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0章 杨凡的选择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再者说,自己是这里唯一一个没有和杨凡捅破那层爱慕之心的人,或许停留在这个层面上或许才是最好的,因为这样自己的死去不会给杨凡带来太多的伤心。
“我愿意,我愿意……”冰晶看着杨凡,让她一生难忘的男子真的再一次出现了,可以看得出,其他五位佳人都相互认识,而只有自己,并不和杨凡偌大的后宫熟悉。
所以自己若是走了,杨凡的伤痛是最小的,也是这里最划算的,所以冰晶义无反顾的说道,她愿意为杨凡去死,死得无怨无悔。
“你们闭嘴……”就在六女你争我夺想要舍身的时候,杨凡的声音突然响起,是那么的坚定,也是那么的严肃,让原本熙攘的六女停止了争夺。
“怎么样,你决定了……”女人冷冷的说道。
眼中那丝不屑更是呼之欲出,因为她就是要看到杨凡这幅摸样,不管是他选择让谁去死,都是将之前的那番豪情壮志全部推翻。
“是的,我决定了……”杨凡原本低下的头渐渐的抬了起来,双眼中射出那冷冷的目光。
“那你选择谁去死呢?”女子等待着杨凡的答复,她要让这个满嘴仁义道德,满嘴爱情的男人屈服了。
或许这样的快感才能让她复仇的欲望得到满足,她要告诉全世界的女人都明白,男人只不过是一个满嘴胡言乱语的无耻败类而已。
“你们都是我杨凡的女人,这辈子得到你们的爱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不管任何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是我的心头肉,都是我最爱的人……”杨凡一字一句的说道,每一个字都让人心动,简单的几句话让六女的眼泪流了下来。
“那你到底怎么选择的……”女子冷笑着,杨凡这番话,更让她好奇杨凡到底会选择那个女人,究竟会有谁会牺牲呢。
“我选择……”杨凡的双眼冒火,那愤怒的目光放佛能够融化一切,那种愤怒让这个灵海都感觉热了好多,女子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没有任何的干扰,只因为杨凡的愤怒,
“你……”杨凡的话音未落,一团只有拇指一般大小的物体突然从女人的背后射进了她的体内,与此同时,杨凡的身体好似炮弹出膛一般射向了女人。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女人感觉到整个身体突然不能动弹,而且那种疼痛是来自体内。
“吞噬……”来到近前的杨凡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同时头顶上方的金丹猛然发亮,女人的身体好似化成了液体一般,竟然顺着杨凡的手臂流了进去。
这转瞬即逝的突变让五位佳人都愣住了,这样的绝地反扑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其实就连杨凡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件至宝之物能够帮助自己。
这个就是刚才射入女子身体之中的那个拇指大小的物体,原本它可是天下至阴之毒,就连杨凡都无法彻底消灭的毒虫寒月冷,它可是在神魔大战之中不知道毒害了多少神族精英的毒虫之王。
只从上次被杨凡吸入体内后,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杨凡的灵海之中,这么久就连杨凡都给忘记了。
但就在刚才,一股强大的力量入侵了杨凡的灵海,毒虫寒月冷被这股力量刺激的苏醒了过来,紧跟着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毒虫寒月冷可是智商不低的液体毒虫,拥有和神兽差不多的智力。
它竟然一直安静的潜伏在角落之中,完全没有和杨凡取得任何的联系,所以别说眼前这个孤傲的女人,就是连杨凡都忘记了这码子事。
终于,那个女人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六位佳人的身上,身后的警戒完全的松弛了下来,这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寒月冷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发动攻击之前,它悄悄的通过魔宠契约和杨凡取得了联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杨凡这才想起了他灵海中最后的防御,心头一紧下,最终选择了放手一博。
毒虫在射入女人身体的一瞬间,立刻将她的精神力完全的封闭,即使是这个女人拥有神力,也无法抵挡液体毒虫在体内的攻势。
这短暂的时刻,杨凡也抓住了机会,将精神魔法发挥到了最强,现在有毒虫的配合,他完全不需要顾忌金丹中囚禁的那几个恶灵,他所要做的就是将女子全部吸入金丹之内。
这是杨凡最后的一搏,原本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可是无意间他却得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因为就在女子被吸入金丹的一瞬间,一个强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
这无以匹敌的力量并不是向着杨凡攻击,相反的是,这巨大的力量竟然成为了杨凡的能量,现在杨凡收拾了女人后,立刻用最后的力量将六女的灵魂送出了体外。
因为这些力量虽然是他的能量,但是需要杨凡慢慢的转化,现在大部分力量还处于无主状态,在他身上来回的游荡着,他必须一点点的将它们全部转换成自己的能力,这个工程量绝对不小。
一瞬间飞回各自身体的五女看着眼前的一切,好似一场梦一般,但是昏迷的杨凡就静静的躺在陆雅霜的怀中,但已经不是之前那满脸苍白的样子了。
“先把他抬到安全的地方吧……”陆雅霜最大,所以她的话也最具影响力。
于是乎,六女七手八脚抬着杨凡直奔地面之上的圣殿之内,其余的圣女到现在也没有醒来,不过陆雅霜也觉得还是让她们多睡一会吧,否则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错综复杂的事情了。
六女将杨凡放在松软的大床之上,这里原本是教皇休息室,不过现在已经物是人非,成为了杨凡现在用以休息的地方。
看着昏迷中的杨凡,陆雅霜这才有时间,开始详细的述说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东门忆霜现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刚才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因为内心中的本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