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五章 再次醒来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w.w.]“有人在吗……”杨凡推开了房门,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这才发现前面的屋子竟然是一个酒馆,此时里面三三两两做了足有十多个人,而柜台后面则是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网。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你醒了……”带着面纱的女子一见到杨凡立刻走出了柜台,上下打量着杨凡的伤势。
“谢谢你救了我……”杨凡看得出自己就是被眼前的女子所救,救命之恩无法言谢,杨凡急忙深施一礼。
“客气什么,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还是到后院再说吧……”女子对着店小二挥了挥手,同时伸出玉手就要去搀扶杨凡。
“哎呦喂,没想到九姑娘还在自己家后院养了小白脸啊……”就在这时,坐在那里的一个好似佣兵的家伙大声的喊道。
“难道这小白脸的伤是晚上弄出来的吧……”另一个佣兵大笑着说道。
“就这样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能坚持多大一会啊,不如换兄弟几个给你解解馋,我们的功夫那才叫好呢……”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佣兵端着酒杯大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九姑娘,让我们兄弟几个好好的服侍你一下,保证你连想都不在想这样的小白脸了……”头一个说话的佣兵大笑着说道;。小说.80.
“你们在乱讲什么呢……”店小二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这摆明了就是占老板娘的便宜嘛,于是开口骂到。
“管你他妈什么事,给老子闭嘴……”没想到店小二竟然敢插嘴,那个络腮胡子的佣兵立刻开口大骂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店小二年轻气盛,而且他其实一直都暗恋九姑娘,眼见着在自己暗恋对象面前如此羞辱自己,不禁火往上撞,完全忘记了人家可是练家子。
“嗖……”店小二刚想往前冲,就感觉脖子一凉。等他看清楚的时候,两个腿肚子已经不听使唤的发软,毕竟一把大剑横在他脖子上的感觉并不舒服,扑通一声坐在地上的店小二小脸惨白惨白的。
“我说几位客官,你们可不能这样,我这里可是小本生意,这要是砸坏了我的东西。以后还让我怎么做生意啊……”被叫做九姑娘的女子急忙走了过去,挡在了络腮胡子的面前。一脸笑意的说道。
“我说九姑娘,你这小店一年才能赚多少钱啊,不如你就跟了我吧,保证你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衣食无忧上快乐……”眼看着身材性感的九姑娘来到自己的面前,络腮胡贪婪的深吸一口气,九姑娘身上的香气实在是太迷人了。
“那就算了,我九姑娘还没有这样的福分,还是正正经经的做点小生意就好了……”这帮佣兵可都是亡命徒。九姑娘才不想和他们纠缠,急忙使眼色让店小二赶紧离开,可就在这时,那个佣兵竟然放肆的伸手向着九姑娘抓来。
“我说九姑娘,谁说你没有这样的福分,不如我们今日就洞房吧,只要你把我服侍好了。这些东西都是你的……”络腮胡的佣兵一伸手抓住了九姑娘的胳膊,同时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了一袋金币,足有五十多个,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请你放尊重点……”九姑娘急忙想要挣脱抓在自己手臂上的脏手,但是柔弱的她怎么可能是高大的佣兵对手,甩了一下没甩开后。九姑娘气愤的说道。
“尊重,哈哈哈,那我就好好的尊重一下你……”络腮胡说着话,一伸手向着九姑娘的脸蛋摸来,而就在这时,早就看不下去的杨凡已经冲了过来,手中长剑直接向着大汉的手腕刺去;。
“哇……”大汉没想到杨凡竟然说动手就动手。急忙伸手去避,却没有想到无意中碰掉了九姑娘的面巾,紧跟着一张绝色美娇容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闭月羞hua沉鱼落雁,这几个词或许都不够形容九姑娘的美丽,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是那么的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的脸蛋配着好似婉约的细眉,珠圆玉润的小嘴唇红彤彤的,如此美女让所有人包括杨凡都楞了一下。
“我的美人,你别走啊……”眼见着如此的美人,络腮胡那里肯放过,心痒难耐的他已经动了歪心,今天就算是抢也要把她抢到手,于是一伸手抄起桌子上的大剑,向着杨凡劈了过来。
为了不太过招摇,杨凡并没有使用劈魔剑,随便从水云戒中取出的大剑硬挡了那大汉的一剑后,杨凡一把拉住九姑娘的胳膊,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
“好小子,敢来坏爷爷的好事,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一旁尖嘴猴腮的佣兵也跳了起来,三个人直接把杨凡和九姑娘围了起来,看着杨凡身后的九姑娘如此娇容,三人已经是恶从胆边生,今日不抓到这个绝不把手。
“好啊,那你就试试有没有这个本事……”杨凡把大剑横与胸前,眼前这三个家伙不是善类,杨凡就算是拼死也要保护身后的救命恩人,但他更加清楚,眼前这个络腮胡绝对是达到了剑师的水平,另外两人也有剑士的水准,自己连一个都打不过,更别说以一对三了。
潘朵拉大陆把战斗等级分为两种,一种是魔法师,由低到高分别是学徒级初级中级高级魔导士魔导师大魔导士大魔导师法尊尊和法神,而战士则是学徒级初级中级高级剑士剑师大剑士大剑师剑圣大剑圣和战神。
杨凡现在普通的战斗力和初级战士差不多,就算是动用了欲魔功法之后,恐怕也只有高级战士的实力,眼前任何一个人的战斗力都比他强,杨凡真不知道自己能撑过几招。
“我杀了你……”络腮胡大吼一声,向着杨凡扑了过来,手中大剑当头砍来,杨凡根本不能闪躲,否则身后九姑娘就要遭殃,也只有紧咬牙关,双手向上一举,就要跟他来一次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