
  老牙医脸色古怪,面前这个女孩儿是什么人?这牙床连针头都扎不进去,仿佛钢铁一样,这真的是人么?
  她都怀疑拔牙是否能拔下来了。
  她被吓到了。
  “我试试不用麻药是否能给你拔下来?”牙医过了半天才小心谨慎问道。
  她觉得自己好像接触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面前这个哪里是人,根本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怪兽。
  “算了,你告诉朕位置,朕自己来。”女帝从床上坐起,这会儿她也想明白了,这人恐怕是没法给自己拔牙,她的力气太小,如同蝼蚁一般。
  牙医表情更古怪了,病人来了她这里,结果她没办法,还得病人自己给自己拔牙,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她这名声算是可以扫地了。
  不过她还真拔不了这牙。
  她现在反倒希望对方能给自己拔,别让她动手了,她有些不敢了。
  随后女帝在牙医的指点下,将手指伸进去找到刚刚冒牙的那一颗智齿,手指在牙床处用力一捏,生生将那颗牙拔了出来。
  简单粗暴,但代价也是惨重,那一块的牙床几乎都被她捏爆了,口中都是鲜血。
  不过她倒是没在意,反而打量了下手中的那颗智齿,然后扔进嘴里吞了下去。
  这可是她身上最坚固的部分之一,怎么可能随手扔掉。
  那个牙医在旁边看着女帝的一系列动作,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空手将自己口中只露出一个头的牙齿拔出来,这是怎么做到的?
  哪怕是她,也需要将那颗牙和牙龈分离,撬松后拔出来才行。
  任八千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就站在门前,看到女帝从门后走出。
  “怎么样,拔出来了么?”这是任八千最担心的,他总觉得女帝的牙不是那么好拔的,不过没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也只能试一试了。
  “走吧。”女帝说道,口中的鲜血将她口腔染的更红,心情也有些低落,她很心疼自己的那颗牙。
  “怎么这么多血?”任八千一惊道,口气也有些不善起来。
  身上杀气四溢。
  在异界杀了这么多人,他身上的杀气虽然不像女帝和古族一些战士身上那么重,但比起地球上的大部分人可重多了。
  房间外气氛一下就凝固下来。
  “无事,她拔不下来,朕自己拔的。”女帝淡淡解释一句,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她还在心疼自己那颗牙。
  “哦。”任八千身上的杀气也消散掉,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的跟在女帝身后。
  等他走后,杨森才松口气。
  方才他还真怕出什么事情。
  随后一行人匆忙进到房间中询问情况。
  当知道对方的牙齿用针都扎不透,最后对方自己用手将那颗智齿捏出来后,众人也有些惊讶。
  这样的身体,实在太强大了。
  女帝的速度和力量在那,他们一直直到女帝的肉体强度很大,但此时才发现竟然比自己想的还要强大的多。
  众人都是精神振奋,对方的身体强度,也代表着地球人在经过修炼能够达到这种地步。
  然而他们所想要得到的牙齿和鲜血,则是完全没有。
  无论是牙齿还是鲜血,都被女帝吞掉了,一点都没有遗留。
  ……
  “朕要吃雪糕。”女帝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陛下你的嘴里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是在地球的第三天。
  “没事了,拿雪糕来,要巧乐兹啊。”女帝提醒道。
  片刻后,女帝手上拿着一根雪糕,几口就进了肚子。
  “多拿几根!”
  “再来一个!”
  “还要!”
  任八千:……
  茶几上都摆着一排雪糕棍了。
  你这是想要把这几天没吃的甜食都补回来么?
  不过他也终于能够确认了,女帝确实没事了。
  当天傍晚,任八千回到大耀,又开始了任八千熬棉花糖,其他人往树上挂糖果,女帝拿着一把加长的剪子目光炯炯有神的站在树下剪糖果的日子了。
  又一周后的清晨,一行人护卫着女帝的銮驾出了岚城,直奔南方。
  除了女帝,任八千,众多护卫,还有四十多个学府的学生,以及少数各部的官员,浩浩荡荡足有四五百人。
  这次虽然是解决南方的事情,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做。
  女帝出巡,一路上见到的行人都停下站在道路两边用目光相迎,目光中没太多敬畏,而是透着尊敬。
  唯一让他们遗憾的是,没能见到陛下的真颜。
  而此时在众人所瞩目的銮驾内,任八千和女帝相对而坐,青鸢和红鸾二人都站在女帝身后。
  任八千看着女帝手中的两张牌一脸深思,看看三人的表情,继续沉思,半响才从女帝手中抽出一张牌,随后笑了起来。
  将手中的一对Q放到地上。
  “陛下,你又输了。”任八千挑眉道。
  女帝瞪眼,扬眉,一脸的面色不善。
  “陛下,请闭上眼睛……”任八千露出笑容,接下来就是福利时间了。
  和女帝玩了一天抽乌龟,先抽一张牌当鬼,这样两个人拿的牌是基数。抽掉所有的对子后,两个人互抓对方手上剩下的牌,最后剩一张牌的那个人就输了。
  到现在为止,任八千已经是第十三连胜。
  女帝轻哼了一声,有些不甘心的闭上眼睛,面色微红。
  “嘿嘿嘿嘿!”任八千的笑声,让女帝想要一巴掌拍他脑袋上。
  任八千向着女帝轻轻靠过去,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帝英气十足的面孔,心中一阵火热。
  这样的画面是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任八千和女帝的面孔越来越近,女帝已经能感受到任八千呼吸时带起的气流。
  青鸢红鸾二人则是扭头看向两边,仿佛在寻找什么。
  任八千那让人讨厌的笑声也终于停了下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在女帝脑门上贴了一张纸条……纸条上还歪歪扭扭的画着一只乌龟。
  “欧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