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2章 土狼的攻击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光之祈福……”就在他们接近的时候,埃诗首先发难,一个白色光球升到了半空中,照亮了百米之内的景象,几人这时才看清,遇到的只是五只c级土狼,但是紧张了这么久的他们,依然全力出手。
“地灵束缚……”哈山释放出土系高级魔法,土狼脚下突然伸出无数双手,死死的抓着他们的脚,五只土狼被牢牢的困在地上。
“冰刺……”舒美的魔法紧随其后,三条粗大的冰刺如箭般的射了出来,不能移动的土狼只能束手待毙,转眼被冰凌刺穿。
紫霜和凯文也冲了上去,轻松的砍死其余两只土狼,一场小战斗宣布结束,因为紧张的五人感觉浑身无力,这让杨凡十分的好笑。
“五只土狼用不用这么紧张啊……”紫霜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都被他们牵连的那么紧张。
“是啊,吓死人了……”哈山叹了口气,这实在是太小题大做了吧。
“也是啊,吓我一身冷汗……”凯文坐在马背上,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大家都笑了,魔兽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内心的恐惧。
“好了,我们继续上路吧……”舒美摇摇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五只土狼吓到,在看看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杨凡,看来他的胆识确实不错,或许就是无知者无畏吧。
于是,队伍继续前进,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大家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后来又遇到了几只c级魔兽,很轻松的就被他们收拾了,于是大家就更加的放松,凯文已经开始说说笑笑了,可是杨凡却有点担心,过于紧张当然不好,但是太过放松的话,那一旦遇到危险一定会损失惨重。
“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太放松了……”杨凡开口提醒道。
“这你就不懂了,我告诉你,在c级魔兽出没的地方,一定没有更高级的魔兽出现,因为这样c级魔兽才敢出来觅食,高级魔兽可都有自己的领地,不会轻易走动,更不会允许低级魔兽进入的,这叫经验,以后多学着点吧……”刚才还惊慌失措的凯文转回身教育起杨凡来了。
“那也不要放松警惕,还是要注意……”舒美开口说道。
“知道了……”凯文摇了摇头,舒美这不是偏袒学弟嘛。
“还是小心点为好……”哈山在旁边说道,舒美的话也有道理,虽然凭前辈的经验是很重要,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只有你这个胆小鬼才会害怕,我才不怕呢……”凯文回头瞪了哈山一眼,正好没地方撒气的他,终于找到了人选,不过他很快就会后悔。
队伍继续前进,突然杨凡的脸色一变,前方出现大批魔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数量绝对惊人,就在这个时候,左右两边也有魔兽进入,在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大家警戒……”杨凡突然开口喊道。
“你瞎喊什么,欠揍是不是……”杨凡突然开口,吓了众人一跳,凯文首先骂到,他已经对杨凡早就不爽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揍他而已。
“相信我,我有预感……”杨凡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还预感到你马上就会挨揍,你信不信……”凯文调转马头,向着杨凡走来。
“凯文……”舒美冰冷的声音让凯文一惊,停下了自己的行动,但是还是狠狠的瞪了杨凡一眼,在漆黑的森林中这样一惊一乍的,会有多吓人。
“快点警戒,我的预感很不好……”杨凡看着舒美,希望她相信自己的话,这次可绝对不是开玩笑。
“注意警戒,那目标是哪里?”舒美对这杨凡说道。
“前后左右都是……”杨凡答道。
“你怎么不说上面也有呢……”凯文指了指天上,白了杨凡一眼。
“紫霜在前,凯文在后,哈山在左,埃诗和杨凡在中间,保持高度警惕……”舒美思考了一下,立刻安排,所有人都进入了高度警戒的状态,只有凯文不屑理会杨凡,脑子里在想一会怎么教训他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围极其的安静,只能听见众人的呼吸声,越是这样他们越紧张,哈山的冷汗流了下来,大战来临前都是如此的宁静,这也是他们学习过的,凯文也不在报怨,手中紧紧的抓这大剑,消失掉的虫鸣鸟叫声,证明了杨凡的预感的正确的。
“嗷……”突然随着一声长啸,四面八方从来了大批的土狼,原来他们已经被土狼群包围了,c级的土狼并不可怕,但是如果形成一定数量的话,那就是恐怖的力量。
看着呼啸而至的狼群,舒美看了看旁边的杨凡,要不是他提前通知,突然被狼群袭击的话,他们一定会很被动,这个运气极好又有预知力的杨凡真是福星,看来这次带来他确实是一件好事。
“准备战斗……”舒美立刻发动魔法攻击,无数的冰凌向着冲上来的狼群袭去,随着一声声惨叫,狼群倒下了一片,而另一边,紫霜挥舞着大剑迎了上去,白银盔甲立刻浮现在她的身上,剑气所过之处一片哀号之声。
同一时间,土系魔法师哈山也发动了魔法攻击,连续不断的土刺从地下涌出,把狼群一个个刺穿,空中陨落的巨石让狼群损失惨重,凯文也挥舞着大剑,白银战甲出现在身上,但是照比起紫霜的盔甲,他的明显薄了一些,这也证明同为白银战士的他,没有紫霜的战斗力高强,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攻击,因为对付c级土狼,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光明法师埃诗则一边释放着光明球照亮周围的环境,一边给他们身上加持着辅助魔法,让他们更快的恢复斗气和魔力,四人有了她的支援,战斗力更加一层,疯狂的斩杀着冲上来的狼群。
随着战斗的继续,最先乏力的就是埃诗,因为一直不断的释放这魔法加持术,她几乎没有休息过,现在她已经脸色泛白,呼吸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