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3章 小岛补给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舒美当然不会放过,一件接一件的放入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个给紫霜、这个月婵一定喜欢,这个适合旖轩,这个给我自己……”舒美一边挑着,一边笑,她在幻想姐妹们看到这些礼物后会开心的样子。
杨凡则站在旁边笑着,舒美这个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但是作为她的男人,杨凡为能找到这样的女人所高兴,只要她们相处的好,杨凡才会有好日子过。
“你不买点东西啊……”哈山对这冷冰冰的罗曼说道。
“不用……”罗曼惜字如金。
“哦……”哈山笑了笑。
这已经都超乎罗曼的性格了,要是换在以前的话,他根本不会理会哈山的问话,更不会和他们一起出来,刚才杨凡叫罗曼一起出来的时候,哈山都傻了,没想到罗曼竟然同意了。
一行人除了罗曼不怎么说话外,杨凡、舒美和哈山有说有笑的在逛着街,就在这时,原本喧闹的街道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好像是逃避瘟疫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一下子街道上只剩下杨凡他们四人了。
“发生了什么事?”哈山看着周围瞬间消失的人群,实在太莫名其妙了吧,简直就是受过训练的一样。
“不知道……”杨凡摇了摇头,不过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看着街道两边原本热闹的商店,现在全都是门窗紧闭,街道上到处都是散落下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只鞋,不知道是谁这么慌张跑掉了的。
“我们也避一下吧……”舒美拉了拉杨凡,生怕他又惹事生非。
“当然要躲……”杨凡又不是那种没事找架打的人,别人都躲开了,自己又何必独树一帜呢,于是杨凡拉着舒美向旁边的一个店铺走去,哈山和罗曼也走了进去。
“快进来……”看来这个掌柜人还不错,看见四人想自己走来,急忙把门打开一条缝,让杨凡四人走了进去。
“谢谢掌柜的……”杨凡笑了笑,这是一家酒家,但是现在所有人都不吃东西了,一个个趴在门缝窗缝上往外看。
“掌柜的,发生了什么事?”哈山好奇的问道。
“一看你们就是外地来的,第一次来我们这,刚才可把我吓坏了……”掌柜的拉着四人向里面走去。
“我们确实是第一次来这里……”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三楼,隔着阳台向外望去,只见偌大的镇子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条街本来是最喧哗的地方,现在也荒凉无比,谁会想到刚才还车水马龙呢。
“这里的少爷们要出游……”掌柜的语气中带着恨意,但是又是那么的无奈。
原来这个小岛上有一座很大的修船厂,而厂主以前是位有名的大海盗,后来转行做了修船厂。
但是秉性难移的他将方圆千里之内的修船厂或杀或烧,现在成为唯一的大型修理厂,过往的船只遭到他勒索的不在少数,可是因为他的势力庞大也无可奈何,只能任人宰割。
而最坏的则是他的两个儿子,整天游手好闲,最喜欢在闹市比赛,骑着土犀牛满世界的跑,被他们踩死的不下百人了,可是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最后没有办法下,大家只有花钱请人放哨,一旦有动静立刻通知,惹不起只有躲起来了。
“竟然还有这么残忍的事情……”哈山气呼呼的说道。
“唉,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手下有三百多海贼,厂主自己的能力也很强大,据说是一个术士,但是传言太多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因为没有人敢招惹他。
“轰……”就在这时,远方突然尘土飞扬,一队人马向着这边本来,速度很快,从咽气的尘土来看,大约有二十多人,为首的两个人少年骑在两米多高的土系魔兽土犀牛上,重约数吨的土犀牛跑起来真是有种地动山摇的感觉,身后的随从一个个都骑着高头大马,紧紧的跟随着。
“快点……再快点……”坐在土犀牛上面的少年哈哈大笑,这个游戏是他们最喜欢的游戏了。
“冲啊……”另一个少年也很是兴奋,他们就是厂主的两个双胞胎儿子,整天胡作非为,真是坏事做绝。
杨凡皱了皱眉,转身坐了下来,这种恶人实在是太多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能有报应呢。
“不好……”掌柜惊恐的叫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顺着他的目光向外望去,就在对面的小巷里出现了一个老者。
这个老者他们都认识,他们都叫他狗丈人,其原因就是他身边的那只黑色大狗,这个老者在十多年前被魔兽袭击,虽然逃了一命,但是双脚和左手全部费了,当大家都以为他死定了的时候,他竟然睁开了眼睛,而且坚强的活了下来。
原本他是一位猎户,平日靠打猎为生,无妻无子的他就准备这样孤独终老,所以他就和他的一群猎狗准备相依为命。
但是那次遇袭时,十几条猎狗为了保护主人,和魔兽战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动物和魔兽是两个概念,就好像是普通人和术士的差距,猎狗在凶猛也不是魔兽的对手啊,十多条狗没有一条活下来。
活下来的老人无依无靠,但好在他为人老实,平时对乡亲们也很好,这家送点吃的,那家送点穿的,也能勉强度日,而唯一陪伴他的这只黑狗,则是以前猎狗所留下来的,那次遇险的时候它还嗷嗷待哺。
一晃时间飞逝,原本的小黑狗也长大了,好心人为狗丈人做了一个小车子,每天黑狗都会拉着狗丈人到街市上转转,十年如一日,真是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
而此时黑狗正拉着狗丈人从小巷中走出来,完全不知道危险就在身边,大街上两个少爷正在高兴的冲着,大黑狗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巷口,可是依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近,因为它太老了,老到拖着狗丈人都是那么的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