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 兽人宣战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好,我现在就动身……”风圣逸急忙清点人马,向着西面奔去,心中不断暗骂着可恶的兽人,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阻拦自己。
第一次任务绝对不能失败,否则他怎么在有脸回去面对自己的千万圣光骑士。
风圣逸走后,皇甫明独自坐在大帐之内,还有很多问题想不通,为什么兽族会攻击圣光教会呢。
还有为什么撒旦城的防御刚好在这一刻失守,这处天险可是撒旦城对于东方势力的依仗,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兽人攻下了呢。
但是虽然风圣逸已经开始从西边包抄兽人部队,可作为主攻的皇甫明当然不能按兵不动,继续指挥大军向山顶冲击,就这样直到第二天清晨。
“军团长,我们伤亡太惨重了……”苦修军团副团长走了进来,一夜的攻击,自己损失了几万兵力,唯一的火力攻击就是通过苦修士的魔法。
但是以擅长加持和恢复魔法的苦修士来说,远距离进攻魔法实在少得可怜,而且攻击了更小,远比不上圣光法师军团。
“不能停,如果不转移兽人的注意,一百万圣光骑士恐怕也很难得手……”皇甫明狠狠的说道。
这次带出来的都是千万军团中的精英部队,损失几万人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但是为了完成掩护任务,只有拼死攻击了,这个峡谷是通往撒旦城唯一的路口,绵延万里的重山处处都是地形险要、易守难攻。
“报……”突然,哨兵跑了进来,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哨兵身上。
“报,风圣逸军团长的百万圣光骑兵,遭遇兽人埋伏,正在陷入苦战……”这个消息让两人大吃一惊,光骑兵的战斗力可不容小视,再配上坐下的风系独角兽,更是战斗力惊人,兽人究竟出动了什么力量阻止的了了。
“兽人是派出了什么军队……”皇甫明追问道。
“兽人出动数十万鹰人和蜘蛛人……”哨兵急忙答道。
“不好……”皇甫明没想到兽人这次真的是密谋已久,竟然针对圣光骑士对空的劣势,出动飞行兽人和远程攻击兽人。
兽族的鹰人身体和人族差不多,但是身后长着一双雄鹰一样的翅膀,不仅飞翔能力强,而且还是远程弓箭手,蜘蛛人更是远程毒系攻击的强者,上半身是人类下半身的蜘蛛的他们不仅可以释放毒网、毒丝和毒雾,行动也颇为灵敏,尤其擅长在陡坡岩壁上战斗,这样的组合圣光骑士当然不是对手。
“调派一百万苦修士前去支援,并从后军调圣光骑士和苦修士各五十万……”
皇甫明的命令立刻被执行,苦修士的魔法治疗蜘蛛人的毒系攻击,而且对于鹰人的弓箭也有极强的免疫力,虽然暂时不能取胜,但是起码可以帮助骑士军团不至于伤亡惨重啊。
就这样,战役从夜晚打到白天,又从白天战至黑夜,两边战局对圣光教会都不利,风圣逸的银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他也不知道到底杀死了多少敌人。
但是兽人的军队源源不断的从山上涌出,无穷无尽,而且最麻烦的就是兽族的蜘蛛人进可攻退可守,在光滑的岩壁上如履平地一般。
铺天盖地的弓箭让骑士军团很是头疼,虽然有苦修士的帮助,但是一整天都无法前进一步。
“原来圣光教会也有这么惨的时候啊……”圣光阵营后面的山坡上站着两个人影,一身黑袍的正是北月帝国妖月学院院长黑暗魔尊封鼎寒,而在他旁边一身青袍的则是南尊帝国星云学院院长风系魔尊青亦云。
两人此次都是陪同自己的国王前去圣光圣教,虽然身为黑暗魔法师的封鼎寒并不屑于圣光教的祈福,但是身为护国法师的他,不得不保护国王。
“话也不能这么说,兽人是已经处心积虑谋划好的,就是看中了圣光教会这次没有对空力量,才在此设伏,如果换作平地战争的话,就算是千万兽族也难挡他们的路啊……”青亦云身为南尊帝国国师,当然偏袒圣光教会了。
“再这样下去,就算一个月,我们也无法通过啊……”封鼎寒不屑的笑着。
对于参加祈福,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就算看到带翅膀的鸟人又如何,这些年来,圣光教会一直在打压黑暗魔法,要不是有国王的庇佑,恐怕黑暗魔法真的就要绝迹了,所以他对于圣光教会的恨意可是非常的浓烈。
“难道你没打算出手吗……”青亦云望着他,不解地说道。
两人并没有约好,而是在这里偶遇到的,原本以为封鼎寒是准备去帮忙的,可是他所说的话和他的表情来看,只是在幸灾乐祸而已。
“我为什么要帮忙,我的职责只是保护国王不受伤害而已,其他我才懒得管呢……”封鼎寒笑着走开了,圣光教会全都死光他才开心。
“你不帮忙,就不怕圣光教会怀疑是你勾结兽人的吗……”青亦云冷冷的说道。
“怕什么,他们想怎么说就这么说,对了,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刚要离开的封鼎寒又走了回来,青亦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以后说话注意点,就算你们南尊帝国很强大,我们北月得罪不起,但是不代表我封鼎寒怕你们,不要惹我……”封鼎寒冷笑着。
但是浑身的杀气却让青亦云浑身一凉,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双眼惊恐的望着封鼎寒,刚才的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你竟然达到大魔尊了……”青亦云想确定一下。
“你猜对了……”封鼎寒冷笑着。
“不要以为你晋升大魔尊我就怕你……”青亦云咬牙说道,但是大魔尊想要杀死一个魔尊,那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不要以为你们风之门很厉害,我们暗之堂不怕你们,如果你想要开战的话,我们随时奉陪,对了,这句话是我们堂主让我转告你们门主的……”封鼎寒不再理会青亦云,转身走来了。
“暗之堂堂主……”青亦云望着封鼎寒的背影,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