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1章 月婵身世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黑衣人伸出手,指向月婵的眼睛,紫霜想要阻止,可是已经力不从心,刚才的战斗已经消耗的太多的力气,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无所欲为。
黑衣人的手指越来越近,月婵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当然留恋这个五颜六色的世界,留恋杨凡嘴角的那丝笑容,留恋紫霜美丽的脸庞,可是如果说这样能保证两人的性命,她觉得值得,虽然她已经瑟瑟发抖,但是却无怨无悔,她要用柔弱的身体保护自己的朋友,自从家族被灭之后,紫霜和杨凡是对她最好的人,她不能失去他们。
就在黑衣人手指快要触碰到月婵那双美丽的眼睛,突然间,一只强壮有力的手紧紧的扣住了黑衣人的手腕,随着一声惨叫,那只罪恶的手无力的瘫软下来,整个手腕握碎。
“少爷……”被黑衣人的惨叫惊醒的月婵,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杨凡那张英俊的脸庞,还有那嘴角挂着的一丝笑意。
“我说过,不要打她的主意,你却不听……”杨凡冷冷的说道。
“杨凡……”紫霜也睁开了眼睛,刚才她也不忍心看到残忍的一幕。
“你不是已经……”黑衣人咬着牙,看着杨凡,这那里像是虚弱无力的人。
“骗你的,这也信……”杨凡一脚踢向黑衣人,右手被抓的他根本来不及躲避,一下子被踢中小腹,黄金战甲的保护说不定已经没有命了。
“啊……”黑衣人跪在地上,这样下去他必输无疑,一狠心,左手的匕首切向右臂,硬生生的砍断了已经残废的右手,整个人也顺势向后滚去,想要逃出去。
“哪里走……”杨凡一抬手,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向黑衣人,空气刃的威力直接撞碎的他的斗气护甲,不等他反应过来,杨凡已经追了上去,黑衣人只感觉一道无形的绳索将他牢牢绑住,动弹不得。
“告诉我,暗夜会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取月婵的眼睛……”杨凡冷冷的说道。
“你做梦吧,我不会再说一个字……”黑衣人紧咬着牙关,冷冷的说道,疼得满头大汗的他依然没有一丝求饶的感觉。
“你说不说……”杨凡早就知道他不会说,所以才上演了刚才的一幕,但还是希望他能在透露一点信息,尤其是为什么要取月婵的眼睛,而瞳之家族到底是什么意思,黑衣人感觉到无形的绳索在慢慢勒紧,全身的骨骼都在发出声响,好像是随时都能碎掉一般。
“你不要做梦了,暗夜会没有孬种……”黑衣人大叫一声,突然七孔流血,整个人立刻瘫软在地,杨凡能感觉的出来,刚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体内引爆,看来这是他们自杀用的方法。
“你们没事吧……”杨凡走了过来,领域也随着黑衣人的死亡宣告破产,夜空在一次出现在她们头上,那感觉真好。
“我没事,一点皮外伤和脱力而已……”紫霜挣扎着,月婵急忙把她扶了起来。
“刚才我看到你的战斗技巧又有提高了……”杨凡走了过来,把紫霜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月婵过于柔弱,根本扶不住她。
“是啊,每次战斗都能提升一些……”紫霜脸色红润,和杨凡这么近距离接触,当然会有点羞涩,不过这次独自面对比自己高一等级的战斗,确实让她学到了很多。
“不过还是没有找到他们为什么要取月婵眼睛的秘密……”两人搀扶着紫霜,回到了杨凡的房间。
月婵给紫霜擦拭了一下瘀伤后,三人就这么坐着,等待天明,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可是黑衣人不肯透漏的那个秘密让三人百思不得其解,月婵更不知道为什么要取下自己的眼睛,难道灭族惨案和这个有关系吗。
第二天一早,经过月婵的精心护理,紫霜已经恢复如初,连杨凡都赞叹她惊人的恢复力,于是三人下楼用早餐后,火伦也赶了回来,昨天他连夜在城防布置,就是为了能让三人顺利出城。
一切都准备就绪,紫霜和杨凡以圣帝学院新生的身份来到了集合点,而月婵则还是杨凡的侍女,皇亲国戚的子弟上学带仆人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也没有奇怪,而且紫霜和月婵一都带着面纱,遮盖住绝色的面容。
此时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大概百人左右,开学前同学之间都会结伴而行,这是惯例,也防止发生意外事件。
“同学们,现在我们准备出发了……”圣帝学院的老师叫到,通往各大帝国的都城都有几条线路,为了学生的安全,学校也会派出大量的老师或者学生会会员沿途护送,这边领队的人就是圣帝学院最年轻,也是最有前途的美女会长舒雅,她被评为最有可能晋级成为大魔尊的人。
别看她年纪轻轻,和她的师弟师妹们差不多,但是却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精湛的水系魔法已经在去年达到了黄金级别,这么年轻就达到这样级别的人,也只有年轻时的校长了,所以她在学校的威望很高,追求者更是络绎不绝,可是不关花尽多少心思,都难以让美人一笑,所以也有寒冰美人的外号。
“学姐您好,我是刚入学的……”紫霜来到舒雅面前,把自己的入学证明交给她。
“您好,我也是刚入学的……”杨凡也把递过证明。
“哦,看来我们又多了一个女战士,欢迎你……”舒美点了点头,绝美的脸上划过一丝笑意,是那么的迷人,高贵又典雅,但是随及又恢复了原本的冰冷。
“至于你的话,你是什么职业的?”舒美拿着杨凡的证明,职业一栏是空的,不是杨凡不想填,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填成什么,难道写上魔法——空气系?
“这个我也不知道……”杨凡无奈的笑道。
“你没有做过测试吗?”舒美问道。
“没有……”杨凡才来到几天,当然不知道如何测量自己了。
“那就到京都再说吧……”作为学姐,她只能负责护送,不能随便给人家测量,万一要是不对,那岂不是毁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