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9章 立威学院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申泰初见一击未中,将风系魔法施与脚下,凭空升起二十余米,在空中连续不断的释放着锋刃,杨凡也将水墙变成水遁,包裹住整个身体,防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风刃。
“水之迷惑……”杨凡装模作样的默念着咒语,释放出浓浓的大雾,将整个结界罩住,结界内不见人影。一时间失去目标的申泰初将风刃射向四面八方,而杨凡则撤去防御,安心的吸收着风刃的能量,一个都不放过,爽得不亦乐乎。
“风之戒……”左丘峰判断按照申泰初的能力,不可能连续不断的释放这么多风刃,并且还是在空中释放,除非他拥有能将风系法术提高百分之六十的圣器。
“杨凡危险了……”尹凌虎也知道魔法增幅意味着加大魔法攻击,增强魔法恢复力,原本杨凡凭借水系魔法克制风系魔法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对方比他高了几个等级。
“杨凡……”看台上的尹灵望着结界内,仿佛要看破结界一样,当然,这时办不到的。
可是手中的水之法杖越握越紧,她在后悔没有拒绝杨凡的好意,若是杨凡出了什么事情,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结界内的杨凡正享受着风系魔法带来的快感,玩的不亦乐乎。而场内的秋水、向珊和忆霜也都担心的要命。
“你不用担心,如果杨凡一旦有危险,四大魔尊就可以通过结界内的震动发现,第一时间救援的……”尹凌虎拍拍东灵的头。
这丫头昨天晚上激动的未睡,抱着法杖在房间里傻笑,杨凡这小子到底有什么魅力,刚一出现就惹来这么多美女。
“风卷残云……”申泰初终于忍受不住了,下面的情况不明,但是可以感觉得到杨凡并没有被击中,于是怒气冲冲的申泰初强行发动了高级级魔法。
就算是凭借着风之戒也不能轻易地释放八级的魔法,申泰初是凭着破釜沉舟,胜败在此一举了。
结界内突然升起三条巨大的龙卷风,每个都有三十多米高,十多米宽,相互碰撞所产生的风刃四面八方的乱飞,而激起的尘土和碎石更是让结界内一片混乱。
同一时间,四大魔尊不得不加强结界,抵挡这强大的破坏力,而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结界内的杨凡,可是谁都看不到杨凡的影子,安静的数万人耳边只能听到巨大的碰撞声和风刃的破空声。
“杨凡……”秋水紧紧拉着向珊公主的手,都要哭出声了,而向珊公主和忆霜的心也都到了嗓子眼了,没想到申泰初竟然使用了高级魔法,这一下杨凡凶多吉少了。
突然,三道龙卷风凭空消失不见了,结界内顿时一片狼藉,只有杨凡所站的位置完好无损,而他对面百余米处,躺着虚弱的申泰初,此时的他衣服残破不堪,灰头土脸。
“后力不足!”左丘峰虽然知道杨凡深藏不露,但是眼前唯一的解释也只有如此,否则三股飓风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了,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失去了释放之人的精神力。
四位美女同时松了一口气,看着杨凡一尘不染的衣服就可以知道,他一点事都没有。
杨凡撤去水之盾,慢慢的向着申泰初走去,脸上带着招牌式的微笑,刚刚吸收了这么风系元素,真的很舒服,看样子身体已经适应了魔法元素,不再发生第一次吸收时手脚不能动的情况了。
可以吸收各种的魔法元素,杨凡现在最恐怖的地方,那就是他将成为这大陆之上最吃相职业的克星,魔法师的噩梦。
一脸惨白的申泰初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在他眼里,杨凡的微笑是那么的狰狞,没想到自己竟然后力不足落败,败的真是不甘。
“申泰初王子,没想到你的魔法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啊……”来到申泰初面前的杨凡微笑着对着申泰初。
“要不是我后力不足,你死定了……”按照保护约定,当事人没有昏迷或者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不得救助,风系魔尊青亦云也只能眼看着自己的爱徒被羞辱。
“后力不足,很好的理由……”杨凡还在为吸收了他的魔法而担忧这么解释了,没想到他自己都给出了答案,这真是帮了大忙了。
“那你现在是投降还是继续战斗啊……”杨凡笑看着狼狈的申泰初。
“我……”申泰初已经没有了一战之力,可是一旦认输,就要按照约定不得在纠缠幻琪公主了,这人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我数三下,如果你不认输的话,我可要打落水狗了,三……二……”杨凡也碍于帝国的面子,怎么说对方也是一国的王子,要先礼后兵的。
“我认输……”看着杨凡不断的揉搓着拳头,申泰初也只能不甘心的喊道,否则这顿暴打他的逃不掉的。
“我宣布,龙阳学院杨凡获胜,最后的决赛由邀月学院冷幻琪挑战龙阳学院杨凡,最后的胜者将获得圣器一把。
“幻琪公主请了……”杨凡一摆手,水之迷惑再次发出,场内浓雾滚滚。
“黑暗之夜……”幻琪公主也释放出黑暗魔法,浓雾中泛起一阵青烟,一时间场内外都极其的宁静,下一次魔法攻击很容易分出胜负。
“你真的可以看到我……”虽然冷凌薇已经告诉过她,可是杨凡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幻琪还是很惊讶。
“是啊,我只是想了解一点秘密,那就是你为何突然向我示好的秘密,如果是因为我比较帅或者我武功高强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杨凡笑望着幻琪。
“因为我们帝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需要东耀帝国的帮助,而你和左丘家族关系亲近,而且更得到国王的赏识,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做,之前的事情也只是试探你的能力,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强大……”幻琪公主不急不慢的说道,反正现在结界内的两人没人能看得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