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3章 恐怖的实力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快动手……”猥琐男大声的喊道,三人只有硬着头皮冲了上来。
“禁锢……”杨凡终于出手了,只是一挥间,三人好像是被无形的绳子绑住了一般,纷纷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杨凡可是主神,虽然能力被封印了,但是随便一点还是可以让他傲视群雄的,而他现在的能力化繁为简,直接以空气为能力,挥挥手间,所有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你们这群废物……”猥琐男看着摔倒的三人气愤的骂到,他又怎么知道杨凡的能力呢。
“吞噬……”杨凡一伸手,地上的三个人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无影无踪了,只有杨凡知道,他们已经被化作细小的颗粒,漂浮在天地之间了。
“你……”猥琐男这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那个弱不禁风的男子做的,这究竟是什么招式,做了三十多年盗贼的他从来没有见过,明白过来后的他,拔腿就跑。
“想跑那有那么容易……”紫霜就在他转身露出破绽的时候,抢前一步,大剑直接穿透的他身体,猥琐男望着胸口的剑尖,惊愕的望着杨凡,刚才杨凡轻轻的禁锢了他一下,否则也不至于被紫霜得手。
“哼……”紫霜一脚踢上他的后背上,猥琐男的尸体扑倒在地,紫霜还不解气的补上两脚。
“行了,他已经得到惩罚了……”杨凡走了过来,劝解到。
“这伙可恶的盗贼……”杨凡的劝解还是蛮有用的,紫霜的怒火也降了下来。
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紫霜也才感觉到肚中有些饥饿,也难怪她,这几天一路被追杀,根本来不及吃东西,不远处一个小镇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于是两人向着小镇走去。
路上的行人对杨凡的打扮指指点点,都以为他是那个部族的人,不过也不怪他们,杨凡的穿戴在那个世界当然很奇怪了,于是紫霜带着杨凡来到了服装店,挑选了一堆衣服,不过杨凡英俊的脸庞,配上这身衣服,更显得朝气蓬发。
挑选完衣服后,紫霜带着杨凡找到了一个酒楼,虽然紫霜是个落魄的公主,不过随身携带的金银,也足够她用个十几年的,很快,紫霜就点了一大桌子菜肴,两人大口的吃了起来。
异世的美食确实不错,杨凡风卷残云的吃着,看着杨凡的吃相,紫霜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杨凡笑了笑问道。
“嗯,像个饿死鬼投胎……”紫霜哈哈大笑。
“难道你不饿吗……”杨凡问道。
“当然饿了,但是也要有吃相,这是礼仪……”紫霜笑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填饱肚子再说……”杨凡笑了笑,继续狼吞虎咽。
“慢点吃,有的是……”紫霜生怕他噎到。
“那个戒指好漂亮啊……”杨凡这才发现紫霜左手的中指上带着一个红色宝石镶嵌的戒指,闪闪发光的样子很漂亮。
“你不会连他都不知道吧……”紫霜问道。
“不知道……”杨凡摇了摇头。
“这叫魔宠戒指,里面装着我的魔宠火焰驹……”紫霜耐心的解释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捕获了魔兽后,通过契约关系就能让魔兽变成自己的魔宠,魔宠会化成一个戒指,跟随着主人,只要在需要的时候,就可以通过特殊的心灵契约呼唤它出来作战,而紫霜的魔宠就是a级的火焰驹。
“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杨凡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世界蛮有意思的,不过不知道家里那群神兽们,会不会想念没有他在家的日子呢。
“对了,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杨凡随及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能四处游荡了……”紫霜摇了摇头,现在的她就好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有翻船的危险,不过好在有杨凡的支持,她才会有勇气继续漂流。
“看来也只有如此了……”杨凡点了点头,或许这也是个机会,他一定要找到回去的办法,同时也可以看看傲天大陆的风光。
“小二结账了……”紫霜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卡片,这个卡片是通过特殊加工过的,就好像是我们现代银行里的信用卡,但是里面存放着金钱,只有通过自身设定后才能使用,比信用卡安全多了。
就在两人走下楼的时候,突然被人群堵住了去路,人群不是奔他们而来,而是因为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凡和紫霜好奇的向里面看去。
只见群里面站着十多个牛头人和虎面人,每一个都有三米多高,天生的神力让他们成为保镖最好的人选,傲天大陆上很多有钱人家都会请他们来看家护院的。
为首的是两个身穿华贵衣服的男子,一红一绿的站在那里,一看就是富家少爷的模样,嘴角上挂着的猥琐笑容也证明了他们不是什么正经人,这个小镇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臭名昭著的混蛋,他们就是不远处金曜城和银曜城城主的公子之琪和孤行。
他们每天都是无所事事,带着这帮打手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今天又不知道是起了什么坏心,不过看着两人中间跪着的少女,看来又不是什么好事。
“之琪,我赌这个女子绝对是处……”孤行满脸猥琐的对之琪说道。
“孤行,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别看她披头散发的样子,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有福气,整天左搂右抱的,一定是那个饥不择食的男人把她弄成这个样子的……”之琪淫笑着说道。
“两位大爷,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中间的少女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柔弱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满脸的尘土混着眼泪,整个已经成为了大花脸,根本看不清楚容貌,而手无缚鸡之力的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拼命的磕头,希望这两个头上长疮,脚下流油的坏人能放她一马,不过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
“告诉,你是还是不是啊……”之琪淫笑着说道,身后的牛头人不住的起哄,可是这种事情就算小女孩死,也不会开口啊,所以她只能拼命的磕头,额头都磕出了血,但是她也不知道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