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两个时代的事


小说:位面键盘  作者:太玄阿九
  战国时代。
  食骨之井附近。
  “这样试探好蠢笨啊!”
  展武吒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施展刚获得的夺魂净化术,到时候或许搜魂会更快一些,看向逆发结罗也觉得这种闹剧可以结束了。
  霎时间。
  展武吒的头发一米外的都断掉了,念气缠绕全身强化十倍攻防力,速度自然也是暴涨到十倍,向怨气最浓重之处奔袭而去,心中猜测那或许就是所谓的结罗之巢。
  而逆发结罗看到断掉的长发,欣喜之下,直接收集起来,收成一束握在手中,不住的抚摸,称赞着,没有注意到展武吒已经奔向她的要害核心。
  展武吒此时的速度达到每秒三百余米,距离结罗之巢也不过上千米,只需三秒就能够抵达,或许可以夺取对方的要害,将原著出现的红色骷髅头拿到手中。
  过了两秒。
  逆发结罗终于注意到展武吒的动静,发现他距离自己的要害骷髅头不到一百米,瞬间从骷髅头操纵所有头发形成厚厚的墙壁,阻挡展武吒的脚步。
  奈何。
  展武吒铁了心的要夺走逆发结罗的要害,其实心中也有烦闷,这几天都相当纠结,因为一枚四魂之玉就留在这附近,简直有些魔障了。
  他又想到颤栗的贵公子杀生丸对于四魂之玉不屑一顾,他自己却念念不忘,在格局和心境上就差了好多,不由得他不得不反省。
  这时。
  展武吒已经冲破逆发结罗的重重阻碍,不管是束发成棍的阻拦,还是火焰灼烧的阻隔,都无法让他停顿,仅仅体表凝练的一层防护罩,那些发丝和火焰就没有丝毫效果。
  “你的对手是我!”
  逆发结罗控制一根粗壮的发棍如同长鞭一样横扫而来,发棍末端更是裹挟着一块巨石。
  展武吒一掌劈向无数发丝形成如同蜂巢一样的发茧,劈开一个豁口,而后数千颗白色头骨顺着豁口滚落到地上,这些白色骷髅头都长着头发,这些头发有些完全被鬼气怨气妖力浸染,被逆发结罗控制着袭击而来。
  有些骷髅头的发丝并没有完全被浸染,袭击而来的力道不足。
  “该死!”
  逆发结罗大骂一声,抽出短刀,双腿弯曲,站在发棍上如同蓄势待发的弓弦一样,陡然发棍两端用力一扯,发棍被绷得笔直。
  瞬息之间。
  逆发结罗被弹了出去,直指展武吒所在的方向。
  然而。
  展武吒左手已经拿到一个红色骷髅头,透过骷髅头那空洞的眼眶,自然看到其中有一个相当精致的木梳,随手一拳击碎发棍末端击来的巨石。
  “你!”
  逆发结罗看到自己魂所寄托的木梳在对方手里,想到生死只在对方一念之间,又想到自己的所有攻击完全对他无效,记忆像走马灯一样的浮现出来。
  “夺魂净化术!”
  展武吒回忆翠子传授的净化术,催动丹田法力凝聚到右手,按照夺魂净化术的技巧排列法力微粒的方位路线,施展着夺魂净化术。
  逆发结罗大叫着:“不要!”
  那柄鬼之宝刀红霞也被她惊怒至极的投掷而来。
  转瞬之间。
  展武吒感觉施展夺魂净化术后,右手似乎要发生变化,但又恢复原状,没有丝毫异状,陷入思考前,挥掌击向那柄投掷而来的短刀。
  只见短刀扎到展武吒的防护罩上,被弹了开来,而冲上来的逆发结罗顺势接过短刀,如同穿花蝴蝶一样,不断挥舞着短刀,在他体表那层防护罩上切割。
  “可恶,这结界……”
  逆发结罗手中锋利的短刀完全无效,她状若癫狂,面容都有些扭曲,这是一种生命危在旦夕却不由己的大恐怖。
  此时。
  展武吒旁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若无人的深入剖析夺魂净化术,发现这夺魂净化术的前半部分夺魂,似乎是将手掌短暂变化成灵力状态,这样才能探入妖怪体内抓取出妖怪之魂,在妖怪体外净化。
  “只能用灵力才能施展夺魂净化术?”
