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2章 上官韵被俘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你不用知道,城主已经给尽了上官家族面子,谁知你们还是这么不知好歹,所以只好让我们来带上官韵走了……”为首的女子开口道。
“哼,你以为我们上官家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上官天冷笑着说道。
“所以我也想看看传说中的六剑圣的实力……”女子开口的时候,墙外已经跃入了五个身影,正是上官轩以及护院的四大剑圣。
“那就让你给你见识一下……”上官轩并不多言,手中钢鞭一挥间,已经来到红衣女子身边,钢鞭带着浓重的杀气,直扫女子的天灵盖。
“没想到传说是真的……”女子身形一晃,已经闪到身后的黑衣人面前,一挥手,十几个黑衣人迎了上来,同五个剑圣战到一处,手中的大剑翻飞,竟然硬生生挡住了五人的进攻。
院子里人影晃动,剑气和辨峰撞到一起,发出阵阵雷鸣之音,电光火石不断飞出,整个上官家族都被惊动了。
“领域……”斗了半天,五人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这让他们很是气恼,纷纷放出自己的领域,一瞬间扭转了战局,十多人被逼的连连后退。
“领域……”十多个黑衣人竟然也是剑圣级的高手,纷纷放出自己的领域,转眼间将五人压了下来。
“万鞭领域……”眼看五人支撑不住了,上官天急忙出手,大剑圣的领域果真不同凡响,所有人的领域在眼前消失不见了,无数支金色的长鞭,带着无比的霸气,砸向黑衣人,这就是等级的差距,眼看着十多人竟要送命的时候,红衣女子也终于出手了。
“破……”从女子身上飞出无数把火扇,迎向袭来的钢鞭,她竟然也是大剑圣的级别,这让上官天大吃一惊。
“影……”女子突然化作十多个残影,每个身影都拿着一把纸扇,扑向上官天。
“金鞭阵……”上官天分辨不清那个是真身,只有挥起钢鞭将众人围了个严严实实,这招乃是上官天的绝对防御。
“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大剑圣……”突然,女子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了过来,而空中的幻影在金鞭的防御下,化做虚无。
“你……”众人回过身去,发现女子已经站在上官韵的身后,上官韵来不及反映,就被她打晕过去。
“这么漂亮的美人,怪不得把小皇子迷得神魂调到,如果我要是男人的话,也一定会爱死她的……”女子扶着上官韵说道。
“放开她……”上官天怒吼道,没想到她的目标竟然是身后的上官韵,老爷子刚才竟然疏漏了她。
“城主只让我带她回去,至于你们嘛,我劝还是好自为之,别以为城主真的会让你们骑在头上……”众人投鼠忌器,不敢乱动,只有眼睁睁看着上官韵被女人带走。
“带上人,我们和他们拼了……”上官轩再也坐不住了,愤怒的吼道,平时因为是一家之主,所以很多事情只能委曲求全,可是现在女儿被人当面抢走,这口气怎么也忍不了。
“对,和他们拼了……”上官家族几千人怒吼着,大小姐平时虽然性格火爆,但是从来不对下人发脾气,这让所有人都特别喜欢她。
她的几个叔叔更是对他疼爱有加,现在所有人都愤怒了,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誓要以命相拼。
“站住……”一直没有说话的老爷子突然开口,虽然退去家主的位置,可是威信不减当年,没有人敢反对。
“父亲,难道就这样忍气吞声吗……”上官轩当然明白老爷子的用意,如果他们只是一个小家庭,三五口人的话,就算以命相搏都无可厚非。
可是现在牵涉到几千人的生命,如果真走到这一步,真不知道多少个家庭要妻离子散,可是如果咽下这口气,上官家族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
“都给我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门,谁要是敢公然违反,家法处置……”上官天说完,转身进了房间,其他人都愣在当场,所有人都望着上官轩,等待着他的决定。
“大哥……”上官韵的几个叔叔走了过来,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只要大哥一句令下,就算是赴汤蹈火众人也不会皱一下眉。
“你们先回去,我和父亲谈谈……”老爷子的话让上官轩冷静了过来。
就凭今日来人的伸手,真不知道城主还藏着什么人马,如果贸然行事,不只救不了人,反而白白牺牲几千人的性命。
“唉……”所有人都无奈了散去,心中压抑的仇恨让他们寝食难安,恨不得从出去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父亲……”上官轩走入房内,老爷子就坐在上官韵的房间,看着老爷子那红红的眼睛,一定是刚刚哭过,这个孙女可是他的心头肉啊。
“轩儿,我明白你的苦……”老爷子拉过上官轩,父子俩坐在屋里不知道聊着什么。
皇城内,红衣女子带着人就往里走,四周的守卫竟然不加阻拦,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一座高大的宫殿里,红衣女子带着晕倒的上官韵走了进来,其余人员停在外边等候,里面的罪恶城城主欧阳运和小皇子欧阳林正在苦苦等待着,一见女子走进来,急忙迎了上去,十分客气。
“劳烦公主亲自动手,辛苦了……”老奸巨滑的欧阳运说话的口气特别客气。
“是她吧……”红衣女子把上官韵放在椅子上,本来准备睡觉的上官韵,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如瀑般的长发就这样散落在胸前,微闭的双眼更显得万分迷人,而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和傲人的身形就这样展现在两人眼前。
“就是她……”欧阳林口水都流出来了,伸手向上官韵摸去,他都快想疯了。
“小皇子,这样对待一个女人是不是太过分了……”红衣女子拦住了他,口气冰冷的说道,这让欧阳林浑身犯冷,急忙退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