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4章 单独密谈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说实话,现在我只能说是喜欢……”杨凡并不想隐瞒,他确实对旖轩有好感,但是却不知道能不能称作是爱,不知道现在的情景是不是旖轩的脸蛋和声音惹的祸,如果单凭这一点就算是爱的话,实在是有点说不通。
“谢谢你的诚实……”旖轩点点头,如果杨凡现在说爱她的话,她绝对不相信。
“给我一点时间,我们还需要了解,不是吗?”杨凡问道。
“是的,因为我现在也不敢确认我是爱你,只是和你在一起很快乐,很有安全感,对你有一些依赖了,但是我也不确定这就是爱……”旖轩点点头,现在只能算是一个良好的开始而已。
“嗯……”杨凡轻轻的在旖轩的脸上吻了一下,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算是开始了,起码是跨越了朋友的界限。
“舒美她们会接受我吗?”旖轩早就看出舒美她们对杨凡的心思。
“应该会,因为她们也很喜欢你……”杨凡笑着说道。
“那有没有……”旖轩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还没有,难道你想有吗……”杨凡坏笑着说道,整天面对着四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又不能动,那感觉真的不爽。
“需要点时间……”旖轩在杨凡的脸上吻了一下,急忙跑开了。
“不行,我吃亏了,我要吻回来……”杨凡也跳了起来,向着旖轩追去。
两个人又在二楼的走廊上抱在了一起,因为本能的原因,旖轩已经学会了如何接吻,两个人就在这里吻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楼下的门开了,舒美的声音和脚步声传了过来,两人急忙躲进了书房,慌乱间旖轩急忙拿起一本书,这时舒美已经上来了。
“杨凡……”舒美来到书房,杨凡正站在门口,而旖轩则坐在桌子上。
“你回来了……”杨凡问道。
“嗯,婆婆叫你们俩单独去一下……”舒美低低的说道。
“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去……”杨凡点点头,看来拉迪副院长同意了杨凡的想法。
“对了,婆婆还说让你们准备一下,今晚就启程……”舒美还是低着头,满脸的不开心,看来她是不能去了。
“知道了,不用担心,我会快去快回的……”杨凡知道舒美的心思,轻轻的抚摸着舒美的头发。
“我回去取点东西,马上就回来……”旖轩急忙起身,向着舒美的房子走去,她的东西都在她的戒指里面了,这只是个借口而已。
“好的,我一会过去找你……”杨凡对着旖轩点了点头,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让杨凡哄一哄舒美。
“你要注意身体,尤其是不能恋战知道吗……”舒美拉着杨凡的衣角说道。
“知道了,我们这次是去摘火焰花,又不是去打仗,我明白的……”杨凡轻轻的抱着舒美说道。
“还有,如果找不到的话就早点回来,我们在想其他的方法……”舒美嘱咐到。
“知道了,还有什么?”杨凡掐了掐舒美的鼻子说道,这个丫头越来越懂事了。
“还有就是……”舒美突然抬起头,吻住了杨凡的双唇。
是那么的忘情,把所有的委屈都化作在这一吻中,刚才她不甘心的苦求着婆婆,可是婆婆还是坚持杨凡的看法,舒美也知道自己去了只能成为累赘。
“乖乖的在这里等我回来,随便告诉紫霜和月婵,别为我担心,我还舍不得变成魔鬼的……”杨凡在舒美的脸上吻了一下。
“因为我还要把你们都娶回家呢……”杨凡低低的在舒美的耳边说道。
“讨厌了……”舒美脸色羞红的捶了一下杨凡的胸口。
“那我先走了,省的你婆婆等得太久……”杨凡笑了笑。
“好好照顾旖轩……”舒美说道。
“你们就知道旖轩,都快把我忘记了……”杨凡笑道。
“怎么可能,只是下次亲热要记得关门……”舒美突然顽皮的眨了眨眼睛。
“你是怎么知道的?”杨凡停下了脚步,舒美刚才进来的时候应该不会发现啊。
“看书的时候都拿反了,你当我是傻子啊……”舒美笑着催促杨凡快点走吧。
“你个小人精……”杨凡掐了掐舒美的鼻子,转身来到楼下,旖轩已经站在哪里等他了,而舒美则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离去,一丝泪水划过她的脸庞。
这不是因为嫉妒或者不甘留下的泪水,而是因为她真的很担心杨凡的安危,炙热火山也不是一处休闲度假的地方,没有魔尊的等级前,去哪里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好在舒美还知道杨凡的其他能力,否则说什么都不会让杨凡去的。
“舒美没发现吧……”旖轩感觉刚才舒美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当然不会发现了,只不过某个人看书的时候竟然是反着看得……”杨凡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平日落落大方的旖轩竟然能犯这种错误。
“不会吧……”这一下旖轩可是脸红心跳了起来,刚才确实没有注意到,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太尴尬了,不过她又为舒美的宽容所折服,看来杨凡说的没错,她们真的接受了自己,包括成为她们老公的女人也可以。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向着办公楼走去,谁会想到接下来,两人要进入炙热火山这样的险地呢,两人的脸上除了恋爱的笑容外,没有一点恐慌的表情。
“进来吧……”拉迪副院长听到敲门声后说道。
于是杨凡和旖轩走了进来,拉迪副院长的办公室和院长的差不多大小,不过找比起来更加的整齐,杨凡打量着四周的书架,不知道副院长会不会和院长一样从来没看过这些书籍。
“不用看了,这些书我都看过,不要以为我和院长一样……”拉迪说道,杨凡没想到拉迪副院长会突然这么说,一时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
“院长这个人喜欢开玩笑,其实他书房的书他都能倒背如流了,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学生也成为书呆子,才会那么说的……”拉迪副院长笑了笑,这也是她后来才知道的,第一次进入院长室的时候,院长也那样对她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