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奇怪的战斗力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w.w.]“好美……好美……”杨凡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避过那道剑气之后,他已经欺身上前,冰晶还想反抗,却被那红烟一呛,整个身体再一次无法动弹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让我带你一起快乐吧……”伴随着冰晶的惨叫声,杨凡大吼着撕碎了她的衣服。
待一切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杨凡看着昏死过去的冰晶,她的实力并不比那些残缺的骷髅士兵差啊,为什么和她对阵的时候就可以稳超胜券,而和那些骷髅士兵却被一顿痛扁,看着身体恢复如初的模样,杨凡决定趁热打铁再去试试。
“……”当冰晶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除了那满地被撕碎的衣服外,杨凡的人已经不在了。
冰晶双眼带着泪水看着自己的玉体再一次被这个侵犯,她可真是恨死这个家伙了,她发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杀了他。
而此时的杨凡已经顾不上被这个赔礼道歉了,他兴匆匆的来到了练功房中,此时那些残肢断臂的骷髅还站在那里。
这是杨凡专属的修炼场地,这些残肢断臂的家伙战斗力应该算是最渣的,杨凡立刻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刚才可是威风凛凛的他现在很有信心;。
“哎呀…………别打头……别打脸……”一会的时间,杨凡再一次鼻青脸肿的爬了出来,简直就走了霉运了,为什么一到这里就不灵了,杨凡极为郁闷的站起身来,事实证明他还是没有成功。
“欲为情根万物之源喜怒哀乐怨情悔惊悲仇……”杨凡捧着书不断的晃荡着,又过去了两天,每天除了被那些残缺不全的骷髅教训的日子外,他都在反复的看着这本册子。
当然了,这两天的时间里,冰晶的刺杀也进行了两次,但是每一次都被杨凡翻过来的侵犯让她已经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杨凡的周围。
而且她也发现了。只要她不攻击杨凡,那些骷髅士兵就不会攻击她,仿佛她就好似不存在一样,此时除了对杨凡的仇恨外,冰晶也觉得这个人越来越奇怪了。
每天捧着这个册子走来走去,时不时的冲进那个都是残缺不全的骷髅士兵房间内,然后在狼狈的爬出来。这个家伙除了是外还是一个疯子,他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死灵魔法师吗。
“我靠……不会吧……”当杨凡再一次来到那个练功房的时候他发现。原本七八个残缺不全的骷髅士兵已经全都变成了一堆白骨,远处的冰久似在抗议的挥了挥手中的大剑,看起来这一切都是她干的。
自己可以打败冰晶却被这群残缺不全的骷髅教训,而那个冰晶轻易间就干掉了所有的骷髅,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杨凡真是摸不清楚头脑,突然间,他回忆起战斗的时候,好像有一些不同之处。
因为在召唤欲魔的时候,随着自己的激发。杨凡的记忆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他只能记住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突然间他回想起自己在和冰晶战斗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好似红色的气体,但是和这些骷髅士兵战斗的时候,好像是黑色的,难道说这就是不同之处吗。
如果想证明自己的想法很简单,此时冰晶就在不远处看着杨凡。反正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所以杨凡突然带着冷笑,向着冰晶走了过来,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主动靠近冰晶。
“你个到底要做什么……”冰晶没想到杨凡突然想着自己走来,急忙将大剑横与胸前;。双眼死死的盯着杨凡。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那你做一个实验……”杨凡一边说这话,一边来到了冰晶的面前,这话让冰晶极为的费解,他要拿自己做什么实验呢。
“你……你要做什么……”冰晶的话还没有说完,杨凡突然大吼一声,紧跟着双眼血红的他被红色的气流包裹住了。冰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红色的气流呛到,这一次她已经学聪明了,急忙屏住呼吸,同时向着杨凡扑了过去。
“啊……”圣光斩再一次贴着杨凡的身体飞过,和冰晶战斗的时候,杨凡的速度绝对比和骷髅士兵战斗的速度快上很多,此时他已经熟悉了冰晶的战斗方式,轻易间躲过了冰晶的正面攻击,紧跟着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之上,那传来的剧痛让冰晶大叫一声,紧跟着红色的气体被她呼入体内,身体再一次不听使唤的倒在地上。
“……不要……不要……”看着自己的衣服再一次四散飞溅,冰晶已经欲哭无泪了,这几日每次的刺杀都变成这样,看着邪恶的杨凡再一次扑在自己的身上,冰晶大叫着,但是那充实的感觉证明杨凡并没有停下来。
“确实是这样……没错……”当一轮冲锋之后,杨凡看着倒在那里低低喘息着的冰晶,刚才自己身上绝对是红色的气体,不仅可以让冰晶无法行动,同时还让自己的速度加快了很多,这和在对阵骷髅士兵的时候截然两样。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杨凡不解的坐了起来,一边穿好衣服一边紧锁眉头,如果在对阵骷髅士兵的时候可以发挥出现在的实力,那么他就有一定的胜算,但是操作上都是一样,结果却不相同。
现在这个奇怪的问题真是困扰着杨凡,可以轻松解决掉冰晶的他,却根本斗不过那些残破不堪的骷髅士兵,而冰晶则轻松的干掉了他们,却屡屡被自己得手,这矛盾的战斗结果还真是让杨凡一筹莫展。
如果可以把用在冰晶身上的力量用在那骷髅士兵身上,或许他可以做得更好也说不定呢。
“……畜生……”看着杨凡就这样念叨着离开了,冰晶大声的叫骂着,但是杨凡却充耳不闻,依旧陷入了他的思考之中,这家伙到底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竟然非礼完了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