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4章 输了的媳妇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别忘记了,你母亲可是答应只要你输了的话,就把你嫁给他的,这么说来,你也是他的老婆了,这么说老公的坏话可不好啊……”月婵笑着说道。
“是啊,父母之命可是不能违反的啊,到时候做了人家的老婆,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胡搅蛮缠的……”旖轩笑着说道。
“对啊,差点忘记了,看来我们又要多了一个好妹妹了,这个杨凡的艳福真的不错,又让他骗到了一个如此美貌的小老婆了……”紫霜和舒美也笑了,对于灵芸的加入,她们一点都不排斥,反倒是十分开心。
“我才不要呢,做你们妹妹就足够了,我才不要当他的小老婆呢,等母亲出关以后我一定会和她说清楚的,我就算死也不要做那个混蛋的小老婆……”灵芸的脑袋晃得和波浪鼓似得,怎么也不肯做这个小老婆,可爱的表情逗得四女哈哈大笑。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今天已经很累了……”紫霜笑着说道。
“姐姐们,你们要回去了吗?”灵芸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朋友,这次好不容易有人陪她聊天了,真不舍得这么早就睡觉了。
“是啊,我们回去还有事情要办呢……”一提起回去的事情,四女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今晚的约定她们当然要去兑现了,杨凡还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呢。
“哦,是这样啊……”灵芸看着四女的表情不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也不能总缠着她们,只能期待今夜赶紧过去。
就这样,四女辞别了灵芸,向着杨凡的房间走去,虽然就在隔壁,但是就短短的这几秒钟,四女已经满脸通红。
四女虽然羞涩,但是心中也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她们还没有一起服侍过杨凡,心中那莫名的兴奋让四人左顾右盼的看着其他姐妹。
就这样,杨凡搂着四女满足的睡着了,而另一边的灵芸却没有那么容易睡着了,刚才她躺在穿上翻来覆去,竟然没有任何一丝睡意,百无聊赖的她决定去看看紫霜她们,不知道她们回去谈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做就做的她起身穿好衣服后,来到了杨凡的房子,看着虚掩着的房门,竟然没有锁上,刚才四女一时间都在害羞,竟然疏忽了这样的事情,就这样灵芸不知不觉间闯进了杨凡的房子。
当然这并没有逃脱杨凡的神识,本能的反应下,杨凡发现了灵芸的存在,不过他却没有出声,楼上的声音传入了灵芸的耳朵,让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轻手轻脚的向着里屋走来,原本以为发现情况的她立刻展开自己的能力,可是进入她脑海中的,却不是激烈的打斗。
虽然她心中顿生一种逃跑的感觉,可是却没有这样做,满脸羞红的她心中有一种想法,竟然是希望继续看下去,那香艳的场景深深的吸引了她那懵懵懂懂的心。
灵芸就这样透过门缝,将里面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五人情趣盎然的继续的进行着,而灵芸已经感觉到身体火热,不住的颤抖下她快要疯狂了,就在这时,舒美和紫霜她们拉起杨凡,向着楼上走去,让无法自拔的灵芸终于停了下来。
躺在床上的灵芸,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刚才的一幕幕,虽然深感惭愧的她,可是依然无法平静下来,杨凡那略带满足的笑容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我怎么能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灵芸摇了摇头,就这样,难熬的一夜就这样过去,灵芸都不知道洗了几次澡了。
“好舒服啊……”这一觉睡的好香,杨凡坐起身来,看了看身边依旧懒洋洋的四女,昨夜她们实在是太疲惫了。
杨凡在她们粉红的脸蛋上亲吻了一下后,下了床穿好衣服后,准备出去溜达溜达,很久没有在学院里转转了,早晨的空气依然带着一缕湿气,杨凡深呼吸了一口后,漫步在校园之中。
原本杨凡打算去买一点早点回来,于是他就向着传送门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悠然自得的看着美丽的风景,圣帝学院可是建在山顶之上,耸入云霄的山顶上的风光绝对难得,这让杨凡想起了地球上的黄山日出,不过这时候的太阳已经完全浮出了水平线,气势就没有那么恢弘了。
“真是冤家路窄……”就在杨凡一路散步出来的时候,迎面竟然遇到了他的冤家,媚姬学院的薇儿,此时的她一身轻装,一头紫发柔顺的搭在她的香肩之上,美丽的脸庞带着满面的愁容,她这次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原打算借寒冰学院的帮助,联手铲除圣帝学院,更要找回被杨凡戏耍的面子,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不仅没有找回面子,而且又一次栽在杨凡的手中,要不是最后杨凡的怜悯,他们现在差不多要成为魔兽的口中餐了。
而和寒冰学院的联手,却造成了惨痛的代价,不说水晶信物被夺,就连寒冰学院安插的高手和自己的三位高人竟然也命丧黄泉,这代价可是极其惨痛的,她也不知道回去要如何交代了。
虽然薇儿并没有皇孙国戚的身份,可是作为这次的领军人物,他败的实在是太惨了。
她身上可是背负了媚姬学院的众望,也背负了媚姬族人能否再次振兴的重托,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败的这么惨烈,连进入复赛的资格都没有拿到。
满腹心事的她彻夜未眠,一大早准备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迎面遇到了杨凡,现在两人都发现了对方,却不知道是躲是溜,彼此都愣在了那里。
薇儿可是先行戏耍杨凡,准备至他与死地的,但是最后还是被杨凡的话,救了他们,所以薇儿也不知道是应该记恨杨凡,还是感谢杨凡了。
“这么早啊……”杨凡首先打破僵局,笑着走了过来,完全看不出之前的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