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5章 血洗罪恶城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杨凡,永别了……”上官员闭上了双眼,两行泪水顺着脸颊留了下来,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杨凡那张面带微笑的脸庞。
杨凡带着小九、紫貂和小青走进了城门,现在已经快中午时分,可是街上却冷冷清清,这哪是繁华的罪恶城的,杨凡不禁纳闷。
“唉,兄弟,街上的人呢?”杨凡拦下一个从他身边跑过的人问道。
“今天是斗兽日,你不知道吗?”那个人瞟了杨凡一眼说道。
“斗兽日?”杨凡从来没听说过。
“就是一年一度的斗兽大赛啊,战士和魔兽间的战斗,你不是为这个而来的吗?”路人奇怪的问道,这个节日可是罪恶城独有的。
“哦,我不感兴趣……”杨凡当然对这么残暴的事情不感兴趣,转身准备离开,可是那个人无意的一句话让杨凡惊呆了。
“听说今年上官家族的大小姐上官韵都参赛了,现在赶紧去下注,否则一会她死了就没得玩了……”那个人转身就走,可是被杨凡一把拉住了。
“你说什么……”杨凡情不自禁的面带杀气,这个消息足以让他昏厥。
“上官家族啊,现在他们正带兵冲向角斗场,听说已经死伤严重了……”在罪恶之都待久了的人,最懂得的就是察言观色,一见杨凡的神情,就知道与上官家族有关,那满脸的杀气,让这个人心惊胆战,急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韵儿……”杨凡脚下生风,向着斗兽场的方向疾驰,刚刚的路人被吓的双腿发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白天见鬼了。
“啊……”接连的惨叫成不绝于耳,上官家族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多,面对着比自己多十倍有余的正规军,没有任何一个人退却,所有人都杀红了眼,那比人的气势让对面的正规军都为止胆寒。
“这些人疯了……”所有人都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人,外边一圈的战士拼命保护里面的人员,有时候用身体硬生生的堵住缺口,不让敌人冲进去。
可是毕竟人员太少,总会露出破绽,可是里面的布衣佣人,却也不顾死活的向外冲着,一片片的倒下,就是为了给最中间的魔法师留出时间。
“我和你拼了……”十几个小孩子,拖着大剑想敌人冲来,双眼再也没有那年幼的青涩,反而是那可怕的仇恨。
可是对面毕竟的正规军人,大剑挥过,十几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后面的人却继续冲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害怕。
而队伍最中心的三百个魔法师,一直不停的释放者魔法,到最后魔法枯竭的人,毫不犹豫的使用生命燃烧,那巨大的能量连续不断的在敌军中炸响,五万大军人竟然拦不住这群不要命的人。
“给我顶住……”奥兰城第一大将军在接到情报后,带着三万大军前来支援,可他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除了无奈的叫喊,他又调集了十万人,将他们团团堵在角斗场的门外。
“韵儿……”角斗场内的声音震耳欲聋,上官天等人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面身的鲜血和青紫色的脸,这就证明了他们已经透支了,看样子斗兽场的门口,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而原本的六千多人,也只剩下几十个人了,上官天无奈地咆哮着,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回天无力了,但是看着死伤不低于五万人的敌军,他们又都笑了,六千换五万,他们值了。
“赤血红莲……”杨凡远远就看见几千人被正规军团团围住,不用说,就是上官家族,望着地上那些原本鲜活的生命一个个的倒下,杨凡心如刀割,瞬间连续释放了三个火系终极魔法。
三道血红的熔岩从地面涌出,那血红色的深渊仿佛是来之地狱的召唤,几万士兵就在这一招下化作虚无,连叫的时间都没有。
“杨凡……”老爷子上官天和上官轩望着突然出现的杨凡,眼泪留了下来,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终于出现。
“你没事吧……”杨凡伸手扶住已经筋疲力尽的老爷子,刚才一路上使用领域冲锋的他,砍杀了不下一万人。
“快去救韵儿……”老爷子虚弱的说道,杨凡的一击大大缓解了众人的压力,立刻想着这个地方围了过来。
“我先送你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杨凡一挥手,几十人瞬间消失,被杨凡收入了异度空间。
杨凡抬起头,听着满场的喝彩声,是那么的刺耳,这个邪恶的都市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小青、小九、紫貂,给我毁了这个罪恶的地方,把他们送到地狱去……”杨凡一挥手,六万魔兽大军已经出现在这片广场上,小九和紫貂也放大了身体,因为心灵契约的关系,她们能深切的感受到杨凡心中的愤怒。
“血洗罪恶城……”十米多高的小青仰天长啸,六万魔兽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已经恢复如初,包括那五十多只八级黑暗系的魔兽,现在它们已经臣服在小青的领导下。
“嗷……”那可怕的声音遮盖了几百万人的欢呼声,场里场外都震惊了,这么可怕的叫喊声是发自那里,原本欢呼的人群全都安静了,愣愣的望着声音传出的地方。
就连原本扑向上官韵的魔猪王也被惊呆了,现在的它浑身颤抖的爬在地上,那特制的迷药都不在发挥作用。
“发生了什么事……”城主欧阳运站了起来,望着声音发出的地方,那是上官家族的方向,大将军已经调配了十五万精兵在哪里堵截,所以整个西面都被戒严了。
“报……”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慌乱的跑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欧阳运问道。
“战场上突然火光四射,并且出现了大批的魔兽,大将军率领的十五万兵力全军覆没……”士兵慌乱的说道,这句话无异于惊雷一般,几十万人顿时骚乱起来,可是刚有几个人跑出去后,又大叫着跑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