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2章 暴走状态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而另一边的魔煞看着鲜血横流的战场,心痛不已,几万大军竟然在一夜之间被扫平了,现在她只剩下神族三大将领、两只巨龙、两个魔族高手和一些等级高强一点的其他种族,数量不过几十人而已。
可是杀了一夜的杨凡,脸上依然是杀气腾腾,别说是倦容了,就连伤痕都没有一条,没有任何的变化,血红的双眼中的杀气更胜了。
魔煞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刚才在占有紫霜身体的时候没有杀了他,才落得现在的下场,没有了紫霜的身体,她根本不敢靠近杨凡,她的本体现在脆弱不堪,只要被杨凡击中就会烟消云散,就算是她有天大的本事也发挥不出来了。
“进攻……”已经注定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结果让魔煞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要不是她的军队没有恐惧的话,现在都不知道要逃跑多少了。
杨凡的脸上带着冷笑,那是残酷的笑容,这一夜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瘾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暴走后的他是那么的嗜血凶残,仿佛是一个魔君临世,他的目标是屠杀所有的人,把他能遇到的生命全部消灭。
“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魔煞的心在滴血,杨凡避重就轻的打法让她损失惨重,但是现在那些障碍已经全部清除,自己的主力军终于可以和杨凡硬对硬的好好战斗一下了。
神族三大将领首当其冲的迎了上去,身后的翅膀加速的挥动着,三把大剑夹带着万钧之力劈了下来,浓郁的光明斗气包裹着金色的大剑,是那么的威武不凡。
可是杨凡却冷笑着看着三把大剑劈向自己,没有一丝想要躲闪的意思,电光火石间,三把大剑硬生生的劈在杨凡的手臂上,魔煞开心的笑了。
可是这笑容马上就僵硬了,因为巨大的轰鸣声后,杨凡竟然纹丝未动,除了深深的陷入地上一米左右,脸上依然保持着冷漠的笑容。
就在魔煞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从杨凡的身体里窜出无数黑色的火苗,瞬间击向三名将领,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被黑色的火焰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浓郁的光明斗气瞬间就被吞噬,紧跟着三名神族将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地狱黑炎……”魔煞当然知道这个火焰的来头,魔族最深处的一个火山中才会出现的黑色火焰,拥有吞噬天地万物的能力,只要敌人没有被消灭,黑色火焰也不会熄灭,古往今来能学到黑色火焰的不出三个人,都是名垂青史的枭雄霸主,可是这个杨凡又是怎么学会的。
还不等魔煞想出什么,三名魔族高手也扑了上来,手中的尖刺硬生生的扎在杨凡的后心之上,可是却没有刺入分毫,可是强大的冲势已经来不及回退,杨凡回身冷笑着看着三人,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光芒从杨凡的后背飞出,将三人紧紧的包裹起来,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的三人,在强大光芒下凭空消失了
“神圣光芒……”魔煞也见过这强大的光芒,神魔大战的时候,魔族很多将领就是死在神王的这个神圣光芒之手,消灭一切黑暗魔法和魔族的神圣光芒就是魔族的死敌,但是神族能使用这样纯净魔法的人也寥寥无几,杨凡到底是如何学会的。
转眼间,仅剩的几大高手尽数被杨凡剿灭,那两条巨龙拥有极强的物理防御和魔法防御,厚重的龙皮是何其的坚硬,但是一只却被杨凡活活烧死,另一只的胸膛上,被杨凡硬生生的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巨大的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魔煞彻底的傻掉了,自己原本准备傲视天下的资本,被杨凡无情的撕成碎片。
杨凡看了看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大地,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魔煞这次真的明白什么叫做恐怖了,看着杨凡冷笑着向自己走来,她彻底绝望了,几百年前被三大神将击碎身体的时候都没有如此恐慌过,她能感觉到,自己无法躲开杨凡的攻击,即使是神器破神刃也不能抵挡杨凡。
杨凡飞到半空,慢慢的向魔煞飞来,魔煞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竟然离自己是如此的近,杨凡伸出双手的时候,破神刃上的魔煞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杨凡的手中传来,身不由己的向着杨凡飞去,由能量转化而来的身体转眼间就来到了杨凡的眼前。
魔煞彻底崩溃了,急忙钻入了破神刃中,她虽然知道杨凡想要破坏这把神器轻而易举,但是她不敢面对,本来藐视一切的魔煞,这一次彻底的输了,不管是心灵上还是实力上,她彻底的败下阵来。
杨凡握住了破神刃,并没有按照魔煞想想的折断它,反倒是拿在手中欣赏了起来,冷漠的眼神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让躲在破神刃中的魔煞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破神刃中,这无比强大的力量让魔煞毫无反抗机会,就在她闭眼等死的时候,却发现这股力量并没有置他于死地,而是和她签订了主仆契约,当然是强行的。
“吼……”杨凡突然仰天长啸,手中的破神刃在他的手中狂挥,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大地上,立刻布满了足有几米深的裂缝,这就是杨凡所为,百米之内密密麻麻的裂缝证明了破神刃在他手中的威力比魔煞使用的时候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
魔煞看着地上的裂痕,彻底的愣住了,这样的威力是她想都不敢想的,这个杨凡到底是什么人呢,就在她还在猜测的时候,杨凡竟然把她收入了空间戒指,虽然里面没有空气,但是魔煞现在已经成为了剑灵,不需要那些东西,只要破神刃没有被毁,她就会活着。
峡谷外,六人焦急的望着山谷内的道路,爆炸声彻底的消失了,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他们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