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6章 危急时刻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冰罩……”来不及使用高级魔法,舒美一挥手,一个中级魔法形成的巨大冰罩出现在豹人面前,直接将他扣在里面。
“啊……”熊人大吼着冲了过来,却被舒美的冰墙拦住,气愤的他用手中巨大的斧子狠狠撞击着冰墙,豹人也在冲击着冰罩,希望能冲出来。
“瞄……”那个女子踏着熊人的肩膀高高跃起,她是兽族的猫人,灵活无比的她虽然攻击力弱小,但是出其不意是她的战斗亮点,现在豹人和熊人被终极魔法控制住,而舒美也还没有吟唱完成,正好最好的攻击时间,于是她高高的跃起,飞扑到舒美面前,就算不能攻击,只要拉近了距离,舒美来不及释放魔法,那熊人和豹人一旦脱困,舒美必死无疑。
“冰冻术……”舒美不愧是天才魔法师,临危不乱的她挥手间,瞬发了一个初级魔法,猫人只见一个小冰柱向自己袭来,急忙用手中的匕首向前劈去,就在击中冰柱的一瞬间,爆裂的冰柱立刻化作无数冰粒,将她的右手冻成冰块,这就是舒美之前汇集水元素的用意,可以提升一定的水系法术威力。
也就趁着这个时间,舒美急忙后退,口中不断的念着咒语,身边的水元素不断的聚集,而另一边,猫人摔倒在地上,半个身子都被冻住,让她不能动弹,而熊人和豹人还在拼命的撞击着眼前的冰墙和冰罩,一道道裂痕证明了中级魔法并不是很坚硬,一身蛮力的熊人马上就要冲出来了。
“冰石乱坠……”就在熊人冲出了冰墙,向她冲来的时候,舒美的高级魔法也已经成型,天空中突然出现无数的冰凌,足有半米粗细,锋利冰凌疯狂的砸在三人身上,兽人一声声的惨叫着,猫女第一个被刺死在地,豹人左右躲闪,时不时的冰凌划过他的身体,一会时间就变成了血人,到最后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可是那个熊人竟然硬生生的抵抗着巨大的冰凌,皮糙肉厚的他发出一声声的怒吼,虽然身上也是鲜血淋淋,但是底气十足的叫喊声,证明了他并没有遭到致命的打击,手中的巨斧上下翻飞。
“呼……”两个高级魔法已经消耗了舒美很多的能量,看到熊人竟然抵首的了自己的高级魔法,不免心中有一丝胆寒,但是她还在坚持,让高级魔法持久一点,每坚持一秒,她都要消耗很大的力量。
杨凡在树上看得清楚,持续这么久的高级魔法对舒美来说实在是有点辛苦,但是看来熊人也撑不了太久了,舒美胜券在握。
“熊之咆哮……”熊人突然大吼一声,原本就很强壮的他一下子有增大了几圈,而且原本已经血流不止的伤口也不在出血,强大的力量覆盖了他的身体,这就是熊人真正的力量,战斗力不断的上升,行动也更加的迅速,到最后冰凌已经完全被他抵挡了下来。
“啊……”看到熊人的爆发,舒美也是一惊,没想到已经在垂死挣扎的熊人突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战况急转直下,舒美一下子变成了劣势。
“死丫头,我要让你血债血偿……”熊人眼珠发红,这就是使用熊之咆哮的副作用,他正在使用生命力燃烧,短时间内增强自身的力量,这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使用的绝杀,现在的他眼中只有杀气,他要杀光所有的人,即使自己也将会死亡。
眼看着熊人又冲了上来,冰凌已经对他没有半点伤寒,舒美一咬牙,再次催动自身的魔法,就在两人相距十几米的时候,突然空气中出现很多的水滴,熊人根本不在乎这点,手中的大斧头发着摄人心魄的寒光,呼啸着向舒美扑来,誓要将她一劈两半,而远处的杨凡也准备要出手了,再这样下去,舒美就要横尸当场了。
“千水凝冰……”吟唱完咒语的舒美突然睁开眼睛,双手平伸,原本散乱的水珠突然急速的向熊人飞去,现在两人已经相距五米,阵阵杀气已经然舒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熊人不动了,身上的水珠立刻形成了冰块,把熊人整个的冻成了一个大冰陀。
“呼……”三个高级魔法让舒美已经站不住了,就在她倒下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把她拦腰扶住,杨凡轻轻的把舒美放在自己的腿上,此时舒美脸色惨白,浑身无力,美丽的双眸半睁半闭,这是魔法消耗过度的现象。
“你没事吧……”杨凡轻轻的问道,没想到舒美竟然这么强悍,就凭一己之力杀死四个凶悍的兽人。
“还行……”舒美想要伸手,可是现在她的胳膊好似灌了铅一般沉重,根本动不了。
“你要做什么……”杨凡急忙问道。
“药……”舒美有气无力的说道,现在如果不马上补充能量,那她的实力就要大打折扣了,可是她实在是消耗剧烈。
“在那里……”杨凡问道。
“怀里……”舒美已经有点快要喘不上来气了,身体的能量也开始有点消退,这是魔力枯竭的先兆。
“得罪了……”杨凡也来不及多考虑,伸手向她怀中摸去,就算是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得到那傲人的弹性,但是面对生命垂危的舒美,他怎么还会有心思管那些,很快杨凡就找到了一个小瓶子,急忙打开瓶塞取出两颗黑药丸,放入舒美口中。
可是现在的舒美已经奄奄一息,试了几次都无法吞咽,无助的舒美心中很是伤感,没想到自己竟然死于魔法枯竭,看来自己的梦想就要这样覆灭了,大魔尊是她的梦想,也是她一直努力的原因。
她还在期盼着和曼罗的对决,她要再次夺回圣帝学院第一高手的称号,她要用自己的实力告诉世人,她一定能成为一代新魔尊,可是眼看这一切将化作泡影,她太不甘心了,她不想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