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4章 夜会塔莎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么晚了还不睡啊……”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杨凡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十三名参赛选手之一,天尊罗迪的徒弟塔莎。【】
此时她身穿黑色的紧身纱裙,完美的身材暴漏无疑,雪白的肌肤加上美丽的眼睛,谁都不会相信这个文文静静的女孩竟是闯入十三强的高手。
“是啊,睡不着,你怎么也不睡呢……”杨凡笑了笑,对于塔莎,杨凡没有感觉到敌意,所以也不反感。
“我也是,觉得房间里闷闷的,就出来走走……”塔莎自然的走到杨凡的身边,两人就这样散着步。
“今天你的表现很厉害,身法真够敏捷的……”杨凡见识了她的身法,在潘多拉大陆来说,已经算是上流的了。
“谢谢夸奖,不过就算身法再好,也敌不过你天才法师啊……”塔莎脸色有点微红的说道,此时的她就和普通小女孩一样。
“怎么会呢,如果对战的话,说不定谁输谁赢呢……”杨凡笑了笑。
“起码我知道,我绝对没有胜算……”塔莎低着头说道。
“就是因为今天我释放的水雾吗?这点应该难不倒你吧……”杨凡不解。
“因为的师傅说,你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只能凭感觉……”塔莎从小和师傅一起,师傅的话她自然深信不疑。
“有吗……”杨凡真的想不通,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为什么还会被别人看出来呢,虽然不解,杨凡也没有继续追问,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起来。
“怎么不见你身边的两大护法了……”杨凡开玩笑的说道。
“他们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大小从小就认识,而且我们也组队探险,别没有其他关系……”塔莎急忙解释到。
“凶蛮公国应该是位于潘多拉大陆最南边,紧邻快乐森林,是属于北月帝国的,你是在那里长大的?”杨凡问道。
“这话说起来就很长了……”塔莎左右看看,准备找一个地方坐下,可是附近的草地都被露水侵透了,根本没有地方能坐,总不能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吧。
“不如到我的房间坐吧……”杨凡看出了塔莎的意思。
“这不好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塔莎脸红心跳,但是也没有那么坚决的拒绝。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房顶上……”杨凡急忙补充道。
塔莎不解的望着杨凡,难道这么晚了还要找梯子爬房子吗,这里的建筑风格全部是筒状型,想要上到二十多米高的房顶,就凭她现在穿着的衣服,很容易走光的。
“随我来……”两人离杨凡的住处已经不远了,杨凡一伸手,示意塔莎抓住他的手。
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塔莎还是伸出玉手,杨凡右手衣服塔莎的后背,脚尖点地,向着二十多米远的房子飞去。
脚尖连踢墙壁,两个人转眼间就来到了房顶,动作潇洒干净,就连塔莎的裙角都没有掀起。
“你是怎么做到的……”塔莎如果不是自己经历,绝对想不到杨凡竟然能带着一个人这么轻松的跃起二十多米高,动作还那么潇洒自如。
“这是我故乡的一种功夫,叫做轻功……”杨凡笑了笑
“故乡……”塔莎喃喃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是啊,你的故乡是哪里?”杨凡随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是因为今晚的月色太过凄凉,还是突然触景生情,塔莎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
杨凡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塔莎止住哭声,和杨凡聊起了她的身世和经历。
她从小就是孤儿,她的父母死于战乱之中,那时候她还不记事,只是朦胧间有个姐姐,那时的日子苦不堪言,每天和畜生一样,饭也吃不饱,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被人买到黑暗帝国,有家妓院准备把她买回去,那时候我已经五六岁了。
记得那天是个下着大雨的夜晚,那个老鸨子满脸肥肉的走了过来,在我多个孩子中走来走去,最后就选中了我,说再养几年就能接客了。
说出来也不怕她也不怕杨凡笑话,那时候她对于做妓,一点都不反感。
因为那样就能吃饱饭,就能有衣服穿,那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能活下去。
没有保障的人,那时候生命一点都不值钱,每天都有人死,她都变的麻木了,于是她很高兴能跟着那个老鸨走。
就这样,在那里过了三年,每天都是劈柴烧水,看着那些厚颜无耻的人走来走去,脸上挂满了淫笑,她已经十岁大了,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廉耻。
不过她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除非一死了之,因为那里戒备森严,根本逃不掉,就算能逃掉,也没有办法生活,心在不知不觉间如死灰一般。
浑浑噩噩的又过了两年,就在她十岁的一天,幸运女神终于眷顾了这个可怜的人。
那一天,她偶遇到现在的师傅,是她把塔莎从一个魔鬼手中夺了下来,那个厚颜无耻的人竟然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动手动脚。
师傅一时气愤,出手杀了他,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将她就出了火坑,带着她云游四方,后来才发现塔莎竟然是一个练武的奇才。
于是拜访各种高手,就凭着天尊的名头,没有人吝啬,于是塔莎集百家所长,配合自己的先天条件,练成了自己独有的一套功夫。
塔莎的经历深深的打动了杨凡,能理解她的艰辛和痛苦,这点不用自己体验也可以知道的。
“不好意思,不知不觉和你聊起了这个……”塔莎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
对于杨凡只是比陌生人了解的更多一点,自己的经历从来没和人提起过,就算是弘尽和维特也一样,这是她心底的一个秘密,塔莎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没关系,我很喜欢听……”杨凡笑了笑,眼前的女孩突然有一丝可爱,有一丝妩媚,尤其是那双哭红的双眼和那羞涩的微笑,真是我见犹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