  展武吒思索着,回忆巫女翠子所传授的修炼知识,不由感觉有些惭愧,刹那压下心中的那丝惭愧,琢磨着巫女的灵力的修炼之法。
  随后。
  展武吒按照巫女翠子所传的详细修炼知识,以一种极为奇妙的韵律念动咒语,顿时识海元神感觉到血肉之躯有一阵清风拂过,不由得一愣,又感应到大脑思维有些卡顿,对于自身躯体都有些难以控制。
  元神思维控制血肉之躯停下念动咒语。
  而后,那一阵清风随之消散。
  “果然那翠子有问题!”
  展武吒回过神来,思索分析,要么自己的力量被觊觎,要么是身体被觊觎,而四魂之玉明显是魂的力量,很大可能是需要自己的元神力量。
  “或许,自己体内拥有的诸多力量都被感应到?四魂之玉想要夺取?”
  展武吒索性暂时不去深思,直接分析那巫女‘翠子’所传的修炼知识,辨别着其中的真伪,没有其他记载修炼知识资料作为比较,目前并不能分辨真伪,再次作罢。
  “灵力和魂力有什么区别么?要不试试魂力大黑山的魂力施展这夺魂净化术!”
  展武吒心中思索着,催动识海内魂力大黑山的魂力凝聚在右手上,按照夺魂净化术的技巧排列魂力微粒的方位路线,而后意念一动,运转夺魂净化术。
  霎时间,所有魂力的每一颗微粒原本在右手的特定方位上,随着运转,这些魂力微粒都按照特定路线运行,巧妙的形成循环。
  顿时。
  展武吒的右手变得有些不同,在发光,显得有些虚幻,似乎处于一种相当奇妙的特殊状态,不完全是魂力或灵力,也不完全是血肉之躯,类似介于物质和能量之间的存在。
  随后他那虚幻发光的右手插进红色骷髅头内,似乎抓到一个软绵绵类似水球一样的魂。
  “啊……”
  逆发结罗感觉到魂被抓住了,不由跪倒在地,不住的翻滚,嘴中哀求道:“雅蠛……雅蠛……”
  忽然。
  展武吒感觉右手要退出那个特殊状态了,光芒有些暗淡,逐渐凝实,果断将右手从红色骷髅头内抽出来,却没有将逆发结罗的魂抓取出来。
  “我愿意尊你为主,请留下我的性命!”
  逆发结罗跪倒在地,如同狮身人面像一样,仰着头祈求道,双目满是哀求,眼神中充斥着恐惧。
  展武吒搓着自己的下巴作思考状,脑海在思索自己回归应该带不走,那么又有神恶魔留下的意义,忽然想到自己需要一个导游,出声问道:“那么你对这附近数千里的地形可了解?”
  逆发结罗闻言,连忙说道:“了解,非常了解,我在这片大地已经游荡了数百年,对于附近大多数妖怪都非常了解,也知道很多秘闻。”
  “这样啊,那二枯仙你可知道在哪?”展武吒想起这个会仙术的家伙,询问着逆发结罗。
  “知道,我可以带主人去二枯仙所在的二枯山。”逆发结罗殷勤的柔声说道,顺势抱上大腿,笑容相当谄媚。
  展武吒看着这一幕,心想这还是自己看动画时那个妖艳女发鬼么,很想翻白眼,直接冷淡道:“这个不急,过段时间再去。”
  收服逆发结罗。
  展武吒也想着这逆发结罗可能会背叛,这样想着,发现自己并没有控魂之类的法术,倒是有一门拘魂术,不过明显不适合,之前也没练过。
  他想了一下,直接凝聚两枚元神印记分别烙印到红色骷髅头和那把木梳上。
  逆发结罗娇躯颤了一下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发现自己似乎被监视着,有些惊慌的后退几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主人,这…这是什么?”
