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5章 佳人的相思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大公主,你的实力又提升了……”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壮汉说道,没想到这段时间大公主的近身战斗力提升的这么快。
以前最多能战平两个血精灵勇士,几个月的时间,十多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她可是远程攻击的弩箭手啊。
“换人再来……”虽然已经狠疲惫了,但是尤霓还是紧咬着牙,汗水打湿她翠绿色的头发,但是她知道,只有在最疲惫的时候才会提升的更迅速,于是下一波血精灵替换了地上的人,继续陪她战斗。
“杨凡,我会变得更强……”上次杨凡差点被暗夜精灵族族长拼死的攻击杀死,那一幕永远都留在她的心中,她要变得更强,不要杨凡独自承担那么多,和夏思夏玲一样的想法鼓舞着她,直到累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血精灵族长尤战远远望着自己的掌上明珠累成这样,心疼不已,妻子更是泪流满面,要不是尤战阻止,早跑过去了。
“再这样下去,她会累死的……”尤霓的母亲泣不成声的说道,心疼女儿的她只能偷偷流泪。
“不会的,你没发现她的精神越来越充沛了嘛……”尤战虽然不知道尤霓是如何修炼的,但是一定是杨凡指导的。
“可是这么辛苦,我实在看不下去……”尤霓的母亲当然感觉的出来,但是处于对女儿的疼爱,还是不忍心。
“没办法,谁让她选择了爱上他呢……”杨凡并非池中物,这点谁都知道。
爱上制造奇迹的人,当然更要承受旁人不能承受的东西,尤战摇摇头,带着恋恋不舍的妻子离开圣地,他相信自己的女儿,更相信杨凡的能力。
黑暗部落里,一场战斗宣布结束,罗伊又一次败北,带着残兵败将不知道又躲到那里去了,整理完战场的他们,看是休整起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劳累了一天的将士们纷纷进入梦乡。
“姐姐,你睡了嘛……”叶幽轻轻问道。
“还没有……”叶倩转过身来,望着妹妹。
“你在想什么……”叶幽钻进了叶倩的被窝。
“和你想的一样……”叶倩刮了一下叶幽的鼻子,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说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虽然杨凡刚刚离开,可是叶幽已经快得相思病一般,满脑子都是杨凡的影子,偶尔还情不自禁的叫杨凡,梦中的话语也都是在说杨凡。
“等这场战役结束就应该回来了……”叶倩喃喃的说道。
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睡梦中满是杨凡的影子,相处了一年的时间,已经习惯他陪在身边的感觉了。
“那还要很久啊……”叶幽咬着牙,低声的说道,现在一想起杨凡,眼睛就发酸,好想在闻闻杨凡身上的味道。
“所以我们要加倍努力,别忘了夏思和夏玲她们不也在刻苦修炼嘛,她们都能复出,我们也能做到……”叶倩拍了拍叶幽的头。
“是啊,我们要更长久的在一起……”叶幽重复着杨凡临别的话语,就这样,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远在大陆的另一边,北月帝国皇宫内,一个人影坐在皇宫后面的墙上,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对面则是浩瀚的海洋。
这个身影正低着头,轻轻的抚摸手中的一把金光闪闪的匕首,她就是参加四院交流赛北月帝国的选手,也是公主的玩伴加护卫,冷氏一族中的刺客冷凌薇。
而手中的匕首,正是杨凡送给她的破龙匕首,此时的她没有带面纱,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就崭露在外,淡淡的月色下,更显妩媚动人。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个动人的声音响起,正是北月帝国公主封幻琪。
只见幻琪一身黑色吊裙,把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更加美艳动人,长发简单的扎在身后,额头上的吊坠更显华贵高压,冷凌薇急忙收起破龙匕首,跃下足有五六米高的院墙,来到幻琪身边。
“公主,这么晚都没有休息……”冷凌薇轻声问道。
“你不也没睡嘛……”幻琪笑呵呵的说道。
自从四院交流赛回来,冷凌薇总会一人独处,这可是以前没有过的事情,细心的幻琪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有做声而已。
“公主是不是有心事啊……”冷凌薇被突然到访的公主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怕被发现那把匕首,不自觉的摸向怀中。
“也没什么,最近朝中暗流涌动,几个大臣越来越过分了,父王临走时还交代要退让,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幻琪无奈叹了口气。
幻琪公主可是北月帝国的重要人物,凭借着尊贵的身份和高超的政治头脑,每天都出席各种朝会,更是在国王参加圣光教在圣殿举行的祈福仪式,接管整个国家的权利。
这可是潘多拉大陆第一位公主参政,因为国王只有这一位公主,而且她才思敏捷,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听之任之。
可是最近部分大臣竟然鼓动国王,不让公主参政,并要安排婚事,这可气坏了幻琪,现在竟然敢当着她的面逼她退位,真是欺人太甚。
“公主你也不必担心,国王虽然没有回绝他们,但是不也没有同意不是嘛……”冷凌薇劝解到。
“北边的南尊帝国一直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吞并我们的打算,这些老顽固们却又想在这个时候动歪脑筋……”幻琪摇摇头,这些人就只看眼前的蝇头小利,实在是胸无大志。
“只要我们得到东耀帝国的支持,就不必怕他们……”冷凌薇脸色微红,提到东耀帝国,就会想起杨凡。
“希望这样子能暂时压制南尊帝国……”幻琪喃喃地说道。
东耀帝国和自己的北月帝国中间有黑暗帝国、比丘山脉和快乐森林的阻隔,威胁力不大。
不过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幻琪这时候也想起了一个人,两人就这样沉默了,心中想着不同的事情,但是却都是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