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8章 夏思的鬼主意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谢谢……”两人一见圣器,高兴的在杨凡脸上亲了一下。【】
自然权杖上镶嵌着一块墨绿色的宝石,增幅自然系魔法,这对自然系法师的夏思绝对是至宝。
银白色的无声弓更是弓箭手的利器,以自然系魔法为箭的它,发射出去没有半点声音,绝对是精灵族弓箭手的梦想。
这两件精灵族的至宝已经遗失千年,没想到竟然被杨凡获得,两女高兴的抱着杨凡,又一轮战争开始了。
直到中午,三人回到了军营,叶幽、叶倩已经在上官韵休息的营帐门口等待着了,昨天夏思把她们的决定告诉了几人后,她们为两姐妹的举动所震撼,默默的给她们留出来一夜的时间。
“母亲,你看……”这时的夏思和夏玲像小孩子炫耀玩具一样,把自己的武器拿给走过来的两位女王,柯儿、尤战和尤霓跟在她们身后。
“这算是提亲的信物吧……”女王笑望着杨凡,这句话无疑确立了杨凡的身份,一群人聊的很是开心。
“杨凡,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了……”尤战不舍得说道,虽然两人之前有一些矛盾,但是杨凡的英勇表现,早就折服了他,现在对杨凡只有敬意了。
“是啊,我还有事要做,需要先走一步……”杨凡无意间看到尤战伸手的尤霓依恋不舍的望着自己,就在双眼对视的瞬间,尤霓急忙避开了。
“对了,为了恭喜血精灵从会自然族,我这有个小礼物,刚好就送给尤霓公主吧……”杨凡将无影弩拿了出来,递给了尤霓,这可是弩箭中的圣器,却被说成了小礼物,所有人都惊呆了。
“太贵重了……”虽然圣器在前,可是尤霓却不敢接受。
“你就拿着吧……”夏思接过无影弩,硬塞给尤霓。
这段时间,她和四女的关系亲如姐妹,并且为救夏思,用身体挡下致命的一箭,这也是杨凡要送她圣器的原因之一。
“谢谢……”尤霓接过无影弩,面带羞涩。
这哪是战场上无比英勇的将军啊,此时的她身穿翠绿色丝群,在配上红润的脸庞,无比动人,这让杨凡想起之前从自然精灵族出来的时候,第一次骑飞行兽的摸样。
“对了,我听夏思提过,你被毒箭刺中,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却留下了永远的伤疤,我倒是有办法除去它,不知道需不需要……”杨凡问道,这是夏思昨夜求杨凡办事的。
“你能除去嘛……”尤霓原本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满面的欣喜,但是随即又满面羞红的低了下去。
“是啊,他真的可以,你看我和姐姐手上的伤疤都没有了……”夏思挽起衣袖,原本在战争的创伤,现在全部消失不见了,但她却没有说是杨凡使用同休大法的功劳。
“这……”尤霓望着夏思和夏玲洁白如玉的玉臂,上面原本留下的伤疤已经全部消失了,可是她还是犹豫着。
“这什么,快点啦……”叶幽、叶倩加上夏思、夏玲,不由分说的把她拉进了昨夜上官韵休息的营帐内。
“一定要治好啊……”夏思诡笑着跑了出去,其他三女也跟了出去,这让杨凡很是纳闷,她们不会以为一定要同休大法才能治愈吧。
可是昨夜也和她们说了啊,杨凡摇着头,不知道她们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不需要了吧……”尤霓坐在床边,手足无措的说道。
“没关系的,很快就好了……”杨凡微笑着走了过来。
此刻的帐外只剩下夏思她们六人,女王和尤战已经走开了,因为夏思告诉他们杨凡需要晚一天才能离开,看着夏思和行为举止,其他人都很奇怪。
“夏思,你在搞什么鬼?”上官韵不解的问道,不就治疗吗,这么搞的神神秘秘的。
“是啊,快告诉我们啊……”柯儿也追问道。
“你们知道尤霓的伤在哪里吗?”当日只有夏思见过尤霓的伤口,其他人都不在场。
“你昨天不是说在左肩膀上吗?”夏玲明明记得昨夜夏思告诉杨凡的。
“是左肩膀没错,但是确实靠下的位置,在左胸上……”夏思哈哈大笑,其他五人也明白了过来,女孩子的胸部一旦为别人看了,那后果是什么。
“你不怕尤霓生气吗……”夏玲不解的问道。
没想到刚刚竟然被夏思利用了,虽然她们不会吃醋,但是却不知道尤霓愿不愿意,叶幽和叶倩也是这样想的。
“你们没发现杨凡回来后尤霓的表现吗?”因为尤霓救过夏思,所以两人关系最好,其他人倒是没有注意过,都摇了摇头。
“那天她目不转睛的望着杨凡,眼神中有一种特别的情分,而且前段时间我们聊起杨凡的时候,她说话的神态都不一样了,所以我才特别留心观察,我敢断定,她也喜欢上杨凡了……”夏思肯定的说道。
或许这就是她报答尤霓救命之恩的方法,反正杨凡身边的女人已经很多了,再多一个也无所谓,其他人听完后也只有苦笑了。
没想到一向聪明的杨凡,竟然被夏思骗了一次,就这样,帐外六个女人悄悄的说着话,可是帐内的杨凡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掉进了夏思安排好的陷阱里。
“把衣服脱了吧……”杨凡来到尤霓的身边,真想不通尤霓为什么还不肯治疗,难道她不爱美吗?
“真的要治吗?”尤霓脸色羞红的抬起头,喃喃的说道。
“对啊,我会负责到底的……”因为她是为救夏思才会受伤,这个责任当然要杨凡承担了,一定会把伤疤除去,杨凡的意思就这么简单。
“真的吗?”这话在尤霓耳中却不一样,双眼紧紧的望着杨凡,追问道。
“当然了,相信我……”杨凡微笑着,这个丫头平日骁勇善战,可还是有天真善良的一面,这确实难得。
“好……”尤霓这个字说出口时,带着一丝羞涩、一丝开心还有那么一丝胆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