  展武吒试着通过元神印记传达语音,说道:“没事,这是用来传音的。”
  “结萝知道了!”
  逆发结罗说完,松了一口气,知晓这是监视的手段,若没有这个手段,恐怕她也会担心哪天被灭杀。
  这时。
  展武吒正想着如何与日暮篱联系,琢磨了一会,分出一小块旧毒液殖装,在这一小块旧毒液殖装的元神印记内,留下自己所要表达的信息。
  一旁的逆发结罗也不言语,也没有任何动作。
  展武吒看了一眼,将红骷髅头递了过去,吩咐道:“将你的发丝都收了吧!”
  “是的,主人!”
  逆发结罗应是,又将十万多根数十米长的黑发托了过来,说道:“主人,这些头发如何处理?”
  展武吒看了一眼自己的那些头发,又瞥了一眼那些头骨长出的发丝,说道:“你收藏吧,不过别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头发混在一块。”
  “是。”
  逆发结罗也是果决,将其他头骨头发统统舍弃,只留下本体红色骷髅头,以及魂所寄托的木梳,相当宝贝的将那数十米长的黑色长发梳了起来。
  很快的,她就通过木梳知道有十二万九千六百根黑色长发,也在赞叹这头发比常人坚韧十几倍,最适合当武器了。
  这时。
  展武吒以念气在这一小块旧毒液殖装设定制约,休眠五百年,令这一小块旧毒液殖装在五百年后感应到同类的气息就醒来,也就是日暮篱手腕待得那块变成护腕的毒液殖装。
  最后又埋入食骨之井外的地下百米。
  埋好后。
  展武吒就在食骨之井上方研究着穿越失控的奥秘,顺便元神出窍将方圆万米的妖怪都打死,将妖怪的腿一条一条的扔进食骨之井内,发现妖怪的腿在食骨之井内消失了。
  ……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号,傍晚。
  东京,日暮神社。
  祠堂古井内。
  井底,日暮篱刚出现,就被一个手电砸中脚背,不由痛呼:“哎呦,好疼!”
  “是姐姐的声音,姐姐,姐姐回来啦!”
  “阿篱!”
  草太和他爷爷在井边向井底喊着,语气相当焦急。
  “没事,爷爷,草太,真的是你们吗?”日暮篱在井底拿起手电,照着自己,让井口的两人看清自己。
  “阿篱啊,这几天你都去哪了?爷爷担心死你了……”日暮篱的爷爷说着,不知从哪拿出一张丝巾抹着老泪。
  “爷爷,先放木梯,让姐姐上来!”草太对爷爷说道。
  “对!草太,快放木梯下来!”日暮篱在井底也听到对话,赶紧说道。
  不多时。
  一个木梯被小心的放到井里,日暮篱一手攥着四魂之玉,慢慢的爬了上来,爬到一半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下井底,有些担心,不过想到展武吒的实力,也就不担心了。
  日暮篱接着爬到古井外边,一把抱着弟弟草太和爷爷,瞬间留下眼泪哭着说道:“爷爷,草太,我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
  “轻点,轻点,快不能呼吸了!”
  草太挣扎着,要将姐姐的手臂从脖子上扯开,而另一边的爷爷也说不出话来。
  “啊,抱歉,抱歉!”
  日暮篱这才松开手,跟两人道歉。
  随后三人就迈步走出祠堂古井,听着爷爷说着关于食骨之井的故事,日暮篱现在只想去泡热水澡,换一身舒爽的衣服。
  这时。
  祠堂古井边的泥土被从下往上破开,钻出一个六寸高黑白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