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5章 奇怪陷阱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本章与小说内容无关,请勿阅读!!!,正确的内容在》
那样的一刻,说南溪心底不动容是假的!
陡然想起,那天晚上她出去见他,他吻她的时候,她尝到了咸湿的味道!
那是泪水的味道!
那天,自己没有掉眼泪,那么掉眼泪的人是陆寅初?
她以为是错觉,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男人,到底爱她,爱到什么程度?
到底她凭什么,让他这么全心全意的爱着她?
摄影师不远处在对着两个人嘱咐:“看这里,靠近一点,对,保持微笑的弧度,很好……”
“喂,陆寅初!”她看向镜头,微酸着鼻子,却努力牵起唇角,带着笑容!
“嗯?”
“我爱你!”
“咔嚓——”的一声快门声传来,将两个人嘴角的上扬,定格在了一张小小的照片上!
……
席慕蓉说: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陆寅初,在二十四岁的时候爱上了她,而她,在二十二岁的时候爱上了陆寅初!
他爱她八年,她爱她数月,不过没关系,在有限的生命长度里,她比他早了两岁爱上他,未来她有很长的时间对这个男人好?给这个男人爱?不是吗?
陆寅初,我想我爱你,虽然可能,不及你爱我的十分之一,但是我爱你,这一点,肯定!
……
从民政局出来,南溪还觉得恍若梦中,可是手里的两个红本本,是真的,她现在跟陆寅初,结婚了?
大脑迷迷顿顿的南溪被陆寅初拉到了车前,莫彦看着南溪手里的结婚证,一直以来的冰山脸露出了一抹笑容,淡淡两个字,“恭喜!”
陆寅初勾唇,“谢谢!”
南溪脸红,迟钝的应了一声,“谢谢!”
两个人上了车,陆寅初的手始终拉着南溪,不曾放开!
手心里的汗湿消失了,或者说,转移了,转移到了南溪的身上!
“这个……我来保管吧!”陆寅初从南溪手里拿过结婚证,南溪乖巧的没有阻止!
其实,她也没打算保管!
打开,看着上面的那张照片!嘴角不由得上扬,他和南溪之间的第一张合照!
“有没有觉得,我们很有夫妻相?”他转过头看向南溪,轻声问道。
南溪抿唇,摇头,“不知道!”
同时目光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莫彦,觉得陆寅初有些话,不能晚点再说吗?太害羞了!
“八年前,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在想象着有一天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写在一起,被赋予某种特别的意义,而现在,时光正好,南溪,谢谢你!”
他摩擦着南溪的手掌,与她一点点的十指相扣,南溪的目光落在他手里的结婚照上!
男人俊逸非常,女人浅笑柔婉,虽然相差了十岁,但是两个人这般的存在于一张照片上,居然分外的,温馨,和谐!这就是所谓的夫妻相吗?
莫名想起一句话:以你之名,冠我之姓!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南溪抿唇,回握陆寅初的手,一颗心,微暖!
……
车子行驶了十分钟左右,突然停了下来,南溪愣住,“怎么了?”
“需要买点东西!”
买东西?南溪愣住,转过头看向车窗外面,发现车子竟是停在一家大型的首饰店!
“陆寅初,我们……”
“下车!”一只手拉住她的手,男人声音轻柔的开口,一双沉黑的眸子湛湛的望过来,看的南溪心惊,“陆寅初……”
“乖点,南溪……今天算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一些东西,是需要的!”
南溪咬着唇,还是不动,不想下车!
“需要我抱着你下车吗?”
“……不要!”南溪刚说出阻止的话,男人已经伸手将她整个的拦腰抱起,下了车!
“以后喊我寅初……”
他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很想深入,但知道现在不行!
首饰店里,因为提前被清场过,所以店里没有一个客人,几十多个店员齐刷刷的站在那里,等候!
然后就看着俊美优雅的男人抱着一个娇小可人的女人走了进来,怔了半晌居然不知道作何反应!
店长的反应速度快,立马上前,“陆先生,这边请!”
南溪咬着唇,脸红的快要滴血,她抓着男人的衬衫小声的开口,“陆寅初,你先放我下来!”
“不急,我不累,反正你也没有几两重!”
“……”这不是重不重的问题好不好!!!
南溪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陆寅初,我可以自己走!”
“刚才不是提醒过你,以后喊我寅初……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可以直接喊我老公!”
男人唇角带着笑,一脸的雅痞姿态,南溪气结,张了张口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到了婚戒专柜,陆寅初终于将南溪给放了下来,南溪立马推开半步,和他拉开距离!
旁边的店员看了,轻笑起来,看来这对儿情侣还在闹别扭!
不过这个女孩儿可真是幸运,有个那么帅气有钱的男人爱着!太幸福了!
“过来,看看喜欢那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