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6章 艰苦的作战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舒美的冰罩和哈山的土墙暂时阻挡了他们的攻击,埃诗已经把双手放在凯尔的伤口上,开始为他治愈。
十根手指已经被哈山拔了出来,但是黑洞洞的伤口一直留着黑色的血,因为剧烈的疼痛,凯文已经脸色惨白,豆大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现在狠狠的咬着牙,血红的双眼盯着自己的伤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埃诗的双手不断的泛着白光,这就是光明系的治愈之术。
“还需要多久……”舒美回头问道。
“中毒很重,还需要一段时间……”埃诗脸上也全是汗水。
“尽量快一点,我们快要顶不住了……”哈山咬着牙,土系魔法师的他,现在承担了更多的防御,但是也只能减缓他们的行动,根本杀不了他。
“怎么样,我的新宠物的威力如何……”巴克斯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冷冷的声音仿佛是催命的阎罗一般。
“你是个疯子,他们都是无辜的村民啊……”舒美看得出来,这些并不是死去很久的人,看他们的衣服就可以判断出来。
“他们只是一些苟延残喘的废物,活着就是为了等死,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完一生,倒不如做我的武器,帮我征服天下,这样的生命才更加的有意义,不过你们放心,我也会让你们成为我的武器,我倒要看看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会变成什么样子……”巴克斯特狂笑着,好像六人已经任它宰割一般。
“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舒美大声的问道,这和资料上面的能力不相符合啊,资料上他只能控制五个尸体,就算晋级了也不会这么厉害,而且尸体也绝对动了手脚,否则绝对没有这么强悍的防御力。
“哈哈,果然是千年难得的天才,这都被你想到了,不错,我是在他们身上做了写改动,将炼金术和毒素融入了他们的身体,你知道吗,我已经研究两年了,没想到终于成功了,而且让我惊讶的是,他们不仅拥有强大的防御力和剧毒,而且还会一点点的思考,这样我就能控制更多的尸体为我战斗了,所以我才是天才,我要成为灭神级的术士,我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趴在我的脚下,我要看他们哀求我,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巴克斯特已经开始变得疯狂,不过也只有这样疯狂的人,才会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
“他是个变态……”还在为凯文治疗的埃诗狠狠的说道,信奉光明教的她最难接受这种事情。
“只有王者才能明白这种感觉,你们永远都不会理解,你们只配迎接死亡的到来……”巴克斯特冷笑着,此时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子,双目无神的依偎在巴克斯特的怀中,美丽的秀发下一张秀美的脸却面色惨白。
“柯莎老师……”舒美一下就认出了那个或许还能称之为人的物体,她是圣帝学院的土系老师,年轻漂亮的她有着无数的追求者,可是没想到竟然变成这样。
“只有王者才能配的上她,而我就是王,只有我才配得上拥有她的爱……”巴克斯特抱着柯莎,猥琐的笑着。
“拿开你的脏手,不许碰柯莎老师……”哈山首先不干了,柯莎老师正是他的老师,年轻漂亮的柯莎深的学生们的爱戴,看着最爱的老师被侮辱,他再也忍受不住,手中飞出一条足有两米多上的石矛,刺向巴克斯特。
“没用的……”石矛还没等到达巴克斯特面前,就被那些尸体挡了下来,而且趁着这个机会,尸体没有了阻碍,又冲上来了。
“哈山,不要意气用事,专心防御……”舒美急忙阻止哈山,他要是贸贸然出手的话,一定会被巴克斯特趁虚而入,好在紫霜急忙击退了冲上来的尸体,哈山才有机会重新防御,否则一旦冲上来那谁也活不了。
“放心,我今天晚上就会和你心爱的老师洞房,我要让她名正言顺的做我的女人,从此以后她只属于我一个……”巴克斯特冷笑着。
“因爱成恨……”杨凡摇了摇头,看来他也是柯莎老师的追求者之一,只是因为没有得到芳心,就倒行逆施。
“杨凡,你现在有什么办法吗?”情况越来越紧急,哈山已经汗流浃背,舒美突然想到了杨凡。
“暂时没有,不过到是能拖延一下……”杨凡无奈的笑了笑,除非自己出手,否则就凭他们几个实在是难以完成。
“能拖延也好啊,只要凯文伤一好,我们就能脱身了……”舒美点点头。
“好吧,那我试试……”杨凡走了过来,站在舒美和哈山前面。
“巴克斯特大术士……”杨凡叫到。
“你叫我吗?”巴克斯特没反应过来,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他。
“当然了,这里还有人能成为大术士吗?”杨凡笑了笑,身后的五人惊讶的望着杨凡,难道他的办法就是拍马屁吗?
“有什么事?”巴克斯特笑着点点头,这个称呼确实不错。
“能先停一下攻击吗,我有事要说?”杨凡笑道。
“如果你是想求饶,就自己走过来,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识时务的,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能掌握别人的生死,这是巴克斯特最喜欢的事情。
“那就谢谢了……”杨凡急忙走了过去,舒美和紫霜愣愣的望着杨凡,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埃诗、哈山和凯文却心中一凉,原来他竟然是背弃伙伴的家伙,真后悔和这样的一起出来。
杨凡走出了舒美和哈山的防御,尸体真的没有攻击他,很快,他就来到了巴克斯特五米左右的地方。
“尊敬的巴克斯特大术士,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你也应该能感觉的出来吧……”杨凡无害的笑道。
“所以我也很奇怪,你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和他们混在一起……”巴克斯特点点头,从刚才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出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