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6章 撒旦城主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两个联盟势如水火,而一向和撒旦城交好的是豹人联盟,这次袭击他们的则是半兽人部落。
“原来如此,此事我会上报教皇,您的帮助我们圣光教牢记于心……”皇甫明点点头,没想到兽族中也有如此的争斗啊。
“这个到是不必了,因为此次出动的都是兽族部队,没有任何人类介入,此事没有人会知道的,包括我的属下也一样,所以军团长不必知会教皇,至于这次的事,就算我与两位结交,以后还请两位多多照顾撒旦城……”
星野翼当然知道就是解救了圣光教,可是名声要是传出去,被撒旦城解救将是多么难堪的事情,这样的选择既能和圣光教会交好,还能保住圣光教会的名声,真是一举两得。
“真的没人知道?”风圣逸急忙追问,要是真能天衣无缝,那他的第一次任务将会圆满成功,没有任何污渍,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旁边的皇甫明虽然并不看重这个,但是事关教会的声誉,他当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给教会抹黑。
“当然,我可以发誓……”星野翼信誓旦旦地说道。
看着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星野翼不仅暗笑,这一次算是彻底结交了两个军团长,对于以后的发展,起到了太大的作用了,损失这点人马太值得了。
接着,星野翼把兽族大概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这次圣光教几天时间损失百万之众,一定会讨要个公道,这些情报也是多年来和豹人交往得到的,希望有助于圣光教会攻打半兽人部落时派上用场。
原来眼前的绝壁天堑是比丘山脉山脉的延长点,往东北方向就是豹人联盟的统治区,而半兽人部落的领地则位于比丘山脉的西北部,紧邻圣光山脉。
这次半兽人兴兵突破了豹人联盟后,又从北边袭击了撒旦城的驻防,由于没有地势阻碍,人类士兵在庞大的兽族攻击下,根本不堪一击。
所以才会丢失了这道防御,而后才袭击了路过此处的圣光教会。
由于半兽人部落一直虎视眈眈,想要发动战争,征服人类,所以几次出访豹人联盟,想要合兵进犯,都被豹人联盟所拒绝。
所以才会假扮豹人联盟,想借此来让圣光教会对他们发动战争,除掉他们,好在星野翼及时得到消息后,才把半兽人部落的计划破坏,并且亲自来与圣光教会沟通。
“可恶的半兽人,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们挫骨扬灰,方能告慰我百万将士的在天之灵……”风圣逸恶狠狠的说道,也就是这次的事件,圣光教会和半兽人部落节下深仇大恨,引起了一年多的战争,双方死伤惨重。
“不知这豹人首领可否一见,不管如何,都是他帮助我们度过了此次劫难,我也想当面致谢……”皇甫明比较老城,并没有风圣逸那么激动。
“豹人首领虽然和我相交不错,不过他却从不见人,就连我,每次也只能通过书信方能与他联系,不过此次他特别吩咐来人,让我转告圣光教会,虽然是不同种族和信仰,但是他并无意进犯,希望能与圣光教会和平共处,并将此物赠与圣光主教,聊表寸心……”
星野翼从怀中取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号角,交给了皇甫明,两人望着此物惊呆了。
这就是圣光教会失落已久的天神守护,乃是圣光六宝之一。
传说这个号角是由神灵摘取神龙的犄角所制成的,只要按照方法使用,所形成的结界能抗拒所有的魔法和物理攻击。
此物和天神战甲、天神战靴、天神战盔、天神战矛、天神手套合成天神套装,威力无穷。
上一次魔族进攻,穿着天神套装的圣光教皇同身穿恶魔套装的魔族族长同归于尽后,就此失去下落,苦苦寻找千年后,才寻的天神战甲和天神战矛,没想到天神守护尽然落在兽人手中,现在物归原主。
这次能将天神守护带回去的话,两人可谓是大功一件,风圣逸已经开始幻想着教皇对他的褒奖。
“这么珍贵的礼物,我一定代为转交,也请城主转述我们圣光教会对豹人盟主的协议,以后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皇甫明小心翼翼的将天神守护收了起来,这次的收获实在太大了,激动的他双手都有些颤抖了,于是三人又闲谈了一会后,星野翼便告辞了,两个军团战亲自送出十里,以表谢意。
“立刻安排兵力,从左边包抄过去……”虽然已经知道兽族退兵,但是也要做做样子,皇甫明可不像落人话柄。
于是圣光骑士五十万人马继续表演这独角戏,于是两天后,总与平安的度过天堑,开往撒旦城。
而此时的星野翼已经把圣光教会两大军团击败兽族的消息散步出去,那绘声绘色的故事几天就传遍了整个黑暗帝国。
所以大队人马来到撒旦城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星野翼更是亲自出城迎接拯救撒旦城的大英雄们,张灯结彩的撒旦城好不热闹,圣光教会的名声一时达到了顶点。
“你不觉得这样很虚伪嘛……”知道真相的暗系大魔尊封鼎寒冷笑着对风系魔尊青亦云说道。
“这有什么,莫非你想揭穿嘛……”青亦云冷望着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才没有那么虚伪,揭穿他又有什么用呢……”封鼎寒虽然不屑于理睬圣光教会,但是也知道圣光教会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而且身为北月帝国的大臣,那样做当然不理智了,封鼎寒转身回到了马车中,不再理睬那些虚情假意的奉承。
青亦云则跟随着两大军团长,与星野翼一同走在撒旦城中,接受者万民的朝拜。
“你看,圣光教会在黑暗帝国都享有这么高的位置,可是在你们那里却只有一个教堂,身为四大帝国之一的北月,是不是太不给圣光教会面子了……”南尊帝国国王申飞翰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