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7章 前朝老臣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就这样,乱少带着小刀在前开路,而杨凡、舒美和紫霜跟在后面,一路向着皇宫进发,宰相府就在皇城的旁边,这里可是戒备森严,三人已经看到里城中之城,皇宫高大的院墙已经呈现在他们眼前。
“杨凡,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紫霜紧紧握着杨凡的手。
“应该没有恶意,否则刚才为什么不动手啊……”杨凡也握了握紫霜的手,让她不要担心,因为他已经能感觉到紫霜手心出汗了。
“是啊,我也觉得他们一定有什么事情不好开口……”舒美点点头,她同意杨凡的看法。
“不管那么多了,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们也要好好的走一遭……”杨凡笑着,虽然他的心中也在嘀咕,但是却不表现出来,否则紫霜绝对第一个吓到。
转眼间,他们就来到了宰相王府,雄伟的建筑风格透露着尊贵的身份,严密的守备更是层层叠叠,几个身穿金色铠甲的人不时的走来走去,这都是将军级别的人物,竟然驻守在宰相府,实在是令人不解。
“新帝为了保护我父亲不被前朝旧部骚扰,才特意安排一些皇族亲卫队对我们进行保护,实在是皇恩浩荡……”当走到几个将军的面前时,乱少故意说道。
“少爷,您回来了……”几个黄金铠甲的人急忙走了过来,对乱少行礼。
“是啊,这位是圣帝学院的高才生,千年难得一见的水系天才舒美小姐……”乱少给几人介绍到。
“原来是天才魔法师,真是失敬失敬……”几个人急忙对舒美行礼,本来魔法师就享有很高的地位,而舒美的名字更是人族的骄傲,他们当然不敢怠慢了。
“嗯……”舒美点了点头,现在情况尚不明朗,敌友不分的情况下,舒美脸色当然不会好看到那里。
“今天我和舒美小姐因为一些误会才相识了,小刀,你快去叫他们准备一下,我要给舒美小姐赔礼道歉……”乱少对小刀说道。
“遵命……”小刀急忙奔入府中,准备午宴去了,而乱少则带着舒美他们步入王府的大门。
“对了,今天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乱少回头说道。
“明白……”几个人急忙点头。
“请……”乱少笑呵呵的带着舒美他们往里走去。
穿过前厅,几人直奔后堂,警戒也越来越稀少,直到他们步入后堂的大厅后,周围才没有什么人了,杨凡心中想了几种解释,他会不会想独吞紫霜公主,这样就能换得到更多的钱财。
可是在进入王府后杨凡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越往后走月没有什么人,一个小刀就能拖延住舒美,他不需要在戒备什么了,可现在来到这么僻静的后堂到底所谓何事呢,乱少脸上偶尔划过一丝得意的神态更是让杨凡犯糊涂了。
来到后堂,乱少急忙请三人坐下,就在这时小刀也跑了进来,对这乱少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后,竟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而正对着的正是紫霜公主。
“罪臣乱少叩见公主……”乱少跪在地上说道。
“罪臣小刀叩见公主……”小刀也说道。
“你们这是……”三人愣住了,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可是杨凡却看到了,乱少脸上原本那坏坏的微笑没有了。
“公主不要慌张,我是离恨天的人……”小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令牌,交给了紫霜,经过三人的辨识,确实是真的。
“你们快起来吧……”紫霜这时才明白了两人的用意,急忙把二人扶起。
“我们接到火伦的信息,特地在圣帝学院入城时进行掩护,可是却没有发现您的行踪,后来打听才知道,有两名新生去执行任务了,我猜想一定是你们……”小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我们有紧急事情才会离开……”紫霜笑了笑,好在在路上一直带着面纱,除了月婵以外,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
“只要公主平安无事就好……”乱少点点头,她能如此顺利的进入京都,基本上已经安全了,两人这几天的担忧也可以放下了。
“可是你们怎么会和那个人渣混在一起……”舒美喃喃地说道,看起来乱少和小刀都是正义之士,身边怎么会有那么猥琐的家伙。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要从政变之前说起……”乱少叹了口气,开始讲述其不为人知的故事,里面的辛酸曲折也只有他能明白了。
其实早在很久之前,乱少的父亲,也就是前朝宰相就上书皇帝,证明皇叔故意屯兵,并暗中与寒冰国联系,有意图不轨的嫌疑,请皇上密切注意皇叔的行动,并削减其羽翼的发展。
可是皇上心存仁厚,并没有太在意皇叔的发展,只是偶尔用话点提点一些,但正是皇上的宽宏大量,让皇叔更是肆无忌惮,只是有碍于宰相的监管,所以在皇帝面前总说宰相的坏话,渐渐分裂宰相和皇权的距离。
终于,皇叔的计划得逞,成功实施了颠覆皇权的政变,而宰相府也就在政变的前一夜被重兵严密包围起来,直到大兵冲进皇宫,皇帝才反应过来,皇叔口中一家人血脉相连的话是多么的虚假,这时候才开始悔恨已经太晚了,京都内所有的兵力全部被皇叔撤换成自己的亲卫队了。
政变完成后,宰相一夜未眠,乱少也陪着父亲坐了一夜,没想到还是没有阻止得了皇叔的阴谋,宰相悔恨自己没有在坚持自己的意见,即时扼制皇叔的发展。
本以为第二天自己就要惨遭灭门之痛,宰相把所有人召集到身边,准备慷慨赴义,可是没想到新皇登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到了宰相家,亲自来招降这位老臣,在别人看来,新皇是爱才心切,宰相和皇叔之前可是明争暗斗了十多年,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惊讶。
可是只有宰相明白,新皇如此作为,就是不像自己的江山危机四伏,宰相在朝中也是几十年,自己的亲信遍布烈焰国的各个地方,如果宰相被诛,势必引起更大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