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9.第2799章 禁魔锁链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禁魔锁链可是比金钢还要坚硬,如果没有黄金战士一样强大的斗气,根本不足以切开锁链,而被禁住的人,根本不可能达到那么强大的力量。
铁链就是噩梦,困扰着这个小岛上所有的人,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摘下它来,从进来的那一天起,一直到死去,永远都要带着它,没有人想过竟然还有人能够取下来。
“你……”五个大汉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惊恐,看着杨凡的笑容,他们感觉到恐惧,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只能。
“如果我现在说,我要做这个小岛上的老大,你们还有没有意见呢?”杨凡一挥手,五个大汉竟然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到了五六米高的地方。
“没有……没有……”五个人没想到杨凡竟然能在幽禁小岛使用能力,这一下他绝对无敌于小岛。
“那就好,现在带我去见一下刚才要见的人吧……”杨凡满意的点了点头,五个大汉轻轻的落到了地上。
“遵命……”五个大汉大气都不敢喘,现在自己就和五六岁的小孩子一般,杨凡想要捏死他们实在是太轻松了。
“还有,给我说说小岛的情况……”杨凡笑了笑,既然要做老大,那就要先知道一下自己地盘的东西吧,这个幽禁岛绝对不是弹丸之地,最少也要有几百公里了。
“没问题……”这个为首的大汉可是在岛上生活了足有二十多年,别看他这熊样,当年也是叱诧一方的恶霸,手上也有几百条人命,后来失手被光明教会所擒,放逐到这个小岛之上。
这个幽禁小岛龙蛇混杂,大体上一共分了五个势力存在,当然每个老大都是原本一方的霸者,同时也都是身强体壮的战士,魔法师在这里基本上都是普通人,就算是魔尊、大魔尊也是一样,根本都比不上一个青铜战士,这是魔法师和术士的可悲之处。
五霸分为东、南、西、北、中五方,这些都是流传很久的实力划分,虽然也有一点争抢地盘的举动,但都是失去能力之人,所以只要人数够多,做事够狠,那就能守得住这份土地。
而杨凡所要去的地方是中部毒龙地盘,也算是小岛上实力最强的所在了,其他四个实力围绕在他身旁,虽然都想吞噬他的领土,但是也怕被别人趁虚而入,所以小岛之上还算是平和。
一路上,大汉仔仔细细的将小岛所有情况一点不漏的介绍给了杨凡,尽量保证没有一点点疏漏的地方。
“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上任烈焰帝国老国王一家所在的位置?”杨凡最关心的还是这一点。
“这个小的实在是不清楚,只知道这里绝对没有……”大汉摇了摇头。
幽禁岛的规矩就是每次来人都要平均分配,不管是战士还是法师,就要看自己的运气了,这次刚好轮到毒龙,所以这五个大汉才会来到传送门等待。
“哦……”看来想要找出老国王一家还没那么容易,不过还是要先收服了毒龙再说吧,于是杨凡就跟着五名大汉,向着毒龙的总部走去。
六个人一路走来,顺便也看到了毒龙底盘内的一个大概情况,据大汉的介绍,毒龙手下大概拥有三千多人,其中两千多战士,其余的全都是法师和术士了。
原本受人尊重的法师和术士,在大陆之上可都是宝贝,但是沦落到了幽禁岛后,他们也就只有种地的份了。
“那就是说,毒龙手下有将尽一千名法师和术士了?”杨凡高兴的问道,这要是带出去的话,那绝对是大陆上最强大的法师团、术士团了。
“是的,整个小岛加起来最少也有两千多法师和术士了……”大汉恭恭敬敬的答道。
“那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到达总坛?”杨凡问道。
“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吧……”小岛绝对不算小,要不是离得近一点的话,最少也要跋涉半个月。
“那就按照我的吩咐,你一个人带我回去,剩下的人将毒龙手下所有的战士和魔法师、包括术士全部召回到总坛……”杨凡对大汉说道。
“可是如果那样做了,其他四方势力绝对会趁机占领我们的地盘的……”大汉一听,急忙说道。
“占领什么,到时候我全部收编……”杨凡大笑着说道,他还盼着他们赶紧过来呢。
“这……”大汉有点为难。
这个季节正是农业收割的时候,如果将所有人员全部调回去的话,那粮食怎么办。
“难道你们不准备离开这鬼地方了吗?”杨凡的话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人想呆下去,这话一出,大汉立刻打定主意,吩咐其他四人按照杨凡的命令行事。
这个大汉可是毒龙手下的得力干将毒虎,他的话在中部来说,没有人干反抗,于是一切都按照杨凡的命令行事了。
就这样,三天以后,大汉带着杨凡回到了毒龙的总部,幽禁岛上可没有什么千年古刹之类的恢弘建筑,毒龙的总部也不过是一个简陋的山洞开凿而成的。
山洞之前站着十几个强壮的大汉,一见毒虎带着一个年轻人走来,急忙点头哈腰的迎了过来。
“虎哥,回来了,这次又是法师啊?”几个大汉只是远远的看了看杨凡的身材就断定了他的身份,没有人关注杨凡的双手竟然没有禁魔锁链。
“是啊虎哥,又带了个废物回来……”其中一个大汉笑着说道,在外边魔法师和术士都是万众敬仰,在这里终于又让战士找回了自信心,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次羞辱魔法师和术士的机会。
“放屁,滚……”毒虎二话不说,一脚踢在那个汉子的肚子上,身后这主可是要命的魔鬼,谁敢得罪他啊。
“哎呦……”大汉没有任何防备,一脚被踢得哇哇直叫,其余人一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敢说话了。