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今生缘尽


小说:史上最牛道长  作者:诸羊黄昏
  眼前超自然的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个懦弱的马本强,居然自燃了起来。
  还和鼎融合在了一起。
  突然,一道身影在神农鼎的旁边出现,原本燃烧躯体的金色粒子开始重组,就像科幻片里的场景一样,组成一个人形。
  一个半透明的,赤着上身的壮硕男子,面容刚毅,周身还有不可名状的疤痕。
  身上稳着亘古的兽纹,充满着野性爆炸,荒古苍凉的味道,一点都不像是现代人,像原始人,拥有最原始力量的原始人。
  马本强已经死了。
  神农鼎于此刻重生。
  看着这半透明的壮汉,马莉榕很想叫爸爸。
  但最终还是没叫出来。
  陌生的眼神,让马莉榕知道。
  父亲,已经回不来了,眼前的是别的什么东西。
  李云则是看着这神农鼎眯着双眼嘀咕道。
  “最开始我以为是女儿的,没想道是父亲。”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是父亲而不是女儿的。”系统顿了顿:“她刚刚的所作所为也很像。”
  “系统兄,首先呢,神农鼎作为神器是药鼎,但祂最初的主人,也就是神农氏所代表的特质是的薪火,这薪火的愿由鼎从神农那里继承的,而鼎又将这薪火传递给了那女孩儿代代相传的力量。”李云看着马莉榕感慨道。
  作为一个医者,她完全合格,确实传承了来自神农鼎的薪火。
  薪火的传递者,已经燃烧殆尽的,是马本强。
  为了家庭,为了女儿。
  为了薪火,为了延续。
  神农氏一样,燃尽身躯,将生的希望留给族人,为后人医药学做奠基。
  作为神农氏当时熬药的药鼎,转世成了马本强。
  不过这都和眼前的壮汉没有什么关系了,他现在只是神农鼎而已。
  李云也不含糊,开始挥舞灵海,咒术显现。
  “狂风,来。”
  “暴雨,来。”
  狂风呼啸,龙卷奔腾,乌云没有散去,而是更加的浓郁,好像要开始下雨。
  覆盖了整片天空,连周围的村子都被包围着。
  “下雨了快回去避雨”工头第一个缓过神来,开始招呼着大家进门避雨,无论马本强发生了什么事情,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些病人。
  薪火的传承,不一定是后代子孙。
  甚至连周围的人都能为之感染。
  比如说工头
  薪火也在他的身上燃烧。
  李云却是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淡然道:“不必避雨,你们等着就行。”
  初步召唤术法后,李云说道。
  “拜托你了,。”
  壮汉点点头,身形化作金色粒子,融入到了神农鼎之中。
  古朴苍凉的大鼎散发出绿色的光芒来。
  神农鼎的灵力开始蔓延,一窜进入了天上,神农鼎的灵力环绕在天空,和狂风暴雨融合在一起。
  灵力环绕,雨一直下。
  被雨淋到的人,肚子一下子就不疼了。
  “咿?我的身体好了?”
  “好了!肚子不疼了”
  “神仙显灵了,是神仙显灵了”
  所有人,特别是老人,都一脸感激的看着天空中闪烁的绿光。
  混杂着神农鼎灵力的大雨,治愈了所有人。
  生命之雨,落在了地面上。
  明明不是开化的季节。
  却长满了花草。
  美不胜收。
  宛如盛春
  有几个没被神农鼎治愈的倒霉鬼,在医院里揭发了制药公司的罪行当然这些人随后也被残余在土地里的灵力治愈了。
  制药公司要面临的赔偿,何止是天价,特别是这种恶性问题
  倒闭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法人坐牢,该撸下来的撸下来,该背锅的背锅,安排的明明白白。
  李云觉得有意思的是,隔壁村子的黄强刚被神农鼎治好就被王卫宫给一发入魂,送进局子里了这结局对他来说还不如病死原地呢。
  在距离不远处的土坡上,李云笑道。
  “习惯么?这一具。”
  “嗯。”
  神农鼎的灵比较寡言,三棍子憋不出一个闷屁来,时尚程度被东皇钟还有昆仑镜完爆几条街。
  李云一脸大胆想法的说道:“你这能力挺厉害的,多用几次说不定我能脱贫致富踏入人生巅峰啊”
  “不能用了,现在我就是普通的炼药炉。”鼎顿了顿说道:“这个世界有规则限制,我不能肆无忌惮的使用完整的能力,刚刚使用的时候是勉强有的意识在燃烧,才得以支撑的,现在我并没多余的魂灵燃烧”
  对于这个答案李云略有可惜,但也没什么意外的,像这种大规模的,规则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即使能够使用,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就像神农鼎燃烧了人格不对,是马本强的魂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献祭了自己的魂灵才能达到的奇迹。
  逆天者,罚。
  天道也认可了,马本强是作为神农鼎之外的独立个体。
  神农鼎在这方面还挺话痨,强调道:“所以,是马本强拯救了他们,不是我。”
  “是么真可惜了。”
  对于一个英雄来说,这结局未免有些悲哀了,即使是村子里的人也觉得,是某个浑身果体的原始壮汉救了他们,而不是那个懦弱的马本强。
  不过李云也知道,马本强并不后悔。
  在接触到神农鼎的时候,这俩人格肯定有过对话。
  是他自己选择的燃烧。
  “我们离开吧,你如今不再属于这个世界。”李云打开了昆仑镜的传送门,踏入了半步,转身看着神农鼎。
  神农鼎没有立刻跟上,垂下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李云笑了笑,先踏入了进去。
  “别太久了”
  风儿吹拂,半山腰上只剩下了神农鼎的人形。
  鼎幻化的人形最后抬头,呆呆的看着村子那一边,看着马本强的原来的家。
  那付出了马本强大半辈子建造的小楼房。
  马莉榕同样的,正在窗台上,望着天。
  可能是在思念什么亡者吧。
  此时,鼎和马莉榕的眼神对上了。
  马莉榕看不见鼎。
  却还是往这边看了。
  仿佛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
  是缘
  缘连接着两人,连接这一对曾经的父女。
  此时,神农鼎没有再犹豫,偏开眼神,将曾经马本强珍重保留的全家福燃烧,随后踏入了昆仑镜的传送门中。
  “再见了。”
  “我的女儿。”
  今生。
  缘尽。
  两人之间再也无缘。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