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一章 召唤兽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w.w.]“吼……”除非是超越十星的灵兽或者妖兽才会使用人语,魔兽都是通过吼叫作为语言,随着赤焰豹兽的一声怒吼,杨凡感觉到头皮发麻,这两只魔兽的对决可不一般,恐怕方圆百里之内的魔兽鸟虫早就逃散一空,自己怎么会闯入到这水火之中呢,但此时他再想走,恐怕已经是不可能了。最新章节
“吼……”随着赤焰豹兽的怒吼,寒冰蜥蜴也大吼一声,天地之间本就是水火不容,而这种具有巨大实力的魔兽当然都各有各的底盘,今日是赤焰豹兽闯入了寒冰蜥蜴的地盘,它当然不会忍耐。
“我说你们两个可千万别打架,各退一步就算了吧……”杨凡趴在地上是一动都不敢动的看着两只巨大的魔兽,它们俩个要是打起来的话,这里一会就回成为一片焦土,自己肯定也会受到连累,到时候别说活下来,恐怕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了。
原本准备开战的两只魔兽在杨凡出现之后,都站在那里凝视着杨凡,它们都拥有一定的智力,虽然不高,但也都奇怪怎么会凭空多出一个人族来呢,而杨凡趴在那里也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会让两大魔兽产生敌意,如果可以在这样保持下去的话,或许两大魔兽会各退一步,自己也就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趴在地上的杨凡大气都不敢喘,额头上的冷汗直流间,他在思考着如何能够解决眼前尴尬的局面,如果拥有之前的力量那该有多好,或许可以召唤出欲灵兽,这是记录在欲魔功法之上的一种欲魔召唤术。.80.
根据书上的记载,修炼了欲魔功法之后,就等同于和欲灵兽签订了契约,随着力量越发的强大,召唤出来的欲灵兽实力也就越大,不过到底是什么样子。杨凡当然没有见过,不过以他现在的能力,召唤出一只还差不多。
渐渐的,两只魔兽有些失去了战斗的想法,毕竟它们的实力相当,赤焰豹兽也是误闯入寒冰蜥蜴的地盘,既然都这么久了。还不如退出去,否则打起来的话。恐怕也沾不到什么便宜。
“咕咕……”就在赤焰豹兽向后退了一步,而杨凡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下的时候,突然间一声怒吼传了过来,但是这声怒吼并不算大,杨凡和赤焰豹兽同时向着寒冰蜥蜴望去,而此时它的身边,多了两只一米多大的小寒冰蜥蜴,刚才那声怒吼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吼……”这简直就是对赤焰豹兽的挑衅,原本准备退去的赤焰豹兽立刻大吼一声。这让杨凡刚刚放下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原本已经快要撤退的赤焰豹兽此时再一次向前走了一步。
“吼……”出于保护自己孩子的本能,寒冰蜥蜴当然不会退让,也同时向前迈了一步,低声的咆哮是在警告赤焰豹兽不在在靠近,否则后果自负。
“我x,都快散场了。怎么还冲进来两个闹事的……”趴在地上的杨凡心中可是叫苦不迭,这明明都要偃旗息鼓了,怎么又跑来了两只调皮的小家伙呢,可就在这时,眼前的一幕让他的心都快吐出来了。
突然间,两只小家伙跳到了母亲的背上。毫不犹豫的喷出两束冰箭,刚刚出生的它们可不懂得害怕,毕竟这方圆百里之内,没有其他比寒冰蜥蜴更加厉害的魔兽,平日里嚣张惯了的它们竟然出动发起了攻击。
“吼……”两只冰箭贴着杨凡的头皮飞过,直接射向了赤焰豹兽,赤焰豹兽看着打在身上的冰箭;。虽然没有任何的伤害,但却让它大为恼火,太岁头上动土的结果就是赤焰豹兽大吼一声,口中开始聚集起火系元素来。
“吼……”另一边的寒冰蜥蜴一见赤焰豹兽准备发动攻击,当然也不会让它得逞,同时发出一声咆哮的它,口中也开始聚集起冰系元素,一时间两方都在准备发动着致命一击。
“不要啊……”杨凡此时看着两边元素不断的汇集,这一击绝对可以把这里夷为平地,现在就凭他的速度恐怕跑不出一百米就的被这巨大的能量相撞活活挤死,到时候真的一点渣都不剩了。
“嘭……嘭……”很显然,杨凡的喝止完全没有任何的效果,随着两声巨大的咆哮,一冰一火两团巨大的能量体,向着中间的杨凡射了过来,巨大的破坏力让所过之处的地面立刻深陷足有七八米深,这要是爆炸起来,不比核武器的破坏力小多少。
“我x,完蛋了……”这是杨凡脑子中的唯一想法,眼看着一左一右两团魔法能量呼啸而来,杨凡的心都碎了,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这个世界之上还有没有比自己更衰的人啊。
“轰……”两团魔法终于相撞于一处,巨大的爆炸力让周围的苍天大树都化为了乌有,而两只魔兽也被这巨大的破坏力震退出去几里远,所有的植被全部支离破碎下,尘土飞扬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大坑。
“我x,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凡突然睁开了眼睛,此时他已经被深埋在泥土之下,挣扎着爬出来的他已经狼狈不堪,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后,那巨大的声音让他耳朵现在都嗡嗡作响。
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杨凡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片废墟之上,除了脚下大概十米左右都是泥土之外,其他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大坑,深度足有三四十米的巨坑是刚才巨大的爆炸力所造成的,但是自己怎么会没事呢,杨凡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脸好奇的看着四周。
“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就在杨凡一脸好奇的时候,突然间他头顶之上传来的一个冰冷的声音,杨凡本能的抬头一看,一只金色的小狗竟然凭空漂浮在他的头上,那可爱憨厚的模样和那冰冷的声音简直就一点都不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